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梦里逝川六十五章 川子也是混蛋一个也

发表日期:2006-09-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不会吧?!”宇川眼中马上闪出了报纸上报道着父亲曾经用着汽油焚烧过了好多个邪功信徒的传言,并且在那镇上的那些往自己身上扑着汽油的那几个信民,眼中顿时大了。看着那几个被旅客拦住而不能得到及时救助而烧得哇大叫的歹徒,宇川的心不禁一阵阵地发凉地睁着惊恐而陌生的目光望着正想不断地去救着那几个年轻歹徒的但被民众拉住不能动的父亲,宇川顿时感觉到是那样的绝望。
  终于车停了,那几个歹徒也不知道是活是死地躺在那儿,这时想去救着那几个歹徒的宇文光也终于被民众松开了,宇文光想拉开那几个不知还能不能动的歹徒,但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了。而大吼一声的宇文光回头几轮地打着那刚才拉住他的几个民众,那几个民众也顿时没有一个还手地在宇文光的拳头倒了下去,有的还脸上被打得撕开了一大片肉,宇川这时也似乎缓过了一点神来地看着这个从来没有这么冲动的父亲那有点疯狂的动作。
  “爸,不要打了。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爸了。”边脱着衣服给那个姑娘披上的宇川边嘶声地叫着后就冲下了车。
  “川,你这是干什么。”这时宇文光夫妇追了下来拉住了有点麻木的儿子宇川有点咬牙切齿地叫着,“那都是阴谋,你也看见是刚才那些群众拉住我的,我并不是什么邪功分子,别人可以诬陷我,但我不想我的儿子也那样绝情!你不要以为你那点负气是正气,到时候你会错得不要后悔。”说着宇文光拦住了一辆车,拉着妻子就往上走着边回过头来,
  “宇川,你到底上不上车。当年我也是为了女人也打过了战友而造成这个战友对我的这样子诬陷,你不要以为只有着你是正义的,也不要以为你的那份冲动是你自己的,那是我遗传给你的。你要是想知道着那一切的一切,有本事你就上车,你有胆来知道着么?你要是逃避,那你就不上来。”
  宇川本来是不会随着他们上那辆车的,但后面的那几句话还是让宇川在车发动的一瞬间迅速地跳上了车。但他这次却没有坐在父亲的身边,只是坐在母亲的身边。
  十二
  到了县城,宇川一家三口改乘了另一辆快巴开始真正意义的北上,在上车前宇文光买了三份报纸,在车上这回他们再也不分开坐,或许是因为上次在车上发生的事故让宇文光改变了一家三口分开坐的主意,宇文光坐在前一排的位置上,宇川两母子则坐在他后面的座位上,在刚下车的歇停时间里,宇文光把胡子剃了一点儿,并且戴上了一顶帆布太阳帽,这样要不是宇川熟悉,否则真的还认不出了善于化装的父亲来。
  在车上展开了报纸时,正叶上的一条消息引起了宇川的又一阵心惊,赶紧把身子探了探只见前排的父亲也正在看着这则消息“邪功正在毒害着当代的善良人们,请各个有关人员注意着身边的亲人,要是他们正在练习着邪功的,请叫他们及时回头,见到有关着宣扬着邪功的头子,请速与着当地的公安及时的联系,以让人们免了祸国殃民的毒 !!!!!O衷谖沂凶罱 ⑾至诵肮ν纷佑钗墓獾南 ⅲ 鞘且患胰 冢 拮勇耘郑凰 且桓龃蠛 樱凰 亩 右苍谒 纳肀撸 且桓鲆幻装思傅母吒鲎樱 雍芊置鳎 艄 凶庞泄厝嗽狈⑾至怂 牵 肴盟 撬儆胱诺钡夭棵疟ǜ孀牛 ǜ嬲哂猩汀!!!!!?rdquo;
