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们这段婚姻值多少钱

发表日期:2007-03-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采访/安顿
    采访时间:2006年9月——2007年2月15日
    姚倩,女,35岁,北京人,大学英语语言文学专业毕业,曾在多家外资企业工作。

    2006年10月:理想和现实相差这么远,你说这两种东西哪种更好?
    我和我老公从决定结婚那天起,就在讨论,我们的婚事应该怎么办,婚后应该怎样生活。这个讨论持续了大约有两个月。
    最后我们确定了这样一个类似合同似的约定,是口头的:两家人一起吃顿饭;各自请自己的朋友对方可以不参加;结婚戒指他买,给我买三套衣服包括相配的鞋子不包括首饰;结婚之后住在他的房子里,房租水电煤气费物业费停车费由他负责,这里要特别说明一点,我的停车车位费要由我自己承担,如果我不愿意承担停车费,也可以不开车回来;我的日常用品包括书、影碟、日用品等等,随时需要随时回我原来的房子取,原则上不需要搬过来;因为是开放式厨房,他的房子里不能起油烟,因此我们不做饭,一日三餐自己解决,一起吃饭到外面餐馆,不说明谁请客则两人分担 ;如果一方因为某种原因出现经济拮据,可以要求对方帮助,但境况好转后借款要如数归还;各自的房子、汽车、一切值钱的东西都属于婚前财产,即使离婚,也不能参加共同财产的分配,婚后如果置办共同财产,则双方AA制,分配时一方如果要东西,则必须付给对方一半的钱;不要孩子……还有很多。
    我现在把这些告诉你,自己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们俩,两个相爱的人,谈恋爱两年,都是高级白领,都有超过一万的月收入,他超过了两万,我们因为相爱和想一起生活而决定结婚,我们从没有离婚的计划,可是,为什么?我们俩能有这些看起来根本就是做买卖似的约定呢?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好像都是一场梦。
    讨论这些问题的那两个月,我心里的不舒服、厌倦直到痛恨逐步升级,到最后,我几乎一想到结婚就咬牙切齿,可我老公没有表现出一点儿不开心,相反,他非常起劲,一如既往地告诉我,他是多么想赶快把我娶回家。这就是学经济的男人吧?我也不知道,他的这种算计和他上学时候学的计划统计专业有没有关系。
    我是2005年十月长假结婚的。我们俩以往一直住我的房子,因为我是女人,每天要换衣服、换皮鞋、换首饰……比较麻烦,相比起来,他要简单得多,所以一般都是这样,他需要什么,回家去取,懒得拿走,就放在我这儿。我们都是不喜欢走形式、讲究效率的人,所以结婚尽量简单。那天早晨,我们还是睡懒觉到十点,爬起来,各自给家里人打电话,说好了地点,让大家过去集合吃中午饭,就算是举行婚礼了。饭是他提前预订的。
    那天早晨我很早醒了,懒得起来,觉得心里很乱。我们岁数都不小了,我33,他37,过去的好多同学,孩子都快上学了,我们才刚刚算有家庭。记得我20出头的时候,好像也有过对婚礼的设计,那时候认为应该有白色婚纱,有教堂,有一个英俊的男人温存地牵着手,还有花童,有舞会……外国电影里金童玉女结婚有什么,我的婚礼上就应该有什么。可是,真正这一天到了,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我偷偷看还在睡觉的他,这个人是我自己选择的,这些年,有那么多人从我身边走过去,有的人是我喜欢人家但是人家不喜欢我,有的人是喜欢我却让我瞧不上,就这么阴差阳错地碰啊碰啊,最终碰见了这个人。我们不是互相喜欢吗?也经历了从投石问路到半推半就到死缠烂打的过程,马上,几个小时之后,双方家长一举杯,就算完成了人生最大的一个仪式。而在9月底,一个最平常的日子,还是这两个人,就像排队等着吃工作餐一样坐在民政局的楼道里,等着领结婚证。我还记得领结婚证那天,我们的号码比较靠后,早晨很早去了,却要等,坐在大椅子上,他居然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看报表,我从包里掏出来一本小说,谁也不影响谁,就像两个坐在地铁里的陌生乘客。理想和现实相差这么远,你说这两种东西哪种更好?我躺在那儿,想着,眼睛湿了,可是我说不出来,好像有什么不满意,好像也不应该有、没必要有。
