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情证今生》(本书共12篇)之二<男人的纯真季节>(上)

发表日期:2007-03-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根据本文改编的电视电影《赵军的秘密》由安地导演,江同主演。

    我只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一个不好的人也是可以变好的,只要他能和好人在一起——《男人的纯真季节》

    我能帮助一个人,能看着这个人因为我获得一种新的生活,我特别得意。我觉得我挣的钱花在这种地方才有用。说白了,帮助小洁是一种鼓励我自己好好做人的方式,看着她好,我就觉得我这个人也干净了。她已经快23岁了,也算是成年人了,可我觉得她和任何女人都不一样。我对她没有占有的欲望,我只是希望她好。我甚至像一个当爹的人一样,怕她遇到坏男人,怕她在感情上吃亏。她每次表示想和我亲近一点儿,我都躲开。我不想让她有任何后悔。因为我是过来人,我知道人一辈子最怕的就是后悔。别的事儿,都能找人帮忙,惟独后悔,要折磨你一辈子。

    采访时间:1999年2月2日
    采访地点:大连东方大厦602房间
    姓    名:赵 
    性    别:男
    年    龄:41岁
    北京人,1977年高中毕业,此后做过建筑工人、推销员,与人合伙开餐厅、歌厅,1992年开办装修工程公司,1994年离婚。1995年开始承接大连市一些装修工程,此后在大连和北京两地之间奔波至今。

    呼我的是赵军的秘书,女孩子非常客气地告诉我,赵军是她的老板,有事情找我帮忙,“他有客人,不能一直等您回电话”。女孩子说,她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老板交代她说,是“个人的事情”。
    见面之前,我和赵军只通过一次电话,我告诉他我到大连的日程安排。电话那边是唏里哗啦翻动纸页的声音,我想他大概是在查日历。嘟嘟囔囔地小声念了一大串日期,之后,他和我约定了见面的时间。
    2月2日上午10:00,赵军准时来到我住的地方。他的个子非常高,人很结实,肤色偏黑,整个面部的线条是刚硬的。这样的长相在表情里没有一丝笑容的时候就会显得非常严厉。走进房间的赵军就是这样毫不故意地板着一张脸。房间里的小男孩看着这个走进门来的、高大的男人,叫了一声“叔叔”就抱起他的游戏机到别处去玩儿,经过赵军身边的时候,他忽然伸出手摸了一下孩子的头。孩子一溜烟地跑着出门,赵军在孩子身后把门关了一半。我说:“关上门吧,咱们聊完了,我叫他。”那一刻赵军的面容空前地柔和:“不用,开着门,他随时能回来。”
    忘了听谁说过,世界上最刚毅的男人也会在看孩子的时候流露出柔情,赵军那种在陌生孩子身上一闪而过的温存,在瞬间之中拉近了我和他的距离。
    我们的话题就从孩子开始了。
    我今年41岁,离婚了。我和我前妻没有孩子。是我的原因。我没有这方面的能力。我前妻的年龄比我小4岁,我们94年离婚的时候,她刚满32岁,还很年轻。我们一起过的时间不到5年,我结婚比较晚。
    其实,我很喜欢孩子,结婚以后我一直计划着能要一个孩子。我前妻也是。那时候我们的经济条件不能说非常好,但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养几个孩子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从小是在一个大家庭长大的,三个姐姐、两个妹妹,一家人特别热闹。我很喜欢那样的环境,觉得现在的独生子女实在是很孤单,就连跟外人打架了,都没有一个大哥或者大姐给自己撑腰。
    几年前,我前妻的一个同学和丈夫一起在新西兰定居了,办了一个公司专门替国内的人办移民。我们还曾经想过要让她移民到新西兰,那边没有计划生育这种政策,可以多要几个孩子。
    发现我不能生育是在91年。结婚那么长时间,一直没有孩子,我们都挺着急。两个人说好了分头到医院去检查,结果出来了,是我的问题。当时我觉得特别不痛快,好像给这一辈子判了半个死刑似的。一开始,我前妻还没有什么,她挺懂事的,知道我心里不舒服,还安慰我,说没关系,先治疗,要是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去领养一个孩子。那时候,我挺感激她的。一个女人,结婚、生孩子是一辈子最大、最重要的两件事,她能这么想,是我的福气。
    赵军站起来,走到门边上,想把门完全打开,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回来:“这屋子里没有排风扇。”
    我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把烟灰缸摆到茶几上:“你随便吧。不是开着门吗?”
    他坐下来,从一个黑色皮包里掏出一盒“555”香烟,用房间里的火柴点燃了:“我特别喜欢用洋火。每次到什么饭店,我都把人家那儿的火柴带走。”
    我觉得女人是很容易变化的,一开始可能都是单纯、可爱的,但是,时间长了,接触社会多了,会成长。这种成长有时候是一种成熟和进步,有时候就不完全是。我前妻在我们结婚时间不长的时候,是一个很依赖我的人,好多时候,我认为她还没长大,还需要我的照顾。
    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前妻是导游,跟我结婚以后,工作了一年,就回家了。她自己不愿意特别累,我反正也无所谓。我们离婚的时候,我给了她一些钱,她现在跟别人一起开了一个店,卖眼镜。
    我觉得我们闹离婚之前,我还是很爱她的。我比她大,她又是那么一个依赖性很强的人,所以,我也想得很简单,就是要努力挣钱,把家庭照顾好。
    我们离婚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我不能生育,一个是我平时特别忙,各式各样的事情特别多,顾不上她。说起来这两个原因其实是一个,你想,我们没有孩子,我又老不在家,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哪儿有那么多事情可干呢?
    可能是在92年吧,具体的时间我记不清楚了,她说她想去上学,学英语。因为她原来是干导游的,但是主要是国内的旅行团,她不能带外国人的团,因为英语不行。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无所谓,反正也不指望她能挣多少钱,只要她高兴,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就同意了。
    后来,她在那个英语班认识了一个男的,现在,她已经跟这个人结婚了,还有了孩子。