  这时宇川不禁望了眼坐在旁边的母亲,宇夫人已经把头发剪成齐耳短发,一身发白的女军装,很像是那种当保姆或出门去打工的中年妇女,一点也不显眼;要是在平时宇川肯定会笑,长这么大宇川还未见过母亲穿成过这个样子。她平时的脸上可是永远地泛着慈祥而温暖的笑意的,而此时则苦着脸,眼袋则是肿了一圈,望向宇川的眼光也是有点漠然,看来她似乎也想不让别人知道她和宇川是儿子一样。宇川这时也把那头发染得有点红红绿绿的,样子已经不点儿也不像个学生模样。而坐在前面的宇文光则是耸着他五十多年来从来没有弯过着的腰,像极了一个患有着痴呆症的中年人。
  过了好久,宇夫人几乎是叹息般地说:“你的脸这么多天没刮胡子,快及上你的爸那般老了。”只见她掏出了手机放在耳边说着,但可以看出了她并不是在打电话,而是在和已经有六七个小时没有说话的儿子说着话。
  “我不想让你去上面,那儿发生的事情也够多了,要是你真的是,请回头好么”宇川也掏出了手机说着。好像是对着手机里的人说着,但其实是对着前面的父亲说着的,他以为父亲是上北京去和他的法轮功同谋一起聚合的,他还是有点担心着父亲会生气,所以这话刚说出就发觉有点错了,“还是你有着什么其它原因,能不能告诉我,这样子我们就能更同心协力地去努力着。或者我们可以坦然地承受着一切。”
  “我想我做的一却是恰好相反,很多东西虽然一下子不能说,但那生意中却有着很多东西你是意料不及的。到时候请你相信一个军人的行动将永远都是无怨无悔的。”宇文光没有回头地说着,“你能够在逆境中做得很好,相信老人也丝毫不会逊色。”
  宇川也没有再说话地望向了窗外再把目光投到了前面,只见大多数都是学生模样的人,一半以上的鼻子上都架着或深或浅的眼镜,看过去由于眼镜的反光真是一片耀眼,这种景像在学校才能出现。没想到在车厢里面也能见着这一奇观。宇川知道自己虽然是大二学生了,但其实也是和这些在九月十多号后再上去的新生一样都是新生。
  由于学生们很多,车上的空座位已经没有了,连过道上都被挤得实实的。特别是刚刚下了一个站,很快又有着一大批学生上站了,由于宇川他们买的是半点站,宇家三口只硬挤开了一条道往车厢后挤到了另一外一个车厢去,而这里也甚是多人,不过略略比刚才的那车厢少人了一点儿。但还是没有空位置,宇川往后望了一眼,只见里面也是挤满了人,他们也只得继续放弃了打空位置的打算,找了一块较宽敞地的方把包放在地上席地而坐。一家三口就是这样面对面的坐着,宇文光望了宇川一会儿,把手在宇川的脸上用指甲挤了挤,宇川不禁“哎呀”地叫了起来,之后宇文光用指甲弹了弹对笑着说:
  “快用指甲按一按冒出来的血,都二十多岁还长着这么大的一颗青春逗!”宇川按了按那被挤的地方,只见手指果要有着微微地血渍,不禁在心里笑了一下,发育时期每次回到家中,父亲都会给自己压青春逗,没想到在这车上,父亲还是像以前那样的对待自己,看来在父母的眼中自己永远都是那个孩子呢。
  宇川望了眼坐在前面的宇文光一会儿后也笑了笑:“爸,您留着胡须挺像马克思,又卷又曲,并且还有点花白,若是把头发梳了起来,把帽子摘掉,这样就酷毙了。”
  “是么!”宇文光摸了摸自己浓密的胡子,把帆布帽弄了弄正,笑了一下,“相信再过几年后你也赶上我了。”
  宇川不禁也弄了弄自己那的确较浓的胡子:“我以后也不刮了,反正在大学里面往往老师追求着年轻,而学生则追求着成熟,这样相信也会挺好的。”
