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在互联网大会上的演讲

发表日期:2006-09-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讲的时间不长,我觉得也很简单,但回来后看了一下媒体的相关报道,角度真是五花八门,有些还有明显的错误,这其实也是一段时间以来我不愿意接受采访的原因之一 -- 太容易被误解。

下面是我的演讲实录,有兴趣的话,大家可以跟那些报道对比一下。

       大家下午好。我今天讲的主题是“中国互联网面临的挑战”。说实话我对这个主题有点后悔,当时大会的主办方问我讲什么题目,我实在不知道讲什么,因为讲搜索已经讲得太滥了,连续几年搜索都非常热,我讲了很多搜索的话。讲得宏观一点的东西,有关互联网好的东西,我想今天上午都已经讲了很多很多,我就想讲一点互联网面临的挑战。


  为什么后悔呢?因为我昨天晚上没睡好。没睡好的原因是这个题目对我来讲很有挑战性,很多话你说正面比较安全,说负面就没那么安全。但是有些话不管安全还是不安全,还是真话,在座的基本上也都是业内人士,听一听也无妨。


   讲一讲我所看到的互联网的产业所面临的一些问题和挑战。


   第一,中国的网民人数。这方面我们听到很多很多遍的表述,中国互联网是全世界第二大,不久就会变成全世界第一大。但是当我们在看中国互联网渗透率的时候,也就是普及率的时候,9%都不到,也就是10个中国人里有9个是不上网的,这样一个渗透率其实比我们很多,不要说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比我们的邻国越南都要低很多,越南的互联网普及率大概是我们的两倍。而互联网作为一个网络,作为只有上了网才能相互交流的一个系统,如果说十个人里九个人不上网,这个功能就被大大限制了。所以,我要讲的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中国的互联网,实际上根本没有发挥出来一个真正的互联网应该所具备的Power、功能。所以,中国互联网渗透率低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挑战。这个挑战在所有的今天互联网的公司当中,其实都多多少少能够感受到一点,只不过有时是相对间接的,有时是潜意识当中有这种东西,而没有说是每天在思考这方面的问题。但是这么低的普及率,对互联网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的互联网上市公司,但是市值最大的可能也只有日本互联网上市公司的十分之一的样子。


   第二个挑战,现在互联网网民的结构。70%的中国互联网的上网者是年龄是低于30岁的,我们的上网人群年龄非常低。这当然有好的一面,非常活跃,年轻人接受新生事物非常快。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真正的商业人群,真正的决策者其实对互联网是不熟悉的。今天上午曾培炎副总理的贺信中也讲互联网要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要想很好地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我认为真正企业里的决策者要懂得互联网,要熟悉互联网,要知道互联网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好处,才能够很好地推动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在这方面,因为绝大多数30多岁的人都不上网,导致互联网在我们的社会经济、生活当中所发挥的作用现在还没有发挥出来。


   第三个挑战,现在互联网的环境其实也是有不少的问题。最近几年起来的所谓流氓软件,互联网的广告模式,从很多以前收费变成免费,从免费变成千方百计要进入到用户的电脑系统,占据一席之地,然后慢慢地向用户配送广告。对用户进行打扰的软件,很难卸载的软件非常非常多,技术含量非常低,能做的人很多,就形成了大家普遍意识到的问题。与此类似的还有媒体在导向性上的问题,比如像黑客的问题,中国的媒体其实对黑客非常感兴趣,但是在描述黑客的时候,通常没有给予正确的引导。大家上网,有多少人能意识到黑客的行为是犯罪行为呢?肯定不是一个很高的比例。我昨天还看到一个非常著名的网媒上用“绝顶高手”这样的词称颂黑客,这样的导向也使目前中国的互联网环境令人比较担忧。


   第四个挑战,最近一年多以来非常非常火的所谓web2.0。这个挑战在哪儿呢?这个挑战在于web2.0没有商业模式,这个挑战为什么是中国互联网面临的挑战,而不是一个全世界范围的问题呢?因为中国互联网web2.0有太多太多风险投资投进来,那么多的资金进来,它们是需要回报的。一年找不到商业模式可以,两年找不到商业模式可以,三年、五年找不到商业模式就会出问题。最近一年多来起来这么多web2.0的公司,当然很多公司都做得很努力,这些人也非常优秀,但是这么多人来做同一件事情,我认为是非常非常可怕的。这个情形跟1999年与2000年初的网络泡沫有类似之处。很多人跟我讲,在美国web2.0有成功的模式,有Myspace这样成功的公司,在我看来中国的情况是不同的。Myspace这样的公司做的是社区,可以说是美国最成功的社区,现在也可以挣钱。但是大家知道在中国做的最成功的社区公司是腾讯,但是从来没有说是web2.0的公司,但是这些web2.0的公司要挑战腾讯需要很长时间。


   第五个挑战是中国互联网的产业结构。产业结构相对比较单一。可能大家知道互联网公司里主要的收入来源是两个,一个是网络游戏,还有一个是移动增值业务。这两个应用、这两个子产业在国际互联网上都不是特别大的产业,但是在中国却很大。而除此之外,其它方面的收入还都是比较小的,中国这样一个市场在很多跨国公司的眼里或者是互联网的跨国公司的眼里,应该是一个非常初级的市场、非常小的市场,包括搜索在内。现在搜索在中国热了这么多年,很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媒体的炒作也好,宣传也好,百度上市也好,大家对互联网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也好,有一个错误的印象是搜索现在已经非常非常挣钱了。其实中国的搜索市场是非常非常小的,小到什么程度呢?小到跟我们国家的地位不成比例。我们知道中国的GDP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的GDP,排名前四位,但是中国的互联网搜索市场,可能还不如排在我们后面的英国的十分之一,是一个很小的市场。我们不比欧洲国家,即使跟我们的邻国韩国比,韩国的人口比我们少,互联网人口也比我们少很多很多,甚至我可以讲韩国的搜索网站的使用人数也比我们少很多很多,但是韩国的互联网搜索市场可能是中国互联网搜索市场的4到5倍。所以,中国互联网搜索市场还是一个很初级、很幼小、很不成熟的市场。


   我看到网上有一些批评,讲百度太商业化了,甚至在恶炒恶意点击这种事情,原因是因为在美国Google赔了9000万美金,因为恶意点击。可是有多少人知道这9000万美金不是现金,而是优惠,又有多少人知道9000万美金赔偿是对过去那么多收入的赔偿,这个赔偿只占所有收入的1%都不到。所谓的商业化,大家看这些数字也能够知道,中国互联网或者是中国搜索现在商业化程度其实还是非常低的,跟任何一个邻国相比,刚才我讲韩国,大家都知道韩国的网络游戏发达,但我们国家的网络游戏市场数倍于韩国;我们这里搜索热,但是韩国的互联网搜索市场是我们的好几倍。这样的一个状况,很多很多人不知道,很多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就觉得我们已经发展得非常好了,但是实际上还有很多东西我们需要认真思考,我们需要等待时机,我们需要无线互联网,能够无线宽带接入非常普及、非常便宜,能够越来越多的人上网,能够懂得、熟悉互联网的使用。我在我的博客里曾经写过一个主题:吸烟和上网。我们国家有3亿多烟民,只有1亿多网民。我在那里讲,什么时候这个比例能够倒过来,中国互联网就有希望了。


   谢谢!


作者:何生

《我在互联网大会上的演讲》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