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平常人也谈恋爱

发表日期:2007-01-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采访/安顿
    采访时间:2007年1月20日
    采访地点:北京望京华堂商场地下一层“面爱面”快餐厅
    大胖,男,43岁,北京某机关公务员。
    二胖,女,42岁,北京某机关公务员。
    小宝,男,13岁,北京某中学初中二年级学生。
 
    安顿采访手记:舍不得扔的好旧鞋
   见到大胖一家那天是我的采访经历中难得的快乐时光。
    之前,二胖负责和我商量“勾结”地点。第一,要距离我近,照顾我这个坐11路汽车——步行——的人;第二,要符合她儿子的要求,必须有小家伙正好想吃的快餐;第三,最好是商场,她要给她丈夫大胖买一件羽绒服,不能太贵,也不能是“没牌子的”。把这些都给我讲清楚了,我说看样子我没什么发言的余地了,等你们通知好了。
    采访的那天早晨,二胖发短信说讨论有了结果。他们选中了望京华堂商场的地下一层,既能满足买羽绒服的愿望,还有儿子迫切想吃的“骨汤拉面”,而且,我“以散步式”走到那里,不会超过十分钟。
    “中不?”二胖问。
    “中。”我说。
    我站在商场门口等,路边上就是地下车库的入口。一辆很小的车在入口处减速,后窗玻璃摇下来,有人叫我的名字。这就是大胖一家了——他们挤在这么小的车里,空间显得比较紧张。车子缓慢前行,开车的大胖严密注视前方,二胖把前风挡上面的一块挡板拉下来,我猜是在照镜子。
    第一个节目是吃面,虽然没到吃饭的时间,但孩子已经按捺不住。二胖要求大胖和孩子一起吃,因为“他们俩早晨什么都没吃”。热气腾腾的面条让好心情好上加好,孩子吃得满头细汗,夫妻俩看着眉开眼笑,那时节我觉得有这样一个和谐的家庭真好。二胖说“没钱你就不觉得好了”,大胖说“没钱也好”,孩子说“没钱不好,没钱没有面吃”。“那就是不能没钱,也不用有太多钱了。”二胖给孩子擦汗。孩子说“对”。
    我们坐下“开工”的时候,孩子被打发走了,商场附近新开了一家玩具城,正在做广告,孩子想去看看。二胖给了几十块钱,具体多少我没看清楚。孩子从裤兜里拿出一个钱包——纸叠的,打开有好多层,一层里面放十块,合上,看起来一个鼓鼓的大钱包!二胖说:“只许看,不许买。”孩子喊一声:“知道。”
    夫妻俩说故事之前,先给我看了一篇儿子写的作文,《我的家》,其中有这样的话:
    我的父母就像一对好哥们儿,他们俩都很胖,穿一样的衣服,都是休闲的;戴一样的手表,一个牌子,一大一小;还一起喝酒,我妈喝啤酒,我爸喝白酒。当然了,他们俩也一起训我,一个比一个严厉……我有时候想,幸亏他俩没一起打我,不然肯定是我妈按着我爸打。
    去年,我妈被人骗了,说xx保健品能让她越来越年轻,化妆品能让她越来越好看,我妈每个月都要去买500块钱的。那段时间我妈特别高兴。我爸和我都没觉得她年轻了。我爸悄悄告诉我,不要说,不然我妈会不高兴。我爸就这样,明明知道我妈上当了,还陪她去买。
    我觉得我爸和我妈挺好的,不打架,老是乐呵呵的。他俩就像我和我的纯棉袜子,谁也离不开谁,谁也不嫌弃谁。
    我看作文的时候,夫妻俩谁也不说话,认真地盯着我,直到我笑起来,二胖喘了一大口气,也笑了:“都挺好的,就是最后这袜子比喻,多臭啊!”