  宇文光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忽然见妻子在旁边有着想吐的神态,想出手时儿子也已经快他一步地掏出了一方纸巾地递了母亲。“喔”地一声她吐了,但由于她的儿子及时而没有溅出来,宇文光也急忙地扶着妻子走向了厕所,这时恰好有一个巡警也走过来说要检查着车票,在顿时让宇川有点莫名的紧张起来,赶紧把三张票都拿了出来,幸亏那巡警也只是疑惑地看了一下宇文光夫妇的身影后就走了。
  过一会儿后,宇文光夫妇也回来了,宇川把包放在墙边,让宇夫人坐在行李袋上,靠在墙上歇息,宇川忙把已经拧好的矿泉水递给了母亲,让她就着药片吞了下去,之后就靠在车墙上闭着眼睛休息了。
  “这是你妈第一次了同远门乘火车,可能以前看见火车都是在电视里面见的。”宇文光边说着边似随意地望了一眼车厢内正在检查车票的巡警,由于我多,车厢里的空气也不是很好,那些年轻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正谈得挺欢,老乡和乡们一路坐过来一边笑,紧挤的车道把巡警夹在中间有点走不支,只能发声地叫着:“检票了,请让一下,请让一下。”但还是没有太多人让位,毕竟一让位别人就会迅速地抢去,到时候连站地地方也没有了。只是在一寂静了一会儿后,车厢内又开始热闹了起来,谁也没有注意到正像其它人一样静静地坐在车地板上的宇川一家。
  宇川和父亲说了一些话后就闭口了,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但还是不时地张开眼来朝四周地望了一下,这时偶尔也会发现着父亲微张开眼睛瞑想着,偶尔抬起头来望着车顶上的那几个照相机,或许他也在想着应该从那条路上走去,到底是从新疆还是从北京那边去,宇川知道着父母将要从俄罗斯那边越界而去,若果没有什么意外,就会选着其中的两条道。
  一直闭着眼,但宇川一点也睡不着,耳边一直响着那车轮上的弹簧枕声和不时地响起了呜笛,很快宇川再次张开了眼睛,车厢里已经开着灯,透过窗外看着只见外面已经一片漆黑,偶尔有一两盏灯在远处山村亮着。这时在就餐时的喇叭响起了,宇川走几步到车头拿了三个饭盒回来,宇夫人把饭盒里的红烧肉都夹给了宇川,说是因为在车上吃红烧肉反胃,吃过饭后一会儿,巡警这时又来检票了,这次却要检查着身份证,宇川和宇夫人都有点紧张起来,率先把身份证递了过去,那巡警没什么疑问地把他们的身份证还给了他们,这时宇文光把身份证递了过来,那女巡警看了一下就还给了宇文光之后就去检查着其它的旅客了。
  过了一会儿,宇川实在忍不住地轻轻地问:“爸,您是不是已经换过身份证了?”宇文光没有回答只是微斜着目光盯了他一眼,很是严厉,宇川忙把头也转向了另一侧。
  忽然宇文光的表情严肃起来地把宇川和宇夫人都拉了起来,他们只得有点疑惑地看着一家之主宇文光,只见他抿了抿嘴地向着另一个车厢走去,宇川他们不明所以地望了眼身后也不紧不慢地跟在着朝相反的方向走去,但这样还是不时地引起了过道人们的一阵怨声,宇川只得不停地说着“对不起”。
  宇川的手机响了。
  “怎么啦?”宇川低低地压着嗓门问。
  “别问,有什么,请速跑回来,有爸呢。”那边传来了宇文光沉稳的声音,宇不禁回过头去望了一眼,只见父母已经隐没在那些人群中了。这时车厢里响起了:“邪功头子宇文光希望你不要再做着无谓的抵抗,请不要再伤害着身边那些无辜的人们,宇川的心顿时扑扑地跳了起来,忙乱中地往回走着,甚至感觉到自己手脚有点麻软,这种感觉还第一次地有着,但很快他的眼睛又开始变毒了起来,既然法庭青海什么势面都遇见了,那又怕什么,父亲现在说不定真的陷入了一个阴谋中,那腰也开始直了起来,只见身边的旅客这时越来越嘈杂,并开始不断地拥挤起来,宇川透过了群众看见了也正开始往回走的父母,宇还隐隐地看见了戴着盖帽的人朝着他们走去。