×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Bad head

发表日期:2006-10-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最近休息时,听的是这张专集。十个乐队/个人都是女声,各有特色,但国内姑娘唱歌大多还是婉约派,嗓子下纷纷藏了刀子,配乐也像碎花碎玻璃一个比一个黄花瘦。说不想和台湾比,隐约还是在心里打了分数。更糟的是碰上有好的凉夜,还会爽一把Ella Fitzgerald阿姨的〈summertime〉,女人的阅历与看待世界的态度,听她的声音就足够了。母系社会是有道理的,年轻女孩就应该跟着姑姑婶婶们混,听她们讲些尖酸刻薄的风花雪月,手帕掩樱桃笑笑也就过去了。半夜还可以相约骑了扫帚就去熬春药。说回来,倒苦水总得有个尽头,还是甘醇些好。太多笨拙的男人釜底抽薪,姑娘们就不要再自己泄自己的底气了。非弄个“霎时间画就了这一幅惨惨凄凄绝代佳人绝命图”是怎地……
听到阿飞的《四月》,嘴里呼啦上来一股血味。这和她唱得好坏没有关系,通常尤其民谣,与其说是记忆聆听音乐不如说是音乐聆听记忆。莉莉你是否记得去年秋天我们狂笑在黑暗中穿梭。茹阿姨说,她在日本留学时,刚开始被分到一幢很破旧的公寓房,据说还是国民政府建的了,设施很不好,但还是坚持住了一年,只是为能和中国人住在一起。
我希望你一切都好。
leadership的《原野#F大调》和双鱼的〈甜蜜〉都不错。另外依然推荐Johnny Cash的〈hurt〉的MV,听这歌和看那MV真不是一个概念。从老年的角度回望年轻时只带一把吉他跳上火车车厢,'but i remember everything.'

等我。来日太方长。不方长的只是焦急的心。
秋天一定要前后呼应么?我知道你,失掉的爱为了失不掉的爱,与墙粘合的挂像需要震荡才会掉下。那日发短信与十三,庄周晓梦迷蝴蝶。后来我想想,好姑娘,都是把自己先变成花蝴蝶,然后飞挖飞,便走过来个庄周,美妙而一头雾水地梦了一梦。但通常来说,再与庄周一起醒来,对蝴蝶而言往往就没那么有趣了。

作者:何生

《Bad head》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