    赵军把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残留的烟雾沿着他的手指往上冒起来细细的一缕,他的指甲因此显得有些惨白。
    他和进门的时候一样,依然是毫不故意地板着一张脸。说话的腔调也是很平、很慢,绝对不让人从中感觉到他的心情是不是有什么起伏。
    其实,人这一辈子是什么样,早就是命里注定的。比如说我,我就是注定要离婚的,就算我不让我前妻上英语班,她不认识这个人,她也会在别的地方认识那个人,还是得跟我散。拦是拦不住的。
    一开始,我没发现她有变化。她按部就班上学、回家,我照样做我的生意。那时候,我们俩开始吵架了,她嫌我老是不回家,或者嫌我回家晚。我跟她解释,我刚开始有这个公司,什么都要重新开始,而且,做我们这种生意,社会关系很重要,没有关系、没有人介绍,谁也不会把生意白白送来给你做。像我们这种公司,真是随便伸出手来一抓都能抓起一大把来。不上心、不交朋友根本就活不了。交朋友是为了求朋友给介绍业务,你不投入,人家凭什么帮你?所以,那时候,包括就是到了现在,我还是经常在晚上陪着各种朋友到处消费,我没有兴趣,对那些歌厅、酒吧、娱乐城、吃吃喝喝,我也烦,可是没办法,说白了吧,我再怎么烦,也得坚持到人家玩够了,因为我得给人家买单。我跟她说这些,她不理解,她说我是自讨苦吃,好好的歌厅开着,非要弄什么公司。
    有时候我觉得跟女人没有道理可讲,我折腾来折腾去为什么呢?还不是为了让这个家好,让这个家好还不是为了让家里的这个女人好?你们女的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我这么说,你不生气吧?
    赵军显然比刚刚开始说话的时候放松了很多。
    在我的采访中,经常会碰到类似赵军这种不苟言笑的男人,他们有的比我年龄大。通常他们会在谈话开始的时候表现出一种有些夸张的镇定,好像成熟的男人是不屑于在一个女性面前说自己的感情的。他们会在谈话的过程中不时地观察我的反应,以确定这个听的人是不是能投入并且理解他们的话,而当我们开始逐渐融洽起来之后,他们才肯彻底把那个镇定的面具取下来。
    人的自尊心有时候就是这样的,像那种鲜嫩的小竹笋,藏在一层层硬硬的壳子里面,慢慢地剥开,才能看到庐山真面目。
    我们的吵架逐渐升级,从吵架到砸家里的东西再到她离家出走,最后,到提出离婚。我觉得我前妻骨子里可能是一个很好斗的人,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她和那个人的关系应该已经是很不一般了,所以,她才架着“外国人”的炮往我们自己家里打。她的最后一个理由就是我不能给她带来一个孩子。这个理由也是我最没有能力反驳的,因为我什么都可以改进,惟独这个,我没办法。
    从我前妻身上,我看到了女人的另外一面。女人看起来弱不禁风、风情万种,那是跟你好的时候,真到了关键时刻,女人比男人豁得出去,比男人还敢破釜沉舟。离婚之前,我还是做了最后的挣扎,我说:“你不是说过吗?咱们可以领养一个孩子。你要是真喜欢孩子,咱们可以去捐助希望工程,捐一个小学校我都愿意,要不,咱们去赞助福利院也行。”我不愿意离婚,这是事实。一方面,我当时不知道我前妻其实已经有外遇了,我以为她就是简单地嫌我不好,我不好,我改;另外一方面,我觉得我们俩没有原则问题,而且,我也有私心,她跟我离婚了,我还能娶别人吗?人家知道我的情况,还能嫁给我吗?所以,我还是使劲挽救我们俩的关系。
    当然了,我也够傻的,我老婆跟别人都攻守同盟了,我还蒙在鼓里,要是知道,我绝对不会是那样反应,就更不会给她钱。
    但是,我最后的挣扎也没戏,人家一句话就把我灭了。她说:“你可以领养一百个孩子,有本事你把非洲孤儿都变成你儿子,可那不是我的,你明白吗?我要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己挺着大肚子,挺十个月,我自己把他生出来,让他管我叫妈,你能做到吗?我要自己的孩子,我不在乎他父亲是谁!”