宇川转过头后又马上回过头去,只见父亲已蹲了下来,在鞋底上按了按,把脚尖探出,“叭”地从鞋底处把鞋帮脱了起来,只见居然鞋底和鞋帮原来是扣在一起的,形成了一个小盒,宇文光从鞋底捡起了几个金属零件,正当要站起腰时忽然一个警察很快地冲到了他的身边,正在把电棍地击向他,但他没有防着已经也冲到了身边的宇川,那经过军训时在钟冰那残酷的训练下而变得有力多的手臂击中,那中小个子的警察顿时被一米八几的宇川击中,在那一瞬间宇文光也把那已经凑起的枪支从下巴打飞了起来,宇川也发现了父亲这时竟然拿出了一支如手臂般粗的枪来,正平端指着正要冲过来的警察们。
  “叭”地不知道是谁开了枪,宇川忽然感觉到面前一个持枪的警察动了一下,因为担心一刹那不知道是潜意识还是什么让宇川把身子侧了过去,顿时感觉到臂间一阵钻痛,一种直透心间的痛让宇川几乎昏眩了过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宇川知道自己中枪了。
  “川,川,!”已经被惊吓折磨多时得神经衰弱的宇夫人失声叫了起来,双膝“扑咚”地跪在坚硬的车板上,把儿子翻了过来,触到宇川的肩头,“血,血,文光,这时血啊。”宇夫人如疯似的对丈夫叫汹着,这撕心的声音把整个车厢里的人都吓呆了,他们绝对不会想到在现实生活中居然活生活地出现这种事。
  这时宇文光却一点也不受撼动地用枪平抵着那个被宇川撞在地上而被他差不多打脱牙较的巡警身上大声地叫着:“我知道是把这个消息从直系网上告诉你们的,你这个家伙不要以为一切都会如你所愿,”只见他冲着那车顶上的那个火车监控系统望着,“统统不要过来,谁过来我就打死谁。”他那比宇川还要高出几个音阶的声音顿时把车里所有的人都吓呆了,那些警察也都端着枪不动,僵持着好一会儿,宇文光把目光投到了被宇夫人扶起来的儿子宇川身上目光锐利而严肃地问:
  “宇川,爸二十年都能忍得过来了,你现在的那点痛能忍得住么?”宇川正想开口,忽然一阵钻心的痛让宇川不禁呻吟了声,宇文光又问了一声,“宇川,能不能站起来,作为男人就应该站起来,要超出自己的能力,又不是被打中了脚,你不是军训过了么?你不是总是在想要是爸爸当年要是不从战场回来,你现在就是少帅了么,你要是真的是少帅,你就站了起来。这点小伤算什么。”宇文光浑厚的男中音在这寂静得一枚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得见的车厢来回地震着,宇川也忽然不知何来力量地站了起来,修长的身躯挡在父亲的身侧。
  就这样对持了几分钟,对面的警察正要开口说一些类似放下枪投降的心理攻势,宇文光挥了挥手:“你们不要对我进行什么共产主义和势,老子这么多年从来没放弃过自己的共产主义信念。当年老子在战场上也曾经对着多少个人用过。正在这时车开始慢慢地减速了,车门紧紧锁着,过一会儿车门竟然也没有开,宇文光挟持着人质护着宇川两母子走到了车门旁喝着:“开门,不开门,我就打死他。”宇川看着父亲那陌生的眼神,知道他真的可能会开枪的,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可是走上前几步的警察还是没动静,这样又是僵持了几分钟。