    那天我穿上了他给我买的白色套装,戴上他送给我的结婚钻戒。他从阳台上拿出一束前一天买好的玫瑰,放在阳台上是怕它蔫了,我记得睡觉之前他还顺着最中间的一朵往下灌过凉水。拿在手里,我的手湿了,水溢出来了,他发现了,什么也没说,给了我一块抹布,擦干了。
    我们先去洗车,他说吃婚宴,要把车洗干净,车上坐着他的新娘子呢。洗车的地方就在四环路边上,伙计擦车我们站在一边看着,就像一对要参加活动的男女,怎么想象这两个人的关系都可以,我猜全世界就是不会有一个人能想得到,这两个家伙,是新婚的新郎和新娘。
    他预订的午餐在我看来规格很高,两家算上我们俩和两个小孩,12个人,一桌饭要6600,他说既然简单、人少,那就要精致,不能凑合,6600是吉利数。我还说过太贵了,他说,没关系,我花得起。
    那天我们是他姐姐和我弟弟教育孩子的模范,说我们不愧是现代精英,不追求形式,一切简朴自然,还非常体面。
    午饭散了,他送我回家。他晚上邀请了他们公司的一些朋友,那些人说要给他“饯行”,因为他从今以后就不再属于光棍队伍了。他送我到楼下,说“老规矩,十点锁门”。以前,我们没结婚的时候就是这样,如果十点钟之前他没回来,就意味着他回自己家了,我就不用等他了。
    除了中午吃了一顿大餐、接受了家人们的祝福、把本来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一对老人叫了“爸爸、妈妈”,这一天,和我的每一个节假日、周末都没有区别。我回家换了舒服的衣服,洗澡,做了一个面膜,睡了一个大觉,喝了一盒牛奶。到傍晚的时候,我自己开车出去,先洗车,然后找了一家日本料理店,吃了一份套餐。
    那天他果然没回来。跟以往不一样,他发了一个信息,说“喝多了,新娘子,再见”!我没回,他肯定知道我收到了。这也是我们之间的默契。

    2006年11月:忘不了那个从楼上扔下来的纸箱子,那是一个人被铲除出另一个人的生活时剩下的全部
    我觉得人生就是一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过程,我就是这样搬着一块写着自我保护的石头一步一步走向我老公,最终我想明白了,任何形式的自我保护都会让我得不到纯粹的幸福,然后我决定把这块石头放下,扔了吧,我一扔,就扔在自己脚面上,砸得残疾了,再也不会好好走路了。这时候我发现,原来他跟我一样,早就不会走路了。
    我们俩认识的时候,都经历过恋爱,也不止一次。不是有人说现在在外企工作的这帮人,都是感情上最寂寞、最空虚、最鸡贼、最只想收获不想付出的吗?这话不好听,但其实还是蛮对的,这些人都是人精,好不容易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混到外国人身边挣外币了,你想,从老外兜儿里掏钱往自己钱包里放是多不容易的事情?这么挣来的钱,还能让随便一个人借着谈恋爱给转移走了?真是笑话!这些人成天和外国人在一起,学了业务之外,思维方式也受到不少影响,比如,亲兄弟、好夫妻也要明算账,感情是感情,钱包是钱包。我不知道别人跟我是不是一样,从理智上,我支持这种做法,但是,如果有人跟我这样分得清清楚楚,我还是会不舒服。我们中国女人,喜欢管理男人,首先就是要管理男人的钱包,而且,中国女人以花男人的钱为荣,能让男人在自己身上花钱,说明自己有魅力、有依靠。我也是中国女人,也觉得这样好,也希望能这样。但是我同时也支持女人经济独立、承担自己、分担爱人。当女人坚持经济独立的时候,也是保护自己,防止那些渴望吃软饭的、不求上进让女人养活的男人钻空子。这些年,给女人这种教育的人和事还少吗?包括你的这些采访、你的书,不是也在教育女人,要独立、要精明、要敢于说出自己想要什么、什么是我的?现在离婚的人太多了,身边比比皆是,昨天还相爱的夫妻,今天就有可能为了分财产走上法庭,更不要说那些动用了私人侦探的男女。人和人的关系,现实得太可怕了。这些还不足以把我们这些拼命挣钱养活自己、拼命存钱防老防病的人吓坏了?