    那天二胖给儿子更正了一下,说幸福的婚姻或者亲爱的老伴儿好比一双合适的旧鞋,平时放在一边,想不起来穿,有时候还觉得这破东西碍事,是不是该扔了?拿起来想扔,没舍得扔又放回去了。等真到了有事儿出门要走远路的时候,还就是这双鞋最好、最舒服,别的鞋样子再好,也代替不了。这样的鞋是能穿一辈子的。
    “是不是,大胖?”二胖问。
    “是。”大胖说。
    看着他们俩,我想,这样两个人,走了多少路、看了多少风景才发现了彼此的好?也许他们的可贵和幸运就在于迟疑的那一刹那定了定神,这一定神,把对方重新看进眼睛里,看出来情爱看出了火花。要是每个人都能拥有这样一双好鞋,而且怎么也舍不得扔,是不是我们就再也不用把感情这东西拿来掰开揉碎地琢磨?
    我写他们的故事那天下午,二胖给我打电话,开玩笑说他们的故事可以叫“胖子们的幸福生活”,我说我能写出来的很少,还不足他们讲的四分之一。我很感谢他们,这些年,听过了那么多复杂的悲欢离合,这些天,我被他们这个简单而快乐的家庭深深地打动。
 
    大胖:追不上就赖,被甩掉就黏,要离婚就耗,反正就是不能分手
    我来之前都没想明白,怎么就答应了要来。老婆说她决定了,我说那我也算决定了吧,孩子也大了,有一天孩子看见我们这段事情,应该会觉得他爸他妈当初走到一起是对的,老婆说,两口子过到最后能给孩子带来这种感觉,就是成功的。
    前几天我上网瞎看,看见一篇文章,说现在很多人都不结婚了,即使想要孩子,也不一定非要结婚。当时我就想,要是现在我25岁,我还追我老婆吗?还想结婚吗?估计我跑不了,还是要过传统的日子,结婚、生孩子、养家过日子,一样也少不了。我估计大多数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没什么特别的能耐,挣不了太多的钱,心里想着孝敬父母也包括传宗接代,那哪儿能不结婚呢?不知道多少年后我儿子他们怎么生活,应该相差不太远吧,他毕竟是在我们这种传统家庭长大的,要走正常的路。
    你看见了,我们一家三口的样子。我和我老婆,坐在这儿,没准儿你会想,你们俩还有过谈恋爱的时候?你们俩也太平常了。是啊,平常人,也谈恋爱,多平常的人,都有可能弄出惊天动地的浪漫来,只不过这些人没机会说出来就没人知道。
    我和我老婆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她家住楼,我家住平房,离得不远。我们俩同年,从小学一年级就在一个班,初中、高中,都是,这就叫青梅竹马吧?我老婆年轻时候比现在漂亮,但是在班里不算出众的,最多就是看着顺眼。我,你看见了,现在这个样,年轻的时候也好不到哪儿去。我老婆问我,小时候是不是就看上她了,我哄她高兴,说是啊,其实也不完全是,那时候狗屁不懂,闹不清什么叫看上,就是觉得这人不错,家教特别好,心眼也好。那时男生和女生不在一起玩儿,看上也不敢说。真正开始追她,我们俩都上班了。
    我跟小孩他大舅是好哥们儿,借着找他大舅的机会,能接近她。说起来老婆可能心气挺高的,我去她家,她根本不正眼看我。后来她哥跟我说,人家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好像在银行工作,又高又瘦一男的,她哥说,你丫得抓紧,要不没戏了。我想不出来应该怎么抓紧,她哥说,要不我替你丫说?我们俩就策划了一下。我趁着有一天她在家,假装去找她哥,其实她哥不在家,我说我有两张电影票,是《爱情故事》,美国电影,不好买票,请她一起去看。本来想着她可能不答应,没想到她还真答应了,后来跟我说不是我有魅力,是电影很诱惑。我们那时候,可口可乐没现在这么普通,听装的,更牛。我买了俩,装在皮衣兜里,骑自行车到单位接她。她说她坐公共汽车去,我说我带着她。她也没犹豫。这个后来她也告诉我了,说是因为从小就是街坊,一块儿长大的,不意味着喜欢,就是不见外。