    我相信如果你是我,听见这样的话也会寒心。人家的要求不过分,谁也不能要求别人为了你去牺牲一辈子。有人为你牺牲,那是你命好;没有,也是正常的。我当时就答应离婚,让她把她以后用得着的东西随便拿,需要多少钱,我给。
    我们俩是协议离婚的,她写了一个协议,我签字。她要了10万块钱,我一点儿也没含糊,当天就给她了。我们俩一起去把结婚证换成了离婚证,出办事处的时候,她哭了,说她也是没办法的,让我相信她原来确实是爱我的,只是她太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了。我说我理解她,是我有问题,自己有问题就要自己承担,不能连累别人。我说:“我相信你确实爱过我,现在可能也不是完全不爱了,就是你没爱我爱到要放弃自己要孩子的权利那个份儿上。”她哭着走了。
    那天我也觉得特别伤感,好好的一颗心就跟无缘无故让谁掰下去一块似的。
    后来,过了大概不到一个月,我一个哥们儿告诉我,她结婚了。我当时特别生气,把桌子上的烟灰缸砸了。我觉得我被人涮了,人家给我做了一个套儿,我顺顺溜溜就钻进去了,钻进去了,还告诉人家这套儿做得怎么合适。傻X一个。
    赵军自知失口,迅速地看了我一眼。我假装没有听到他骂人。他抱歉地笑了一下。这是他走进这个房间第一次露出笑容,我发现他的牙齿真白、真整齐。
    大概是为了调节气氛,赵军把他的话岔开了:“你是北京人吗?”我说是,而且,能在大连听到他这么地道的北京话,我觉得特别亲切。
    他把自己的身体向沙发边上挪,斜靠着沙发背。因为个子太高,他的膝盖顶在距离沙发只有不足一米的床沿上:“你真会说话。我没什么文化,建筑工人出身,说话糙。”
    我前妻是用革命现实教育了我,现身说法地让我明白了女人是多么可怕。那时候,我就想,我这辈子,要不就是一个人过了,要是结婚,就找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或者就是跟我一样,也什么都生不出来。谁也不用嫌谁。
    从那时候开始,我过日子就不那么严肃了,就是你们说的游戏人生吧。
    前一段时间,我的一个朋友结婚了。他也是做生意的,娶了一个小学老师,长得不漂亮。我们好多哥们儿都说他傻,公司里面随便一个前台小姐都比他老婆好看,干嘛非找这么一个女人当老婆。我们俩喝酒、聊天的时候,他说:“他们不懂。我老婆不漂亮,职业也很一般,可就是这样的女人才能知足,好好跟着我们这样的人过日子。公司里的小姐是好,我也知道好,可是她们不知足啊。公司里面有钱人多了,比咱们混得好的人有的是,咱们算老几?女人看这些看多了,这山望着那山高,塌实的没几个。”我理解他。生意场是一个大染缸,女人放进去,染不坏也得带上点儿颜料味儿。不信,你去问问那些做买卖的男人,愿意娶这里边的女人的没几个。
    我离婚以后,成天没着没落,也没人管了。在外边到几点都没人打电话找,也没人等着回家了,彻底自由了。
    我没有生育能力,但不影响和女人在一起。这是两回事。我是个结过婚的人,岁数也不小了,我也有需要。所以,那些年,虽然我没有和谁谈过恋爱,也没想过和什么人结婚,但身边也没少过女人。当然,这些女人什么样的都有,大多数是为了挣钱。我知道她们的目的之后,就更不可能跟这样的人动真的了。
    我知道我这样生活是不严肃的,有时候也挺看不起自己,就是混日子吧。
    赵军给自己点烟。显然,他不愿意讲这部分内容。
    我们正尴尬着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像得救了一样。接完了电话,他恢复了常态。

未完待续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三《情证今生》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情证今生》(本书共12篇)之二<男人的纯真季节>(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