    可能我矫枉过正了,所以说是搬起石头砸伤自己的脚。
    你说我爱我老公吗?肯定爱,而且非常爱,不然我不会和他结婚。我相信他也和我一样。但是,谁能保险我们会一直这样呢?我们还没有经历过风雨,谁也不知道人生的风雨来了,我们是同命鸟还是各奔东西,所以,我们俩从一开始就统一了认识,当我们真的成了同命鸟的时候,再把钱这个最后救命的稻草合并起来吧,万一我们不幸各奔东西,至少还能带着属于自己的一个小锦囊权作保命之用。
    因为遇到了一件事,我和我老公开始正视这个“经济合作”的问题。
    大约三年前的一个礼拜天,我和我老公从外面回来,走到楼下,看见我的邻居站在那儿,仰着脸往楼上喊:“求求你啦,千万别扔!”我们抬头看见是他太太,一个装电视机的大纸箱子放在阳台的窗台上,正在往下推。就在我们抬头看清楚的这会儿功夫,大纸箱子下来了。哗啦的一下,跌在地上就散了,里面有衣服、光盘、文具、鞋子之类的东西,全摊在地上。那男人特别狼狈,看看我们,看看那些东西,嘴里骂骂咧咧的。楼上他太太已经不见人影了。因为是邻居,我老公和我不能不过去帮忙。当年他们结婚的时候,还给我们发过巧克力呢,那时也是一对甜蜜的爱人。据说,他们结婚的车队有六十辆车,接新娘用的凯迪拉克,加长的,新娘子的婚纱不是租的,是买的,新郎把新娘抱进了家门。我们帮他捡东西,他憋不住,就说了。他们离婚了,他被扫地出门,房子、车子、孩子都归了女方,女儿是女方坚持要的,他每个月给500块钱抚养费,因为他挣钱多,500块钱好像才是他收入的一个小小零头儿。房子和车呢,买的时候就说好了,写女方的名字,而且,当时他们还没登记,所以全部属于女方的婚前财产,说到哪儿也不该他拿,虽然钱是他出的,可也没有凭据呀。他特别气愤,但是毕竟是有素质的人,不能破口大骂。他说,你们看见了吧?这就是代价,结婚的时候要是知道有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把自己的钱买的东西写成人家的名字,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现在好了,被人给扔出来了,人财两空!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跟我们俩说,吸取教训吧!我和我老公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老公安慰他,算了,大哥,大丈夫千金散尽还复来,就算给闺女了吧!
    我们俩上楼回家,谁也不说话,不知道说什么。我们回到家里居然没议论这件事,该干什么干什么,可我知道,我们俩心里都忘不了那个从楼上扔下来的纸箱子,那是一个人被铲除出另一个人的生活时剩下的全部,太惨痛了。
    到了晚上,我们并排坐在床上,一人一本书,谁也看不下去。还是我先说话了。我说,隔壁那男人,实在有点儿冤,离婚离得倾家荡产了。我老公说是啊,现在的女人是越来越精明越来越厉害了。我不说话,我也是女人。他问我,你会这么对待我吗?我说不会。他笑,说以前那个女人肯定也跟她丈夫说过不会,现在会了,来真的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就认真起来了,我说我们其实也应该规划一下,今后我们也会面临财产问题的。
    那天我们的谈话就到这里,关灯睡觉。
    过了好几天,还是睡前阅读时间,我老公给我讲了一件事。说他认识的一个大姐离婚了,这个大姐特别有钱,最早做印刷起家,后来挣了钱改做期货,没几下子就发财了,运气好。大姐是好人,发财之前和发财之后一直是贤妻良母,他丈夫在单位受气,大姐投资给他开了公司,生意还不错。离婚的时候,大姐怎么也没想到,她丈夫把财产都转移了,公司亏损,家里没存款,结果大姐带着孩子,得到了一套房子和一辆车,别的都归人家了。大姐现在心情特别不好,都变成祥林嫂了,见人就说,再好的夫妻也不能经济上合作,女人应该学会保护自己呀!讲完了,我老公说,你那天说要规划一下咱俩的财产,我开始觉得心里不舒服,现在我觉得应该这样,万一你我有什么变化,不能让你一个女孩子吃亏呀。
    现在你明白了吗?我们之所以能做出那样的婚前约定,就是因为这些刺激。那段时间,我们经常互相给对方讲一些类似的事情,有些是报纸、电视报道过的案例。我们就这样告诉自己,自我保护是多么重要,婚姻和爱情是多么不稳定,我们这样是多么宽容和现代地为对方着想。我问我老公,你爱我吗?他说爱,越爱就越是不能让你没有安全感。
    不能不承认,在这个建立所谓安全感的过程中,有好多次,我特别失落,我觉得我们分得越清楚,我们之间的感情就越淡薄,我们的关系就越生分,可是我说不出口。拍着良心说话,我也真的不敢说,我们现在是夫妻,就能天长地久做一辈子夫妻,不敢说。那就这样吧,我自己主动要这样的,为什么还要怪人家真的这样对我呢?这不正是我希望的吗?