  “嘭”地宇川狠狠地一拳砸在门璃上,那狠劲一点也亚于他的父亲,但他父亲望向他的眼神却没有丝毫的赞赏。这时门竟然奇迹地开了,宇川母子先下了车后,宇文光也挟持着警察人质下了车。这个小站外正在灯火灿烂,也有着许多人走进了站内,人们以为是在拍着电视,外边也列着很多持枪的警察,望着这种形势,宇川忽然感到心里很冷,或许是刚才流了很多血,或许感到心惊,这种架势对宇川母子俩来说还是第一次,但望着父亲那浓而密眉头紧皱的表情,此刻也不管是对还是错,毅然地用身子挡在父亲的面前,而宇夫人这时也冷静了下来,“吱”地一声把衣袖狠狠的撕下,再撕开把儿子正流着血的膀子扎了上。
  做过林彪时期特工的宇文光面对这种架势一点也不怵,挟持着人质背着已经停下的火车走着,宇川他们也跟着走,而原来形成的包围圈也正随他们三个人的走动而变形着,离他们近的往后辙,离他们远的开始向前移动。
  或许这种情面来得太急,所以火车下的警察准备得不是很足太充分,顾居然在昏的地方留出了一个空子,当宇文光他们没入这条昏暗的巷子后,用故乡方言对着这宇川说:
  “宇川,你一定要挺住,可能今晚就要和你分开了,你要回清华的,我们不能一些或许对或错的东西而耽搁了你,你一定要刻苦读书,不能虚度光阴,很多人都是在大学里面附落,我希望我的儿子永远都是个走得刚正的少帅,有时间再相回。”宇文光在匆匆地说了一句话后就挥手而去。
  望着远去父亲的背影无声地消失在黑暗之中宇川惊讶地问:“妈,你怎么不跟着父亲而去?”
  “快走,要不一会地警察要来了。”由于这个是一个小山村,宇川母子俩不一会儿来到了一个大山脚下,但他们还是没有停了下来,一直朝前远远地沿着火车的方向走,就这样几乎走了六七个小时,宇夫人才停下了脚步,回头望了眼儿子由于失血太多而显得苍白的脸,轻轻地拉着宇川进了一个小牛栏里面。
  宇夫人先把那条以为主人来了而猛用着鼻子猛嗅着的牛赶开,在里面找到一块没有牛粪的地方靠在墙上坐下后也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后,一会儿后走到了门口在牛棚顶上拉下了一大片稻草垫付在地上,让快虚脱的宇川躺了下去,此时也已经快有凌晨四点多了,天还是不怎么亮,但远处传来几声鸡叫,近处村公鸡也呼应了起来。
  宇夫人心碎地望了眼躺在地上的儿子,打开幸亏在慌乱中没有扔掉的包,从里面拿出一些干粮放在他的身边,用矿泉水给他喂了下去,已经有点昏迷的宇川被呛得咳了几声,引起了躺在一米外的牛转过来望了眼这对母子。
  吃了干粮后宇川脸上的血色似乎有了点好转,宇夫人轻轻地问:“你好一点儿了没有?”望着母亲关切的确良脸,点了点头。宇夫人就把稻草往牛棚最里边搬了过去,这样就很难发现这里有一个人了,宇川顺意地在母亲的掺扶下移到那堆稻草上,过了一会儿宇川就沉沉地睡去了。望着儿子一会儿后,把一抱稻草覆在宇川身上,又怕儿子被闷着,还是推开了一些压在他身上的稻草,之后她就打着手电筒到山上去了。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宇夫人的手电筒若隐若现地亮走下了山,在宇夫人的手肘里多了一抱东西,里面有着很多青青的植物,宇夫人走进了牛棚里面,先从口袋进而掏出了一些野果放在他的头边之后,用火机点燃了一根原本就带在袋里面的蜡烛,把小刀从锁匙扣上剥下,就着口沫在一块石头上磨了一会儿,在蜡烛上烧了起来,被磨快了的小志把蜡烛的光反射得一晃一晃的。
  宇夫人把野果捏碎了放进了宇川的嘴里后,用嘴把采来的树叶嚼碎涂在儿子伤口上,这时宇川也微微无意识地张了张眼,但很快就醒了过来,知道着母亲要干什么,于是把一把稻草塞进了嘴里面。