    那以后,我请她看电影、划船、滑冰,我想办法买天桥剧场的歌剧、舞剧票,人艺的话剧票,说实在的,后来她看这些东西还是因为受了我的影响。慢慢的,我觉得她不讨厌我。那时候那个银行的也追她,我还碰见过。有一天我去她家,那男的也在呢,俩人坐在写字台边上,一边一个,谁也不说话。我老岳母显然不喜欢那个人,就叫我,大胖,去买一斤韭菜去,我给你们包饺子。我就去了。她哥早就告诉过我,我老岳母觉得我老实,知根知底。我觉得这就是告诉我呢,不把我当外人。等我回来,那人走了。她坐在屋里不高兴。我说我刚买了一本《中篇小说选刊》,挺不错的。她也不搭理我。那时候我买各种文学杂志,她都是跟着我看的。
    长话短说吧,这男的是因为觉得她态度不明朗追到家里来的,她态度不明朗是因为他们家除了她自己谁也不觉得那个人好,包括她妹妹,都不喜欢那个人。我觉得机会来了。我什么也不说,就是对她好。我老婆这么善良的人,就吃这一套。
    我就是用这种软磨硬泡的方法追上她的。这中间她也想甩掉我,我就是黏着不走。人家给她介绍对象,我还鼓励她去见面,她每次都告诉我她去了,后来她妹妹跟我说,她一次也没去过。我那时候的策略就是追不上就赖、被甩掉就黏,反正就是不走。我不觉得丢人,我喜欢她,我就这样。以后我跟我儿子也会这么说,喜欢人家,就要自己努力,创造条件,男人就应该这样。88年,我们俩结婚了。我是家里的独生子,我说你说吧,想怎么办,我都答应。老婆是规矩人,不乱提要求,我们请客、大办了一场,她也挺高兴的。后来生了我儿子。老人给带着,我们俩还是很自由。
    我觉得两个人能一起过日子,还是有缘分。没有不闹别扭的家,勺子和嘴还有打架的时候呢,打架归打架,不能说分开就分开。
    我老婆挺厉害的,我们家到现在也不是我说了算,但是我吃准了一点,她善良,心眼好,这就全有了,不管发生什么事,这个最重要。
    我们俩闹过别扭,最严重的一次是我儿子三岁半的时候,她回娘家住了一年多,那次我觉得她是真要跟我散伙了。这段事儿我儿子不知道,可能小孩太小,不记得了。留着让我老婆跟你讲。我那时候心里也挺难受的,可是我就是不说离婚,她也不说,我们俩谁也不搭理谁,可是谁也不说离婚。两个人千辛万苦走到一起,不是为了离婚的,这是后来我老婆跟我说的,想过离婚,但是说不出口。我是根本没想过,我就是觉得,你闹吧,你怎么折腾都行,就是别说离婚,就算是说了,也没关系,我就跟你耗,耗到你没力气闹了,就该跟我回家了,反正不能分手。
    我这些事儿,给现在的年轻人看,没准儿觉得这人真没出息,不就是离婚吗?那还不简单,办个手续就成了,可我不这么想。我觉得离婚最受伤害的是孩子,其次是女人。人家答应你,跟你结婚了,人家就是托付你一辈子,吃好吃赖、穷过还是富过,那是靠你的本事和运气,能不能好好承担人家一辈子、让人家心里有着有落,那是看你的人品。我用当初追她那种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挽救我们俩的家,我不觉得没出息,挺光荣的,事实证明我们俩现在过得挺好,我当年是对的。
 
    二胖:人总是最容易忽略身边的好东西
    我们在家就说好了,闹别扭这一段我来说。前些日子看见我儿子写我们俩的作文,我跟大胖说,幸亏咱俩那年没真的散伙,不然不知道儿子这作文怎么写呢。
    我年轻的时候确实没一眼就看上他,后来真跟了他,我也想过,怎么以前没发现这个人呢?人总是最容易忽略身边的好东西,这一点,其实在结婚之后也适用。如果时光能倒流,退回到我25岁那年,我还会选择他吗?这个问题我们互相都问过,我说可能不会了。但是会选择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我觉得这是诚实的说法,那种说下辈子还是要你的人,如果不是经过了一辈子到最后才说出来,多半是有目的,或者是忽悠对方,或者是鼓励自己,反正不是由衷的。这辈子能过好就是最好,我们怎么想得明白那么遥远的事儿?