    2007年1月:我要让你养活我,你愿意吗?现在愿意,一辈子那么长,还愿意吗?
    去年年底,我失业了。不再需要上班,住在我老公的房子里。我已经习惯在这里了,而且,我把我的车卖了,想等找好了新的工作,再买一辆车。我这样的人,算资深的外企员工,找一个工作一点儿也不难。可是,我真的很累了,我想休息一段时间,比如半年,然后再出去工作。
    人是不是一闲暇起来就要生出是非?我也不知道我算不算找茬。我跟我老公说了我的想法,他说随便。然后忽然开始跟我说,他想一次性把他的房子贷款还了,因为利息太高,这样月供很不合算,接着他告诉我,现在美金不值钱,他准备把美金都卖了,还给银行,这样以后就没有还款压力了。我听着,心里生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反正就是觉得很别扭,好像我们俩的关系都疏远了很多。我关上我这边的床头灯,他就不说了。等他关灯的时候,知道我没睡着,相信他也发现了我的不高兴,他凑过来亲了我一下,说,还完了房子钱虽然没有积蓄了,但还是能过得很舒服,每个月的收入足够我们俩用了,他说,以后,专心养老婆,你想什么时候上班都成,不上也成。
    那天,我很长时间都睡不着,就像有一块大石头在我心里堵着。我哭了。他发现了,问我为什么,我说不为什么。我问他,我要让你养活我,你愿意吗?他说愿意。我又问他,现在愿意,一辈子那么长,还愿意吗?他说也愿意。我说,那从明天开始,我什么钱也不出了,都花你的,行吗?
    我该怎么说呢?但愿我是小人之心,我没听见我老公说话,他睡着了,没回答我,但愿他是真睡着了,不是假装的……可我为什么就会觉得他是假装的呢?
    那天过去我们照样过日子,我花我的积蓄,他积极帮我推荐工作,看到适合我的招聘广告就替我打电话咨询。看样子,他还是希望我上班。当我去银行交我的住房贷款,他也还是老样子,开车带我去,在门口等着我出来。他从没说过,你没有工作了,你的贷款我来帮你付吧。我卖车的钱有20万,我说,要不你少卖一点美金,先拿这个还贷款吧。他说不用,你也把你的贷款提前还一些吧,把每个月的利息降下来,压力小一些。我再说,要不,咱们把我的房子卖了吧,本来就你我两个人,要这么多房子干什么?还不如变成钱。他说不用,现在存房子比存钱还合算呢,再说当年买这个房子那么便宜,现在早就升值了。我说那为什么不卖呢?不是说过两年房子就不值钱了吗?他说现在卖房子是有价无市,不是一下子就能卖出去的,等等看吧!……反正,说白了,我们俩还是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
    过去,我有工作,忙忙碌碌,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信心,每个月到了那一天,就有人给我的信用卡里面注入一笔钱,一切都是稳定的。现在,生活突然停在了一个点上,就像一只钟,永远停在一个时间,我忽然发现,一切都是不稳定的,充满变数,就连我的婚姻,也是如此。两个把钱分得如此清楚的人做了夫妻,还能实现互相指望和互相扶助吗?我们的日子里,哪一样扶助不需要钱啊!
