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焚心之恋》之〈孤单单的身影后〉连载之四

发表日期:2007-05-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新娘子哪儿去了?”
    晴川把迦亮从桐镇夏末的黄昏拉回到现实里。迦亮有些不敢抬头,抬头就是晴川一如既往的笑容。那笑容像是来自一个诱惑的天使,带着几分天真和好奇,也带着几分蓄意的邪恶,仿佛很多只柔韧的手臂伸长了,一直伸向六神无主的迦亮,只要手臂们在身后相握在一起,他马上就会被带进另外一个更加幽深的世界。迦亮知道那个世界其实并不可怕,甚至也有他期待的美好,但他本能地抗拒了这种牵引和牵引之后身不由己的滑落。他知道,能清楚地看见那个世界的每一处景物并且能够公正地描述出来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换衣服去了,马上就出来。”迦亮在心中吹起了集合的号角,把所有的感觉、所有的意识和全部的理性集合起来,仿佛一个失意的君王被迫要为了自身的责任而重整旧河山。他力求从容和坦然地盯住晴川的脸,拼尽全身的力气把晴川的目光顶回去,“谢谢你帮我老婆照顾我。”
    “哪儿的话?换成谁,也会这么做的。”
    晴川的自然是装出来的?还是他本来就已经修炼到这个目中无人、胸中只有自我的境界?迦亮始终不知道。他只知道晴川的目光不仅没有丝毫的退却,相反,他自己不得不退却了。
    尴尬时分刚刚开始,袅袅就像一颗大救星一样出现了。她穿着迦亮最喜欢的那条白色带小黄花的长袖连衣裙,披着因为刚刚盘起来又散开而微卷的长发走向无话可说的他们:“等急了吗?”
    迦亮摇摇头,疼爱地看着袅袅。出门的时候,他嘱咐过袅袅别穿长袖的长裙子,天气太热,甚至,他替她准备好了吊带背心和短裤。但袅袅坚决拒绝了这个建议:“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让我穿这种衣服。太不严肃了。我要穿你最喜欢的那条裙子。我要让你牢牢地记住我。热死也认了!”
    袅袅摸摸迦亮的额头:“你感觉怎么样?能坚持到家吗?”
    “行。咱们走吧。”迦亮把手搭在袅袅的腰间。
    晴川把一切看在眼里,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像没有看见迦亮的动作一样对袅袅说:“我去给你们叫出租车。”
    “谢谢你啊!”袅袅的一只手放在迦亮的头顶,冲着晴川的背影大声叫着。
    此刻的迦亮背对着晴川离开的方向,他不想也不敢回头看。

    迦亮坐进汽车后座,袅袅主动坐到司机旁边,回过头说:“我带路。”然后转回头对站在车门边的晴川伸出一只手,晴川即刻握住:“我还是要谢谢你。真的。我们结婚,你一定要来。下次来我给你写地址。”
    晴川不看迦亮。车的后门已经关上,窗玻璃也严严实实地紧闭着。但迦亮可以清楚地听到从前面飘过来的、晴川的每一句话:“你们太客气了。别这么说,大家都不好意思。回去一定让他多休息,这两天多加点小心。需要帮忙就叫我。”说着,他从牛仔裤兜里掏出一张白色的小纸片。然而,他没有交给近在咫尺的袅袅,却弯着腰把上半身伸进车门。晴川的胳膊越过了袅袅的肩膀直接伸到迦亮的面前:“这上面有我的呼机号和电话号码。白天我都在店里,下了班,我可以用公用电话回。你们商量好了什么时候来,就呼我。”
    “好啊。让我老公跟你联系。”
    袅袅开始详细地指挥司机该怎么走,既可以躲避塞车又能抄近路。
    迦亮从袅袅斜前方的反光镜里最后一次看见站在路边挥手的晴川。
    他不会知道自己正在看他,可晴川的表情分明是在告诉迦亮,他已经对一切了如指掌。他的胸有成竹让迦亮一筹莫展。
    迦亮痛苦地闭上眼睛。手中的小纸条脆生生地不肯被团起来。一路上,迦亮好几次想把那纸条撕碎了扔出车窗外。但每次又都情不自禁地阻止了自己。
    在家门口,袅袅跟出租车司机结帐,迦亮先下了车。像是被阳光刺痛了双眼一样,迦亮眯着眼睛站着。他忽然觉得周边的人和景物都在刹那间改变了。这里不是他和袅袅一起住的单位宿舍楼门前,而是他的家乡桐镇在正午被太阳照得闪着银色光斑的、狭长的穿心弄;没有出租车,也没有袅袅,有的是少年的他孤独地穿过弄堂的身影,还有陈老师家住的小院子里湿漉漉的门槛……
    出租车启动的声音惊动了沉思的迦亮。在袅袅挽住他的胳膊时,他赶紧把一直捏在手中的纸条胡乱塞进裤子兜里。
    “回家我给你煮粥喝。你就躺着别动。”袅袅把头歪在他肩膀上,轻轻蹭了蹭。
    这个动作让迦亮放在裤子兜里的手彻底不敢拿出来了。
    那手心里还有晴川的体温,那种不太强烈但也绝对不容忽视的温度将长时间地盘桓在他的手心里。晴川的动作一次次在迦亮的心里被重复体会着。递过来的纸条。那久违的、从没有忘记过的修长、苍白的手。那尖尖的、温凉的指甲。那意味深长的、临别前的凝视。
    迦亮如踩着一团云彩一般恍惚着进了自己的家门。直到袅袅催促他去洗手,才不得不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
    冰凉的自来水长时间冲在手心上,他侥幸地以为这样就可以冲走晴川留下的一切。
    躺在自家铺了竹质凉席的床上,迦亮沉沉睡去。袅袅温柔地叫他起来吃饭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袅袅来拉他的手,他才惊讶地发现,睡了这么久,自己却始终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他用另一只手握着曾经接过晴川的纸条那只手,一直没有松开过。
    晴川。
    迦亮在心里念了一遍这个注定不会再忘记的名字。
    当晴川递纸条的时候,飞快地在迦亮的手心里挠了两下。那个动作那么突然又那么准确和不容拒绝。那个动作让迦亮跌进记忆的深处又在瞬间被残忍地拽回来。
    现在,即使仅仅是回想晴川的这个一接触即闪开的动作也让迦亮时时感到一阵阵恐惧。
    晴川。
    这是一个不用提任何问题,只要看迦亮一眼,就能轻而易举地把他的秘密洞穿的人。

