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捧散落的风(下)

发表日期:2006-10-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大街上分明一直在下着雨。怎么办?没有伞。樱桃不断地问自己。旁边的蓝加白快餐厅很亮很亮,让刚从黑暗中出来的樱桃眯起了眼睛,但那像天空一样的颜色,还是吸引着她走进去。那儿全是健康的饮料,怎么就在旁边,分别会这么大,包括里面坐着的人,也都是三三两两交谈着,笑容分外的爽朗!

说take it easy的人也走进来,短贴的黑发很干净。

    “你出来了?”
    “我出来透气。”
    “这几天的风会很大,尤特来了……”
    “尤特是谁?”
    “风的名字。”
    “很好,我想认识他。”

樱桃笑了,说到“他”的时候,她抬头看了他一眼。

雨哗哗下起来,雨珠爬满了整个落地玻璃,泪一样。樱桃手里有一杯红豆冰,今夜的雨和灯光,使杯里的红色更娇艳了,是一种惹人怜惜的红色。

“我要保护这杯红色,直到它们燃烧为止。”樱桃说。
“这红色就如你。”
樱桃的唇抖动了一下。

他们聊起来,从雨开始。樱桃不知道怎会和一个陌生人这么亲近地聊天,甚至信任得连头也不用抬一下,不用看他的模样,只听声音就足够。他没有说及身份,职业,家庭,一切和现实有关的东西。但他说到了他的家乡,云南的那个迷人的古镇,那儿的青石板,那的小河烟雨,那漫山遍野的粉红色野花,那湛蓝的天空和白云,还有遍地绿草和自在的牛羊。

“家就在那里吗?”
“对,就在青山绿水间。”
“出门就能看见朝霞和落日?”
“出门就能看见朝霞和落日。”
“告诉我门牌号码,我一定要找到那儿!”
“怎么会有门牌号码呢,如果非得有的话,那就是在苍山下洱海边。”

一阵莫名的感动向樱桃袭来,那是怎样的一种风景啊,每天徜佯在山和水之间,风总是滋润着皮肤,走在无边无际的自然中间,看看那草原,看看那万里天,无论白天夜里。

雨没有停,也许是应了樱桃的心思。他们就这样沉浸在大自然里,不愿醒来。直到天微微亮起来,雨才停止。有一家早店开门了,传来林忆莲的歌,穿透在晨雾里。一切都朦胧着。

走出蓝加白才发现,这个被称为不夜城的城市疲惫不堪地睡了,周围很安静,没有了夜里的喧哗,累累地躺在雾里,象慵懒的女人。

樱桃站在马路边,他们很近地在一起。
他把手臂再一次环抱她,象在酒吧里那样。
“有点冷吗?”
 很奇怪,樱桃感到和他已经很熟悉了,那声音,那气息,那环抱的姿势。
 当她抬头的一刹那,和他的脸正好碰上。他们对视了很久,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默地注视对方的眼睛。
“我,不冷。”樱桃打破了沉默,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回答一个问题。

他把唇贴在樱桃的脸颊上,轻轻一触,柔软,温暖。
只是在一瞬间,樱桃闭了一下眼睛。
他为她叫了车,为她打开车门。“小心,你的高跟鞋。”这是他的最后一句话。

车在大街上奔驰,樱桃从倒后镜搜索他的影子,不在了。整个环市路空荡荡,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象什么人也没有来过。这一个夜,过得象一个梦一样,截然不同的上半夜和下半夜。这都是真的吗,雨,云南,温热的吻?

很久以后谁会想起,在清晨雾蔼里的广州,曾和一个人那么亲切地聊了一夜,最后连他的背影也没有留下。但现在樱桃并不为失之交臂忧伤,她觉得心里有一种由衷的温暖,是经过寒冷最后沉淀在心底的,她很满足,也很快乐。

苍山下洱海边,有一天我会站在那儿……樱桃想。到家了,一阵接一阵的大风吹来,把雾气一一吹散,猛烈得好像要把樱桃刮倒一样。她想起来,这风有名字,它叫尤特。这一阵风,我可以爱上你吗?哪怕只爱一分钟也好。不为别的,只为你有名字,只为你的名字曾经在那个人口里说出过。

樱桃把两只手做成托起的样子,然后吻了自己的手心一下。可是,这只是一捧散落的风,而已。

作者:何生

《一捧散落的风(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