    我就这样想着,越想越觉得悲凉。我忽然开始质疑了,难道只是我在受到邻居男人的刺激的时候搬起了自我保护的大石头吗?难道我老公就没有这样的想法吗?难道只是我在害怕变故和损失,而他就不害怕吗?回想当时我们终于要“好夫妻明算账”的时候,我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我甚至觉得,他那个离婚大姐的故事,很可能是他编的。

    2007年2月15日:婚姻里的男人和女人真的能平权吗?
    过完春节,我要出去工作了。我看中了一辆车,只有两个座位,我想两个座位够了,我自己开车,旁边的座位放我的皮包和大衣。
    我们准备了红包,他给他父母和他姐姐的孩子,我给我父母和我弟弟的孩子,春节我们邀请大家吃一次饭,因为人多,在家里做麻烦,他在外面预订了,这笔钱还是他出。
    昨天我收到了他送给我的礼物,一条镶嵌了一颗红宝石的项链,因为情人节这一天也是我的生日。我说我的生日真不好,耽误了多收一份礼物。
    我老公升职了,他的收入更高了,他还是说,好好存钱,以后和老婆一起安度晚年。
    经济上,我们还是老样子,已经成为习惯,不用再改变。
    昨天晚上我们在家里喝酒聊天,我问他,婚姻里的男人和女人真的能平权吗?他说我们俩就是平权的。我可能喝多了,我说其实这样不好,从一开始,男女就不可能平权,我们家,男人挣钱多,女人挣钱少,男人60岁退休,女人50岁就没工作了,那么,两个人结婚的时候就应该约定,男人要给女人付抚养费,而且,一切生活费用应该男人承担,当然,所有的记名财产也可以写男人的名字。这样多好啊,到最后,万一过不下去,男人留下房子之类的,女人带着钱,买什么也来得及。我老公说,你们怎么那么合算啊?!我说,你瞧,你这个人就是这样,什么都用合算不合算来衡量!那你算算看,我们这段姻缘,值多少钱?

    安顿采访手记:你的、我的,我们的……钱
    姚倩给我写任何邮件都不会忘了署名:爱钱如命的女人。知道她这是在自嘲。
    她的故事断断续续地讲,讲到这里算告一段落。她问我:“你觉得我们俩能算是好夫妻吗?”我想了半天,说“应该算吧”。她就哈哈大笑,说:“你拿不准,对吧?”我采取了躲避的态度。
    老实说姚倩讲述的这一切让我也挺“受刺激”,以前,我一直觉得两个人结婚之前,各自的钱是自己的,有“你的”、“我的”之分,结婚之后则不一样,你和我,变成了我们,那么钱呢?应该是“我们的”。我这样说了,姚倩问我:“你们?你现在说的你们是你们,可你能保证以后你们不会重新变成你我吗?”我不能保证。虽然我希望不会变。
    既然是这样,那么,你的和我的钱,什么时候变成我们的钱,才是合适的、安全的?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我把姚倩的故事给我身边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大概讲了一下,老人说了这样一件事:她小时候住的那条街上,有一家中药铺,有坐堂的老中医,有名贵的药材,还有两块匾,上面写着“悬壶济世”和“妙手回春”。她问过那老中医,妙手回春,就是承诺包治百病、救人性命吧?老中医说“未必”,尽人事听天命,药要到,能不能药到病除,就要看运气。后来,她发现这条街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家寿衣棺材铺,和中药铺居然是一个东家。她这下明白了,药到不能病除的人,去了那里。最后,她说:“人都希望每天的日子往好处走,也会这么努力,但是能不能真的这样,就要经过时间的检验,万一走不到头了,就好比从中药铺去了棺材铺。一个东家开这样两个店,在人生的变数出现之前做好了两手准备,总是聪明的。”
    过来人也这样说,看样子姚倩并不缺少支持者。可我还是免不了会从这些理智的观念上拐弯,忍不住想,那么,我们婚姻中的理想主义和浪漫情怀呢?婚姻不是两个人身心俱在的合二为一吗?这种“合”,是不是应该把钱从中间拿出去?这么一拿,这个婚姻还好吗?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我们这段婚姻值多少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