    我们俩那次闹别扭可是旷日持久,说起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孩子。大胖是独子,上面一个姐姐。我们儿子在他家也算是千顷地一棵苗。我有哥哥和妹妹,但我儿子是这个家的第一个隔辈人,金贵得不得了。我自己也是心气特别高,设计了无数种培养教育方案,恨不能将来我儿子能当总理。本来夫妻两个人来自两个不同的家,生活方式也不完全一样,现在有孩子了,矛盾就全来了。而且,两家还抢着带这个孩子,谁抢不到谁就生气。
    我那时候是真看不惯大胖家那种带孩子的方式。孩子出生了,我爸我妈什么都给孩子买新的,几点吃奶、几点喝水、几点吃水果都有规定时间,孩子的衣服、玩具,什么好买什么。他家不是这样。爷爷奶奶讲究给孩子穿百家衣,别人家小孩穿剩下的衣服,拿回来我儿子接着穿,说这样的孩子好养活、皮实。后来形成了孩子在他家穿百家衣,在我家穿自己的新衣服。后来孩子能吃饭了,我爸我妈给制定了时间表和食谱,喂得特别仔细。爷爷奶奶也不是这样。我那时候是真受不了。大人吃饭的时候,孩子抱着在边上看,奶奶拿一块馒头蘸上菜汤,一个手指头顶着就给孩子塞嘴里了,自己还舔舔手指头,接着再来一块。我不能批评老人,就跟大胖说,让你妈别这么喂孩子,脏死了。大胖说,这怎么了?我小时候就是吃我妈手指头上那块馒头长大的,也没脏死,你别那么多事儿!这不是矛盾就出来了吗?我心里生气,可也没办法,就想方设法把孩子往姥姥家带。我回家跟我父母说了,我父母也觉得不然还是让孩子回来吧,让我妈给带着。可是孙子是人家的,奶奶还舍不得呢!
    为了抢孩子,我们可没少闹气。有一回,我爸和我妹妹打了一个面的,带着我,回奶奶家接孩子,说姥姥想他了。那天孩子没在家,说是跟爷爷逛商场去了。我们就在门口等着,偏偏就下雨了。一会儿他们爷儿俩回来了,爷爷骑着小三轮车,孩子坐在车斗里面,穿着一个绿色的小破背心,也不知道是谁家孩子穿剩下的,手里拿着半块西瓜,吃得满脸都是。看见我们,孩子一高兴就站起来了,爷爷一急刹车,孩子“乓”就撞在他后背上。我爸看着都心疼死了。我上去就把孩子那半块西瓜给拿过来了。那天我把孩子抱回我妈家,第一件事就是把那小绿背心给扔了。
    我那时候每天下班的时候,都能赶上奶奶带着孩子在外面玩儿。每天,就那个时间,孩子玩儿得一身汗、一脸泥,手里还总是拿着一个小烧饼儿,垫着一块纸。奶奶说他最爱吃这种小烧饼,热的,还有一个芝麻酱心儿。最终让我跟大胖闹起来,就是因为这小烧饼。那天我下班回家,老远就听见我儿子在喊呢:“晚报!晚报!”我说这孩子怎么帮着卖晚报去了?走近了一看,好家伙,我儿子穿着一件露肚子的羽绒坎肩,里面是一件灰了吧唧的小绒衣,站在我们大院门口一辆平板车上,手里拿着每天必拿的小烧饼,身边是一个卖报纸的小车子,吃一口烧饼喊一嗓子,“晚报”!他的手比那张垫着烧饼的纸还脏。我当时都气疯了,一把就把儿子抱起来,问他奶奶在哪儿呢。卖报纸的人说奶奶回家熬粥去了,让他给看着呢。我没回家,抱着孩子直接回我妈家了。
    那天晚上,大胖来找我,我说我不回去了,孩子也不能回去,我实在受不了了,这么带孩子,就把孩子带成小叫花子了。大胖也挺生气,他说这是你不对,你这么说就是看不起我父母,这可不成,我父母怎么了?都是朴实的好人。我小时候,他们就这么带我的,给我吃一大碗炒老倭瓜,都蹭在鼻子尖上那么老高一大碗,我不是也长这么结实?带孩子的手法不一样,都是亲生的,谁能把孩子害了?我说你们这么带就能把孩子害了,我不回去了,要回去你回去。大胖一生气,就走了。从那以后,一年半,我一直带着孩子住在娘家。