  最终还是硬着心肠把烧得火红火红的小刀插进了宇川的伤口里面,一股烧焦的味道兹兹地响着,还是把作为母亲的宇夫人惊得眼睛都闭上了,张开眼后望向儿子,只见他正朝着自己苍白地笑着,满脸都是痛出来的汗,但那把塞进他嘴里的稻草却像是被剪刀剪过一样地咬断了。
  宇夫人顿时心疼得手轻脚软地,握着小刀的手变得有点不利索来,但只听见儿子正低低着说着一些话,忙把耳朵凑了过去:“妈,我是少帅嘛。”没想到他在这种关心还是开着这种玩笑,宇夫人也不禁被逗得露出了苍凉的一笑来。
  或许是为儿子的那种坚定所鼓舞,宇夫人还是在喘一会儿气后定了神来,咬了咬牙,继续稳稳地用手给儿子动着手术来。不一会儿,终于似乎比儿子还要痛苦的她把那颗血淋的子弹头挖了出来,接着宇夫人干脆把外套脱了下来给宇川涂上其它的药后细心地扎上了。经过这么一折腾后宇川再一次虚弱地睡去。
  宇夫人揉了揉那发痛的额头,她也想睡一下,但她知道现在还不是睡的时候,用刚才由于紧张而出来的满身大汗后,宇夫人把离蜡烛较近的稻草往远一些地方推去,这时那耕牛也叨着几根推过来的稻草在嚼着,宇夫人靠在墙上歇了一会儿,看了看表,快六点多了,过一会儿,天色很快就会亮起来,她赶紧地坐了起来,打开随身带着的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针盒,倒出了一枚,用已经用口沫湿过的衣服捏着针的两头放在火上烤,但由于不小心地被针透过衣服扎了一下,用嘴吮了吮,但想起刚才儿子流出的血马上感觉到有点恶心,想强忍着,但最后还是“喔”地呕了出来,拭了拭嘴,把衣服里的线抽了出来把拗曲的针拴了起来,走出牛拦找了一支一人高的小杆,不一会儿就把一支钓做好了。
  在这片小山村里宇夫人在这片原野里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池塘,或许是早晨鱼都出来了,不一会儿宇夫人就钓了五六条巴掌大的淡水鱼来,宇夫人在路边捡了一个还能勉强用的破瓦罐放上水,把鱼放上去煮,由于没有油和盐,宇夫人在路边摘了人爱的一些葱扭断后就放进了“锅”里,顾还是在这没有油盐的汤里依旧散发出一股沁心的香味来。
  煮熟后,宇夫人待一个小童走进百米外宇川所在的牛栏里面把牛牵出来时,就看看没有端着盛着鱼的瓦缺罐端进了牛棚里面,但由于没有脚下,进牛棚时被门拦拌了一下,流热的汤洒在宇夫人的手上,一阵疼痛把宇夫人的泪水都热得痛了出来,但那瓦罐依旧牢牢地停在她的手中,待她把瓦罐放到了宇川睡着的地方,她的手也满是个大泡了,那还略胖的手显得更是胖,好在刚才给宇川动手术时还有一些山草药在地上。
  宇夫人轻轻地摇醒了由于失血过过的加上劳累的儿子,把他的头承在自己膝盖上,用嘴跑凉后轻轻地从他那苍凉的嘴唇灌了下去,喝了一些热东西后,宇川原本有点僵冷的手心也逐渐有点暖和了,他有点倔强地靠在身后的墙上,轻轻地啃着母亲亲手为自己熬的鱼,由于鱼有点刺,他还是卡住了,宇夫只得又小心地帮他拿出来,待取了出来时眼里面也充满着泪水了。
  用葱煮过的鱼闻起来很香,但并不好吃,甚至还是难吃的,但由于太饿及顾及母亲的面子,宇还是全把三条鱼都干尽了,猛地想着:“妈,您好像刚才没吃呢。”
  “你说呢。”宇夫人轻松地说着,边啃着旁边的干粮边笑了笑地望着外边正越来越热的天气,外边的一切动物都活动了,鸡了也叫了起来,农耕的人们早早就爬了起来。阳光透过棚顶的玻璃瓦照了下来,门外的光线也浅浅地照耀入来,宇夫人给宇川穿上一件较厚的外套以让他躺下去,警惕地望着外边牵着牛走着的农民,发现他们都没有望进来后就放松地靠在里面小睡了一会儿,但大概是牛棚里的牛屎发酵而味太浓了一点儿,宇夫人把一条衫盖在脸上。
