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焚心之恋》之〈孤单单的身影后〉连载之六

发表日期:2007-09-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袅袅在睡梦中移开了搭在迦亮身上的胳膊。她翻了个身,脸冲着墙壁。
    迦亮一直没有睡,却也一直不敢动。从和袅袅住在一起的第一天开始,迦亮就坚持要在袅袅之后入睡,他一定要看着袅袅熟睡了,才敢移动自己的身体,才敢稍稍调整一下姿势。所有这一切袅袅都不知道。每个晚上,她记住的最后一个姿势是她枕着迦亮的胳膊睡过去,每天她醒来的时候,都会发现他们仍然保持着相同的睡姿。
    “你一夜没翻身啊?”袅袅在第一次有了这个发现之后又得意又心疼地问迦亮。
    “翻了。”
    “那为什么还跟昨天睡着的时候姿势一样呢?”
    “过程不重要,开头和结尾最重要。反正你睡着了,也看不见过程。”
    袅袅不会明白,迦亮为什么要这么注重形式。但这形式让她感到幸福无比。
    此刻,迦亮小心翼翼地转动身体,侧着身子、面向窗子靠住床头。
    从十八层的窗户望出去,除了天空还是天空。袅袅因此常常不拉窗帘。她喜欢在晚上看着窗外的月色和迦亮躺在床上聊天,也喜欢在清晨的阳光里趴着俯看迦亮的脸。
    袅袅说:“你知道吗?太阳和月亮是一对夫妻,他们一个白天上班,一个晚上上班,一年到头只有阴天的时候才能碰面,所以,阴天的时候看不见太阳,也找不见月亮,他们俩在家亲热呢。就像咱们俩。”
    从背后传来的呼吸声均匀而微弱。袅袅正做着她的好梦。迦亮猜想那梦境一定和白天的婚纱照有关。
    月光洒在窗台边上,映着镜框里的照片。女孩子歪着头枕在男孩子的肩膀上,他们的背景是一片灿烂的粉红色桃花。
    那时,迦亮才刚刚下定决心要和袅袅确定恋爱关系。
    袅袅和迦亮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他们学的都是建筑设计专业,迦亮比袅袅高一个年级。来自常州的袅袅是学校里大多数男生倾慕的对象,因为她漂亮而且多才多艺。袅袅经过校园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会引来男生的窃窃私语。曾经,迦亮和一群无聊的男生一起坐在宿舍楼门口的台阶上,给一个个走过去的女生打分。身材、气质、肤色、姿态和头发各占一分。袅袅是被男生们这样集体打量过的女孩子中惟一满分的一个。
    大学校园在迦亮的记忆中总是那么阳光灿烂,虽然,那时候的他也从不对任何人讲自己的心事,仍然和在家乡离开了陈老师之后一样,是一个寂寞而容易陷入惊恐的敏感少年。
    迦亮在大学里没有谈过恋爱。袅袅是他的初恋,也是他惟一亲近过的女孩子。
    如果袅袅没有主动地站在迦亮的面前,他恐怕一生也不会把自己和这个漂亮的姑娘联系在一起。
    袅袅在迦亮工作的第一年那个初夏的一天突然出现在迦亮的办公室里,那时,她正面临着毕业分配。
    迦亮吓了一跳。
    袅袅和在学校的时候一样,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那种一直备受宠爱的女孩子特有的优越感掩盖着她的慌乱和紧张,迦亮一眼就看出来了。
    寒暄了几句,迦亮直截了当地问袅袅:“找我有什么事吗?”
    袅袅直勾勾地看住迦亮:“有。有很重要的事跟你商量。”
    办公室里除了迦亮还有三、四个同事,其中的一位老大姐还曾经给迦亮介绍过女朋友,迦亮只象征性地见了一面就拒绝了。此刻,迦亮感觉芒刺在背,这位老大姐的眼光正逡巡在袅袅身上,好像在说:“原来是这样啊。”
    袅袅才不管这些,只是紧盯着迦亮说:“很重要的事情,你要帮我拿主意。”
    迦亮定定神,对那位老大姐说:“我的小师妹。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在机关大院门口的小林荫路上,迦亮问袅袅:“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要毕业了……”袅袅忽然害羞似地揉搓着自己的帆布包带子停住了。
    迦亮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等着袅袅继续说下去。可袅袅偏偏什么也不说了。
    僵持了片刻,迦亮问:“你是不是想到我们单位来?我听说今年好像不招应届的本科生。不过,你要是想来,我可以帮你问问。你为什么不回常州呢?你们家不是就你一个孩子吗?”
    “是。可我不想回去。”袅袅显得非常执拗。
    “那,你等我消息吧。”迦亮觉得再也没有什么好说了。本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袅袅何必要大老远地从学校跑来,来了又这么囫囵着不肯把话说清楚。
    “等等。”袅袅以为迦亮要走,竟然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迦亮一愣,本能地想闪开,袅袅也像被自己吓住了似地放开手。
    梧桐树粉白色的花朵落了一地,袅袅站在大树下一步也不肯再走。迦亮有些手足无措,他不知道这个女孩子这么任性地跑来找自己究竟是为什么,同时,他又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欣慰。离开学校快一年了,自己从来都是只和男同学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联系,没想到袅袅竟然还记得他这个除了见面打招呼几乎没有过其它交往的师哥,竟然会带着自己的事情来跟他商量。迦亮惊讶地发现,原来袅袅很看重自己呢。