    现在想起来,一年半的时间,我们俩不在一起,每天各回各家,谁都没有别人,真是不容易,万一要是有一个人这时候见缝插针插进来了,我们可能也真就完了。
    爷爷奶奶想孩子,怎么办呢?大胖就来找我,我说不行,他们那么带我不放心。大胖说要不就这样吧,一家一个礼拜,怎么样?开始我不答应,后来我妈就劝我,说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不能这样,要是觉得在爷爷奶奶家那一个礼拜委屈了,回来咱们给孩子补上,再说,爷爷奶奶也是亲的,怎么能委屈孩子呢?我才勉强同意了。那时候我儿子也惨,他有一个小包袱,里面包着他的衣服和玩具,他管那个叫“行李”。每次大胖来接他或者我去接他,他就问:“几天?带行李吗?”就这样,我也是千方百计争取不让孩子回他们家。
    大胖也想孩子,后来他说他是想我们娘儿俩。可是他也不好意思来我妈家吃饭,呆着不走,怎么办呢?他下了班,在外面吃饱了,来看看我们,再回家。
    这就说到后来我怎么又回去了。有一天,大胖来了,我爸我妈出去遛弯了,大胖跟我说了一件事。他每天上下班坐地铁,那时候地铁月票不好买,他下班在我家门口的小饭馆要了一瓶啤酒、一碟花生米,刚要吃,一只苍蝇飞过来,一头扎进啤酒杯里淹死了,这个恶心。这顿饭甭吃了。还不算完。结账的时候服务员说了,刚才您掉了一个东西,别人给捡走了。大胖一摸兜,地铁月票没了。他说那服务员,你怎么早不说?服务员说,看捡东西那个人挺厉害的,怕他打我。大胖气死了,觉得怎么这么背!他说,你们娘儿俩不回来,我什么心思都没有。我当时心里挺难过的。
    后来又有一天,大胖来接我们俩出去吃饭。你看我长得不好看吧,还挺要面子的。大胖穿了一件夹克,我说这不成,你回去换西服,儿子要吃“大饭店”,那时候跟现在不一样,穿西服牛呢!大胖是老实人,就回去换了。我和儿子站在车站等他,他走过来的时候我就看着他的一条裤腿别扭,等走近了,我看清楚了,那么大一块油在裤腿上,灰色的裤子,一个大黑油裤腿。我当时心里难过极了,这叫什么呀?我的家变成这样了,家不是家了。我们俩谁都没人管,连牛郎织女都不如。
    大胖可能也感觉到我跟以往不一样,他不是会黏吗?他就趁机劝我回家,说儿子快五岁了,送幼儿园吧。几天以后,给儿子找好了幼儿园,我们就回家了。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我和大胖还是挺有缘分的,我们就那么闹,谁也不说离婚。我一直觉得离婚不是好事,虽然说现在离婚的人很多,人家可能比我们过得还开心,但我还是觉得那是要互相伤害的,特别是伤害孩子。打架可以,离婚必须慎重。
    可能慢慢年纪大了,对感情的要求也不那么较真了,我觉得两个人能和谐相处、共同承担家庭责任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大胖也问过我,我们俩这是爱情吗?我说是啊,我爱儿子,第二爱自己,第三就是你了,你应该知足,你最起码榜上有名,奥斯卡还有提名奖呢,你这就是提名奖了!大胖也觉得不错,他跟我一样。

(有删节)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平常人也谈恋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