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问你要去向何方 你指着大便的方向

发表日期:2006-09-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老规矩,占坑不拉屎。


怎样?你来咬我呀~~



=================防止侧漏的分隔线=================

2006.09.27 04:46

我们之间没有光,我们之间有道墙。

我向你伸出双手,看到你对我摇头。



N小时后也许会大更一下。


2006.09.27 20:35

写博客有的时候和做爱差不多,要靠冲动,那个劲儿一过去,多半博不了。

我上传了图片,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忽然发现我那个劲儿差不多过去了。 

MSN上的签名那天被我改成了:我们之间没有光,我们之间有道墙。

今天狄小爱跳上来问我这是什么意思,我说,我和丁小可合租了一个偏单。她就睡在我的隔壁。

对于我这种做法,所有的朋友都不大能够理解,既不相信我动机的单纯,也不相信我行为的清白。

丁小可拧巴于过去的感情纠葛,我尽量不受其影响,高举明灯,为大家打气加油。当然也有闪不开的时候,被伤感打得很疼,好在我有自己的房间,可以自己化悲痛为力量,不用和她之间形成负反馈。

她在黑暗中,没有看我,只是对我说,她会一辈子感激我。那一刻,我觉得,作一片阿斯匹林也没什么不好。谁也不要对谁轻言一辈子。我只是希望她能尽快好起来,这便足够了。


很巧,郭小枫居然住得奇近,今天带我熟悉了周围的地形,哪里卖菜,哪里卖米,哪里是哪里……

音箱传出慵懒的爵士乐,和下午的阳光很搭,郭小枫独自站在阳台上向外望,她说楼下有只猫和她对视,让我用相机拍。

后来我看到照片才记起,那只猫经常在楼洞口徘徊,见了面带微笑的人就凑过去起腻。你若突然接近,它会躲远。

秋风披着阳光滑进屋里,把时间吹得很慢,郭小枫坐到阳台的大红沙发上说:我要是你就天天在这儿晒太阳。

我当然知道那有多爽,要不我怎么会大老远从家里拿了一堆的书。就是为了找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放上柔美的背景音乐,泡杯咖啡,倦在沙发上翻得书沙沙地响……

是呀,能在这样的阳光里看看书,听听音乐,有多少伤心事都会被稀释的。我对郭小枫说。




桂东方不鸣最近忙得鼻青脸肿,好在编剧是份苦中有乐的职业,这种乐儿要自己找。他给大家都写了龙套戏,如果他的黑嘴能得以实现,那么我们将会在电影里看到他扮演的皇上,还有张城市混子扮演的太监,贾六爻八卦也许是个算卦的,我呢……我当然可以演强暴戏里的英国流氓呀。

章鱼丸的新书快出了,名字好像是《空窗》,台湾人把光棍儿的状态称为空窗,不知道小说的名字是不是这个意思。希望新书大卖。然后章主儿大宴天下。

微微姐姐我联系不到了,手机总是打不通,小灵通也停了机,上次通电话还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不知道她现在的状况。遇到不顺心的事,我总会想起她,于是不再那么难过,感谢还有她在。希望她一切都好,都能如意。

今天是闲云姐姐的生日,很想在这个夜里狠狠地拥抱她一下,很难想象我会死心踏地地把她当成姐姐,我是说,只当成姐姐,因为她真是无限趋近于完美的女人,实在令广大女性发指,指完再指。

她可是不想过生日的,并且跟我讲,她对外官方的说法就是她属猴儿,我笑了,对她说,姐,你永远二十二岁。

姐,希望你高兴和不高兴的时候总能想起我,就像我总能想到你,让我牛叉哄哄引以为荣的姐。

别忘了啊,咱家的人什么都不怕。


下面放一篇她的文章。大家献花请排队,不要挤,素质,素质。


  《霉》

  随着时间的迁移我已濒临衰老青春即将辞世皱纹摇动着它的小尾巴向我频频示好,再没有小朋友敢叫我大姐姐了。

  总结一下这已故的24年,我的评价是——有点霉。

  霉分诸多级别:

  点烟时燎着了一侧的睫毛和眉毛这是最平常最普通的倒霉。

  上厕所本不想大的,结果不小心大了出来,不巧没带纸,无奈只能用烟盒或其他随身物品取而代之,如果刚巧身上没有任何可以利用工具那只能尴自己的尬了,这是倒了脏霉。

  路上拣了个大钱夹,打开发现里面没有一分钱现金,而各种BANK的VISA却是这辈子没见过的,可能密码只是极简单的11111,敢试吗?留之无用,弃之不舍。这类霉稍微上了点档次。

  二十几年尚未开垦的自留地在政府和亲属的监督下转让给他人,在那个喜庆晚上满眼羞涩的小处女发现这老农民仅有的工具是一把零号十字花螺丝刀。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相比之下这算是霉中的比较级,也就是比较霉。

  毕生精力都致力于研究博彩学的工薪者,几十年如一日的不断摸索。在微软之年竟中了头彩,兴高采烈之时突然想起早起五谷轮回后把那彩票充当了手纸的替代品。 这虽不是霉中极品可足以让其死不瞑目。

  上述几种霉我至今尚未尝试过,原因有五:

  1.我爱美,点烟时格外小心。
  2.面巾纸是包里的常备物品。
  3.视力欠佳从未拣过钱包。
  4.我是责任田。
  5.不买彩票,我连钱包都拣不着买了也是白买。

  客观上讲我的霉是比较中庸那种,即:没有大起大落,没有荡气回肠,这霉是一种生活气息。换言之就是霉气。

  在每个人的生命中总是或多或少有那么一点,无法避免甚至无法抗衡。我不信宿命,可我相信性格操纵命运。主观上我自觉得我是一挺秀外慧中的女子,可我他妈为什么总碰不着忠厚老实的宋大成呢?也许只有惠芳那样老实巴交的家庭妇女才招人喜欢?如果真应了“女子无才便是德”那句古训,只好等恢复到母系氏族之日盼某位明君为我昭雪了。如果只霉在男人的问题上也就罢了,可这霉竟变成一种结界陷我于荒凉的城池中,并且时而玩笑于我。话说回来,比我还霉的大有人在,我只是万顷良田里的一根葱,插秧时捎带脚种下的佐料而已。



作者:何生

《我问你要去向何方 你指着大便的方向》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