  睡了一会儿后,一阵嘈杂的声音把宇夫人吵醒了,赶紧把蒙在脸上的衣服拿开,只听到外边的一阵警惕声,几辆车从路上驶过,有一条警犬跟在车后跑,忽然停了下来,把头搁在地上猛嗅着,捡了根鱼刺吃。
  “糟了!”宇夫人不禁暗暗地叫了起来,猛地想起了刚才在门槛上洒落了的汤,刚才怎么没有注意把那儿打扫一下呢,充满自责的宇夫人决定在那犬进来时就给它狠狠一击,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只见一条家犬朝着那警犬冲了过去,狠狠地咬了一口,那条狼犬不注意,顿时被咬了个正着,那条狼犬也发狠地朝着那家犬追了去,跟在后牵着绳子的警察拉也拉不住地被拉到前面去了。一会儿,他们全部都过去了,宇夫人不禁轻轻地念着“阿弥陀佛”。
  就这样睡到了接近 了晌午,由于太阳太辣,已经入秋的天气比盛夏不要热,天上的一朵云都没有,太阳直直地照下来。烤着大地冒出了白烟,躲在牛棚里的宇夫人母子更是热得满身大汗,宇夫人帮宇川把外套脱掉,把垫着的稻铺薄了一点儿,由于天气太热,在地上劳动的人们已经很少了这个离村庄甚远的牛棚附近更是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外边树上的知民正在不耐烦地叫着,包里带着矿泉也喝光了,宇川也正张着干涩的嘴轻轻地喘着气。
  宇夫人把早晨做好的鱼钓走出这池塘去,但由于气温太高,中午那些鱼都没有出来,在太阳下烤 了一个钟头的她只能钓得两尾鱼,而宇夫人也感觉自己也快虚脱了,要是不回去的话,宇川说不定就没有人来照顾了。
  望着手中用草穿着的两尾鱼,宇夫人那股悲凉感又升了起来,有点责怪着自己早晨不及时地钓多几根,但她看到了路边正躺在泥土里取凉的鸡时顿时心硬了一下。
  在牛棚里面,为了不让宇川热着,宇夫人走到了另外一个远主了宇川的角落去烤着火,火上正烤着的鸡“吱吱”作响,不断地往外冒着油,而宇夫人正也被烤得汗“吱吱”地往外冒,四十多度的温度让她更是难堪,但为了儿子丈夫,女人啊。
  睡梦中饥渴的宇川被那烧鸡那种香味诱醒了,体力已经有点恢复了的他扯了一把就往嘴里塞着,宇夫人也撕了一块放进嘴里塞,一脸的灰混着脸上的鸡油,笑了。望着母亲那个搞笑的表情也笑了。
  嚼着嚼着宇川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妈,这是鸟肉还是鸡肉?”见刚才津津有味地品尝着的儿子忽然这样严厉地望着自己,宇夫人顿时有点尴尬了起来,嘬嚅地说着:“这有什么分别么?”
  “妈。”宇川“扑”地把那鸡贯在地上,“我从小从不拿家里钱柜里的一分钱,也从来不刻扣着那些来买药的人们的钱,但为何一到了困难时我们就忘了我们应该有着君子作风,爸是这样,你也这样,那我还有着什么理由去支撑着下辈子。你们有没想过,你们不只要为你们自己活着,也要为自己自己后代而活着,懂么?”他那大喉咙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的爆发过。
  听到宇川这种话,宇夫人顿时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儿子的眼中会是这样子,别人说她还可以忍受着,但这时自己最亲爱的儿子,在自己违着良心去做着一切都是为了他
  

作者:何生

《梦里逝川六十五章 川子也是混蛋一个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