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发表日期:2006-10-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剥开糖纸,一颗一颗很认真地吃姐姐寄来的糖,甜进心里去。我边吃边偷笑,数着姐姐的喜糖,那几乎全是各种类型巧克力的喜糖,很明显地应验了我们小时候的愿望。小时候,我们总会一边吃着大人给的喜糖,一边抱怨巧克力太少,以至于翻来覆去找巧克力,现在她终于有了发喜糖的权利,小朋友一定都会很高兴, 我也吃得很开心,终于不用费尽千辛万苦地找巧克力了,一整包各种各样的巧克力,千姿百态的包装,从一颗装吃到十几颗装,从正方形吃到葫芦型,这包喜糖,是我吃得最满意的一次。别人的喜糖,我往往挑挑拣拣,一包里只挑到几颗是我勉强爱吃。而姐姐的喜糖,大家爱好一致,口味不尽相同,我会很老道地把各种形状的巧克力先放在嘴里慢慢融化,吸尽香气,然后再吃到心里去。姐姐的婚,开始变得很哲学,因为连阿甘也说,生活就是一盒巧克力糖,你会得到什么,事先并不知道。

   这一盒巧克力糖,吃得我好幸福,医学书上说,巧克力能改变心情,那一大把巧克力令我体内血糖直线上升,我在沙发上高兴得哇哇大叫,我开始感觉牙疼....原来太过幸福也会令人牙疼。
    
    我的幸福的甜蜜,其实不仅仅限于那一包五彩缤纷的喜糖,我突然想起奶奶.很小的时候,奶奶柜子里有个玻璃罐,里面总有数不尽的透明方块糖,薄荷糖,丁丁糖....那个柜子,曾一度成为我的天堂,是奶奶留给我的天堂,午睡的时候,我会悄悄地拔开柜子上的小铜锁,然后撇下一小块糖,迅速放进嘴里,再翻身回到小床上,那幸福是瞬间融化在嘴里的美妙,当时我的心情是哪怕在幼儿园因表现突出而荣获小红花的奖励也不能比拟。直至长大,我再也没能吃到那种悄然而至的快乐,飞到天上去的幸福,是越大越触碰不着,越尘世越看不透。原来,简单才是最快乐。

   大学的时候,曾经一度很流行先锋美女作家的书,棉棉也写了一本<糖>,其实基本上与糖没多大关系,她的语言很颓废,很直接,很湿润。她明显颠覆了读者心中许多事物的美好形象,我到现在也坚信书籍的力量,意思是说你阅读的书籍的种类,将直接决定你的人生观,价值观,感情观,所以我基本上算是遇书不淑。她把阴暗面全写尽了,而阳光,却一点也没有照射进来,她笔下那些做作忧伤的事,与甜蜜的糖,当然更加没有关系。

   S.H.E说,我有自己的生活,爱不是每天相依为命,然后又说,我要对爱坚持半糖主义,要永远让你觉得意犹未尽,如果每天形影不离,你反而会觉得没兴趣。原来,幸福不是太甜蜜,幸福是保持刚刚好的距离,留一点空隙给彼此才能呼吸...听说巧克力的分子结构排列得很精密和整齐,那是一点杂质也掺不进。

    如果有了巧克力,你还要不要呼吸。
    
    

作者:何生

《糖》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