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猫儿的魔法可乐

发表日期:2006-10-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有人处,必有争执。

前几天下载京剧,在评论里,看到各自的粉丝争论不休。
他们捧一个,必定贬一个,甚至贬一群。
四大名旦,梅尚程荀,犹以程派的争执最激烈,用词恶毒,几近失控。他们若是喜欢张火丁,就攻击李世济;或者喜欢钟荣的就攻击王吟秋----同门相轻,攻击的一定是风格最接近的一个。同门同仇----此仇不是“与子同仇”的仇,而是相见分外眼红的仇。
他们不会用李胜素去打击刘桂娟,或者用刘毓敏去批评李世济。整个一程派的窝里斗。




我喜欢程派,甚至说,喜欢京剧,都起源于李世济老师。
看中央戏曲台是我的习惯。喜欢听笙箫管弦之声。喜欢越剧----我喜欢越剧和青衣的喜欢不一样,她迷小百花,对她们情有独钟。我更加喜欢上海越剧院,喜欢的是王文娟戚雅仙等老一批艺术家......连金采凤毕春芳我都嫌她们不到位。不过茅威涛的声音气质,的确是惊才绝艳。另外还有萧雅。那声音真是性感,十分中性。萧雅长的极好。见过她的现代装,披肩卷发,大耳环,美丽逼人......一直以为,唱越剧的没人比萧雅长的更好了。连颜佳,在风情上也逊色。

唱越剧的样貌都较好。即使扮演老生的也不例外。
京剧则不一定。
那天在电视上,我就看见一甚是老丑的女子走出来(对不起),奇胖无比。心中哀叹,想:“怎么这样又老又胖的人还扮演十八岁的新娘?京剧真是式微。”(对不起,我浅薄之极。)没几分钟,她开口了......我惊呆了......
接着,她甚是年轻貌美的弟子继续唱(后来知道是李海燕),我登时听不下去,只想听前一个一直唱下去。

那年,李世济老师68岁。那年,我成了忠实的京剧迷,以及程迷。



现在李老师73岁了,身体还依然康健,嗓音也依然迷人,足以绕梁三日。
她的两个徒弟,李海燕,刘桂娟,窃以为比老师差的很远。尤其是刘桂娟,性格太爽朗,长像也太现代。她更适合去演电影,唱歌,而不是唱京剧。

年轻一辈,张火丁无疑是最杰出的。样貌美,身材好,气质古典,声音也很适合唱程派。但是,以为她现在就可以超出李老师,这样的说法只会害了她。京剧需要天分,也需要历练,以及沉淀。
更年轻一点的江汁,嗓音不错,是个天生唱程派的苗子。但是需要历练和沉淀。因为不是科班出生,她的演技有点问题,水袖耍的不够自如,台步也不够飘逸。
二十年后,我希望她和张火丁都能成为一代大家----那时,我一定不嫌她们老丑.....汗~~






京剧真的很美。
犹记得GG(程蝶衣)在《霸王别姬》里说:“京剧就是一个美字吧?若是除了美,还有什么呢?”
唱腔美,扮相美,水袖美,笙箫管弦音韵美。
还有,台词美。

春闺梦:

可怜负弩充前阵,历尽风霜万苦辛。
饥寒饱暖无人问,独自眠餐独自行。
可曾身体蒙伤损?是否烽烟屡受惊?
细想往事心犹狠,生把鸳鸯两下分。
终朝如醉还如病,苦依熏笼坐到明。
去时陌上花如锦,今日楼头柳又青!
可怜侬在深闺等,海棠开日到如今。
门环偶响疑投信,市语微哗滤变生。
因何一去无音信?不管我家中肠断的人?
毕竟男儿多薄幸,误人两字是功名。
甜言蜜语真好听,谁知都是假恩情。



文姬归汉:

荒原寒日嘶胡马,
万里云山归路遐;
蒙头霜霰冬和夏
满目牛羊风卷沙。
伤心竟把胡人嫁,
忍耻偷生计已差;
月明孤影毡庐下,
何处云飞是妾家 



锁麟囊:

怕流水年华春去渺,一样心情别样娇。 
......

春秋亭外风雨暴,何处悲声破寂寥。隔帘只见一花轿,想必是新婚渡鹊桥。 
吉日良辰当欢笑,为什么鲛珠化泪抛?此时却又明白了,世上何尝尽富豪。 
也有饥寒悲怀抱,也有失意痛哭嚎啕。轿内的人儿弹别调,必有隐情在心潮。 
......

耳听得悲声惨心中如捣,同遇人为什么这样陶嚎? 
莫不是夫郎丑难谐女貌,莫不是强婚配鸦占驾巢。 
梅香你把那好言相告,问那厢因何故痛哭无聊? 
......
听薛良一语来相告,满腹骄种顿雪消。人情冷暖凭天造,谁能移动他半分毫。 
我正富足她正少,她为饥寒我为娇。分我一枝珊瑚宝,安她半世凤凰巢。 
......




老生中,喜欢听《四郎探母》,《赤桑镇》等。
不是很喜欢听小生的唱腔。男人尖起嗓子说话,总有点别扭。
但,叶盛兰先生例外。

吾生也晚。现在,连翩翩公子的叶少兰先生都老了-----六十多七十了吧?更何况他的父亲盛兰先生!
那天,偶然看到京剧《周瑜》的电影(是这名字么?)周瑜的扮演者叶盛兰先生真是挥洒自如,真不愧是: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舞剑,弹琴,狂歌,大笑.....那样的英姿,简直把我迷死了!
于是,在京剧里,我总算找到一个男性偶像:叶盛兰先生。
若是和他同一个时代,我死也要做他的粉丝。



还喜欢昆曲。
最喜欢的不是《牡丹亭》。所谓的青春现代版,不伦不类的,没有那样幽艳凄恻的古典气息。
倒是新近打造的《班昭》,苍凉大气。其中,师兄妹互别的一段,那节制的情欲,岁月的苍凉,无法述说的隐痛,令人低回再三。班昭的扮演者张静娴女士和大师兄的扮演者蔡正仁先生,总觉得他们举手投足间,都是默契----不是很多年的深情,这份默契也培养不成。
可是有什么关系呢?男的六十多了,女的也四十多将近五十了吧?都是那样端雅雍容,望之如神仙中人。再是相爱,婚外恋,也容易令人原谅。




若是有人能帮我找到《班昭》的碟子,我一定会感激不已。
先在此谢过了......我真的找那影碟很久了...... 


作者:何生

《猫儿的魔法可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