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阿姨说,能回家”

发表日期:2009-02-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每次宝宝生病,都能感觉到她正在长大,就像听见小庄稼秧子拔节的声音似的。

    这个冬天,我和姥姥对宝宝呵护有加,可她还是从12月1号开始闹起来——那也是一年前住进医院的日子。从那天起,宝宝一直断断续续地病着,时好时坏。

    宝宝阿姨腊月二十二回老家,我光荣上岗,要到正月十七,阿姨回来,这期间,我是全职保姆。我也病了,每天子夜准时发烧,不高,但很难受。伴随着我生病,宝宝好了,我想,这也值了。

    除夕,晚饭摆好,各自落座,宝宝把脸贴在我脸上:“妈妈,宝不吃……”电子体温表发出嘀嘀的声音,39度。

    年夜饭乱了,谁也没吃。姥爷给宝宝大姨打电话,半小时后,姐姐和我,带孩子去了儿研所。医生说,才39度,不能看急诊。到了门诊,才知比急诊优越,算上宝宝就两个孩子,做了血液检查,说是病毒感染,回家吃药,没更好的办法。

    宝宝很开心,不管怎么说,出来逛了一圈,还给手指头“照相”,虽说疼了一下、出了点血。满街都是炮仗,那动静让她忙不过来。

    宝宝累了,没听子夜鞭炮就呼呼大睡。这一夜,我一分钟都没睡。孩子每两三个小时就会烧,都在39度多。坚持到早晨7点,烧到39度7,退烧药不能再吃,体温一直上升。不到八点,赶到儿研所。和一年前一样,宝宝直接被送进103——抢救室。对我来说,那是个噩梦一样的地方,但也意味着我们和医生在一起,比在家里安全。

    接下来和一年前一样,输液、退烧,再烧,再退……小孩不会装病,体温刚下来,就玩儿,还没玩儿够,又烧了。折腾到中午,医生说可以回家了,宝宝特高兴,捧着我的脸说:“妈妈,回宝家了!”

    回家两小时,宝宝又烧糊涂了。赶到医院,再次冲进103,还是上午那位医生,说你们别走了,留下观察吧。

    宝宝倒很轻松,坐在观察室的小床上,一会儿提出一个新要求,要玩具、要回家。我说宝宝啊,妈妈实在累,你别闹,还发烧呢。宝宝忽然抱住我:“妈妈不怕,有宝宝。”这是篡改了我说的“宝宝不怕,有妈妈”,活学活用。

    晚上,宝宝有点儿明白了,看样子是真不能回家。一下着急起来。从这时起,不管谁说什么,她就一句话:“能回家吗?”我说咱们先退烧,退烧了就回家。她比我更固执地说:“不,先回。”

    接下来我见识了两岁半宝宝的社交能力。她穿着她深爱的白色“大皮鞋”和红色小裙子毛背心下了地,她对自己这身打扮的可爱度很自信,确认了袖口上的黄色小鸭子还在老地方之后,她抱着会唱歌的小熊维尼汽车试探着走出观察室,穿过窄窄的楼道,直奔对门的103。医生正低头写什么,没注意到她的出现。我们静静看着,谁也不追。她在医生桌边站定,紧抱着维尼车。接着,我听到我的宝宝很大方地提问:“阿姨,能回家吗?”医生从病历本上抬起头,马上又低头对着98公分高的豆丁:“你是几床?”宝宝回头看大姨,大姨说:“6床。”宝宝说:“6床。”医生笑起来:“你的体温多少?”宝宝再看大姨,大姨说:“38度3。”宝宝说:“38度3。能回家吗?”医生说:“还发烧呢……”

    交涉进行到这个程度,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宝宝转身回来,非常认真非常自信地说:“能回家!”大家都笑,宝宝也笑,更加笃定地说:“妈妈,能回家!”

    直到深夜十二点四十分,宝宝还沉浸在“能回家”的喜悦中,但她实在疲惫,终于躺在小床上睡着。这一夜,我趴在孩子床边看书。这里的家长都不敢睡,就那么坐着,看着自己的孩子,等天亮。而这中间还不断有新的小病友加入,103还有更严重的孩子在抢救。这里的妈妈基本都一样。宝宝每次翻身都会睁开眼睛看我,有两次,她竟伸出胳膊:“妈妈,枕宝宝……”等我把头靠在她小小的、柔软的肩膀上,她才闭上眼睛接着睡。

    初二早晨还是输液、退烧。我们在中午离开医院,这个结果是宝宝自己争取的。她和前一天晚上一样,走进103,抱着维尼车,仰起小脸问医生:“阿姨,能回家吗?”这次她已经不用回头看大姨,就能把“6床”、“38度3”都说出来,然后,重复问“能回家吗”。医生拿起听诊器给她听了听,她顺势把维尼车举高,露出小胸脯。这次,我很真切地听见医生说:“能回家,叫你妈妈来一下。”宝宝并不雀跃,很深沉、很小心地穿过窄楼道、绕过急匆匆的孩子家长,为了不被疾走的大人踢倒,甚至停下两次,走到观察室门口,才大声叫:“妈妈,来一下,能回家!”

    接下来直到初五,每天上午我们到儿研所输液。宝宝长大了,学会了自己张开嘴配合医生检查扁桃腺,闭上眼睛等护士给她扎针并且“只哭一声”,配合大人随时量体温,学会了跟我说:“妈妈,宝吃药药,到点了……”

    节日就这样过了,现在,宝宝还咳嗽,已经不发烧。我自己,因为初一在观察室那夜着了凉,也发烧,最高39度6,浑身发抖如旦旦所说似乎又要“创造人生第一次抽疯史”,不过想起一位医生朋友的话,“一次发烧超过39度至少10年不得癌症”,哈哈,又觉得自己中了彩,只是不知道这说法是否当真。姥姥在我们生病期间顽强挺立,保证了伙食供应,到初六开市大吉这一天,终于病倒,发烧咳嗽,“连一个碗也不想洗了”。

    除了轮班生病,其他基本都是好消息。《一百个中国人的梦》之一这本书得了个优秀图书奖,第二本很快出版;憋了好久的小说一直找不到开头的方式,现在终于找到,虽然写的慢,但貌似顺利进行;“寻访行家”系列的采访也找到了比较好的线索,只等按部就班去采访;还有呢,在从事童书出版的老同学的鼓励下,我,开始学习给宝宝写故事了。

    好了,还没出正月,给来这儿的各位拜年。

    对于宝宝生病期间被我频繁骚扰的朋友们,我郑重道歉——请原谅我当时慌了神连累你们不能踏踏实实过年。

    最后,还要替旦旦感谢一年来支持他小生意的朋友们,谢谢你们的慷慨。旦旦已经把他做小买卖的钱都花完了。他给他喜欢的小学老师和初中老师买了礼物,旦旦说,高中老师不送,有贿赂之嫌。剩下的钱他用压岁钱补足凑成1000元,给了从小一起长大的一个女孩——女孩两年前失去父亲,现在得了重病。很多人都给女孩捐钱了,旦旦这次是最多。谢谢大家,这里面也有你们一份。

 

 

日记随手写

谢谢支持旦旦的小生意

张小满的博客

品茗碧螺春的博客

昱迎的博客

当落跑新娘遇见落跑新郎

该把自己嫁出去吗?

依然妹妹请进来

我想有个好婆婆

梅雨秋思

朽雕淡漓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阿姨说,能回家”》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