    “你到底怎么了?”迦亮的声音渐渐温柔起来。
    袅袅仍然不说话,低着头,靠住粗大的树干。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迦亮不会哄女孩子,袅袅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他既尴尬又无奈。
    圆润得像一颗颗珍珠一般的眼泪沉重地掉在地上,跌碎在两个人的脚下,袅袅抽动着肩膀哭着,使劲不让自己出声。
    迦亮慌张地翻遍了自己的口袋,找不到纸巾,也没有手绢,又不敢抬起手来替袅袅擦眼泪,只能无可奈何地等着袅袅自己平静下来。
    袅袅无声地哭了一会儿,打开帆布包,抽出一张纸巾来擦眼睛。柔软的白色纸巾饱吸了眼泪再加上被揉搓,掉下来的白纸毛沾在袅袅的眼眶上。迦亮看着这个单纯的女孩子,忽然产生了一丝怜爱,他觉得此刻无助而又伤心的袅袅就像自己的小妹妹一样需要他的安慰和疼爱。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摘掉那白色的纸毛。不料袅袅突然伸出双臂环住了他的脖子,闭上眼睛像下定决心要牺牲自己去成全一种理念一般坚定地说:“迦亮,我爱你。我来找你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个,我要留在北京和你在一起。”说完,袅袅松开手,垂下胳膊,低下头。
    迦亮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惊呆了。一束阳光穿过参差的树叶照在两个人中间,地上的眼泪瞬间被晒干了,娇小的袅袅身上印着太阳的光斑,仿佛如释重负又仿佛在等待来自迦亮的判决。这一切太突然、太出人意料、太近乎于不可能,迦亮无论如何不认为袅袅说的是真的。怎么可能呢?他和袅袅,他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他和一个在印象中浑然不通世事的女人?绝对不可能。
    而袅袅却因为迦亮的不知所措而渐渐平静下来,甚至,她的从容不迫中还夹杂了得意洋洋。她耸起肩膀,重重地吐一口气,挺直身体站定了对迦亮说:“我本来可以回常州,可是,想来想去,我舍不得把你一个人留在北京,所以,现在我决定要在北京找一份工作,正式不正式都无所谓,只要能留下就行。我不是想进你们单位,我来就是要告诉你我这个决定。我知道你一直没有女朋友,你不用告诉我,你已经准备结婚了之类的,我不会相信的。”
    袅袅就是这么突然地一头撞进了迦亮的生活。从那天以后,袅袅开始对迦亮施行“无悔追踪”。她以她自己所说的“无孔不入、无处不在、无时无刻”的方式“誓死纠缠”着迦亮,让迦亮接受她的“我爱你”。
    最终,袅袅找到了一份在一家建筑装饰工程公司做设计师助理的工作。因为没有正式的进京指标,袅袅不可能得到北京户口,也不能享受正式职工的福利待遇,大学毕业的她只能是一个“外来打工妹”的身份。但袅袅还是感到特别开心,她对满脸不安和歉疚的迦亮说:“我就是要用这种自我虐待的方式来让你接受我,让你今生今世觉得欠了我的,你就不能不对我好。”
    他们真正开始一起生活之后,袅袅常常开玩笑说自己是“送货上门”的,迦亮是她“感动了上帝才感动到手”的。这样的时候,迦亮会陷入到温暖的回忆当中。那些回忆总是由袅袅和他的对话组成的。
    ——“你不了解我。你怎么能对一个你不了解的男人表达感情呢?”
    ——“我怎么不了解你?你的一切我都知道。我还看过你的学生档案呢。你小时候得过几次三好生我都知道。”
    ——“可是,小时候当过三好生的人当中也有人长大以后变成了坏人。”
    ——“你不是。你现在是三好大人。”
    ——“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我是想好了才来找你的。
    ——“要是有一天你发现我不值得你这样,你会不会恨我?”
    ——“我不会那么想的。”
    ——“万一那样了,怎么办?”
    ——“你不可以。否则,我会自杀。”
    ——“那样不是让我一生不得安宁吗?”
    ——“我就是要让你一生不得安宁,一生躲不开我。”
    ……  ……
    如果袅袅了解了16岁开始的那个秘密,了解了迦亮在自己的内心世界悄悄掩埋了这么多年却被一个晴川轻而易举地拉动起来的那部分隐秘的记忆,她还会说这样的话吗?她会不会为了自己曾经在那个中午激动地表白过的话和做出的决定感到追悔莫及?
    均匀而微弱的呼吸声让迦亮确信袅袅至今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如果自己不说出来,袅袅永远不会发现他有什么异常。但是,在遇到了晴川之后的这个夜晚,迦亮第一次对袅袅感到了深刻的抱歉,甚至过去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深深的怜悯。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女人来承担这样的命运,为什么一定是袅袅呢?为什么自己必须要服从于这种命运的安排?为什么一定要在离开了陈老师之后这么多年又遇到晴川?
    迦亮没办法解释这一切。

 

未完待续

节选自安顿小说《焚心之恋》之〈孤单单的身影后〉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焚心之恋》之〈孤单单的身影后〉连载之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