    这座二十层高的塔楼是这片宿舍区中最高的建筑,迦亮的单身宿舍在十八层。说是单身宿舍,实际上是一套一室一厅。迦亮刚刚分配到这个单位时,和另一个在北京没有家的男同事合住。一年以后,男同事结婚,搬进了新分的房子,这里就只剩下迦亮一个人。后来,迦亮有了袅袅。
    袅袅。
    靠在床头上的迦亮忍不住歪过头,看看沉睡的袅袅。有一缕头发斜斜地搭在她的嘴角边,迦亮轻柔地替她拂开了。
    这是一个多么单纯的女孩子。此刻,她就躺在自己身边,那么安静、那么踏实地睡着,满足而幸福。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迦亮不能给她带来圆满的爱情。
    他们恋爱刚刚开始的时候,袅袅是那么兴奋和狂热地恨不能让全世界都知道迦亮是她的男朋友,为此她一度热衷于参加各式各样、各种名目的同学聚会,为的就是把她的迦亮显摆给别的同学看。
    “你真傻。其实只有你觉得我好,显摆了半天,别人根本不以为然。”迦亮每次都乖乖地跟着袅袅去参加这些聚会,每次都这样告诉袅袅,“以后,把参加聚会的时间省下来,留给咱们自己,多好。”
    不管是走路还是等车,或者是身边正好有别人,袅袅听见迦亮这么说,马上就会站在迦亮面前,双手环住他的脖子:“你才傻呢。你好不好,当然只有我知道。我这是在造舆论哪,你连这都不懂?我让所有的同学都知道你跟我好了,谁也别想跟我抢。”
    “谁跟你抢啊?!”
    “当然有人抢了。我就是不能告诉你是谁。这是原因之一。还有更重要的,那就是你从此别想跟我分手,有舆论监督你呢。”
    这样的对话伴随着两个人的关系渐渐稳定下来和参加聚会的频率降低而逐渐减少。到袅袅正式搬来和迦亮一起住,他们很少再参加类似的聚会。——袅袅常常会害羞地告诉迦亮:“我现在哪儿也不想去,只想和你一起在家。”
    此刻,回想起过去的对话,迦亮仍然能感觉到当时袅袅的热烈和始终埋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彷徨。
    袅袅了解她身边的这个人吗?
    如果这样问,袅袅一定会特别坚定甚至发急一般地说,她比任何一个人都更了解迦亮。
    然而此刻的迦亮却为了袅袅这种一相情愿的固执而伤感万分:这个世界上除了陈老师没有人真正了解过迦亮,现在,有了一个将会和陈老师一样的人,他,就是晴川。
    闭上眼睛,晴川的模样清晰异常。那是一种惹人怜爱、令人心疼的长相和气质。那双眼睛,满载着江南水乡潮湿的氤氲,把迦亮掩藏在心底里深邃而绵长的思念勾起来,织成一张密实的网,渐渐网住他的整个身心。

未完待续

节选自安顿小说《焚心之恋》之〈孤单单的身影后〉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焚心之恋》之〈孤单单的身影后〉连载之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