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绝无禁忌》(本书共12篇)之二<我就是要把这个家拆掉>(下)

发表日期:2007-01-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说到这里,周晓燕的眼睛潮湿起来,泪光让她的双眼看起来朦朦胧胧。她把吸管抽出来放在盘子里,拿起杯子一口气把剩下的橙汁喝完。她的右手捂住杯子口,左手伸给了我。
    握住周晓燕的手那一瞬间,她竟死死地抓住我。我发现她整个人都在发抖。那一刻我不知道应该安慰她还是应该表示赞许或者别的什么,确切地说,我不知道她此刻需要的是我的什么样的反应。而我最真实的反应是,这是一个勇敢而懂事的孩子,她甚至比我这个跟她差不多相差了两代的人更加明白自己需要什么,更加明白家庭对于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孩子意味着什么。她用她的观念教育了她的父母,也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我要告诉你,那天晚上,其实我还是哭了。我哭了很长时间。我忽然觉得我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且,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觉得从此我是一个没有家的人了。我明知道原来那个家对谁都没好处,也知道我这样做其实也是解放了我的父母,但我还是觉得难过。我知道我做对了,可是就是特别难过。我为我的父母感到很悲哀,他们都那么大岁数了,连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他们不明白人一辈子最重要的是自我感觉好,而不是为了所谓责任感就放弃自己的感情追求,他们明白这么一个道理用了半辈子的时间,而且是他们人生中最好的一大段时间。他们的代价太大了。
    后来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他们俩居然再也没吵过架。我进入了最紧张的阶段,然后,我考上了第一志愿。
    高考一结束,我就陪着他们去了街道办事处。那天也特别有意思。
    爸爸、妈妈是协议离婚,不需要经过特殊的程序,只要双方认可离婚和财产上没有争议就可以了。出家门的时候,他们俩一起问我,说财产上他们没有分歧,惟一的就是我,因为妈妈已经决定了回上海,外公、外婆的财产也够她生活了,回上海是她的梦想。而我要在天津上大学,只能跟着爸爸,他们问我有没有意见。我说没有,我可以平时回爸爸家,假期去上海陪妈妈。
    他们俩进了街道办事处,我在外面等着。过了一会儿,他们出来了。两个人都没有难过。那天我们在外面吃饭,气氛也很好,吃完饭,他们带着我到天津最好的商场去买上大学要用的东西。我们还是一家人,我走在他们俩中间,一边拉着爸爸,一边拉着妈妈。
    妈妈离开天津之前,我们三个人一直还是住在原来的家里。
    妈妈回上海时,我已经开学了。我请了假跟爸爸一起送她到火车站。妈妈跟爸爸说:“以后,你不光要照顾自己,还要替我照顾女儿,你多受累吧。有任何困难,一定要告诉我,我随时都可以过来。”爸爸跟妈妈说:“你一个人在上海,处处要小心,年纪大了,身体最重要,有困难别不说话,什么时候想孩子了,就回来。这儿也是你的家。”
    从我有记忆以来,就没见过他们这么客气和体贴地跟对方说话,两个吵了半辈子的人,在最后分手的时候,都是这么的温柔……
    周晓燕终于忍不住哭了。眼泪淌在脸上,像两条细细的小溪。她抽动着嘴角,努力地想对我笑一下,可怎么也做不到。
    她像个孩子一样伸出双手来握住我的手,声音颤抖着问我:“安顿,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是对的?我知道我是对的,可我还是想让你也肯定我。”
    抚摸她的双手,我的心里被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慨塞得满满的。她其实还是一个孩子。当她按照自己认为正确的道理义无反顾地做了这件事之后,她还是有很多的疑惑、很多的不安和很多的失落,她并不像她自己所说得那样坚定和顽强。目睹了父母不愉快的婚姻,亲身经历了亲生父母的分手,即使那是世界上最和平、最坦然的告别,对于一个刚刚准备要走入社会的孩子来说,也不可能没有一点冲击。但是,周晓燕能做到的事情,有多少人能理智地去做?有多少号称有过丰富阅历的人能如此冷静地面对爱情的失落和婚姻的破损?
    “任何一个能让人活得更幸福、更像一个人的选择都是对的,对你、对你父母、对所有的人来说,都是这样。你为什么要怀疑你自己呢?爸爸、妈妈分手之后,你的感觉更好吗?他们的感觉更好吗?如果是这样,你肯定是对的。”我递给她纸巾,她不好意思地接过来,低下头擦脸。
    我招呼服务员过来,问她:“你还想喝什么吗?你说过,你一说话就容易口渴。”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妈妈特别喜欢喝咖啡,好像你也喜欢,我想,我也要一杯咖啡吧。”
    我替她要了一杯Cappuccino:“据说,这是一种让人心情特别好的咖啡,而且能给人自信。我希望你能这样。能告诉我,你爸爸、妈妈分手之后怎么样吗?”
    她乖巧地点点头。
    他们分开以后,都比原来状态好。爸爸的工作很紧张,过去,他总是皱眉头,现在,虽然很累,但他的心情比原来好,也比原来有情调了。特别有意思的是,妈妈回上海之后,她反而开始沿用妈妈的生活方式了,那些酒杯也都能分清楚了,拖鞋也不会穿错了,也懂得收拾房间了。不过,爸爸一直没有女朋友,我提醒过他。我们之间现在可以谈这个问题。我对爸爸和妈妈都这么说,要是他们遇到了让自己有感觉的人,可以尝试在一起。而且,我鼓励他们试婚。真的,我真这么想。两个人不在一起过日子是不会知道合适不合适的,只有真正在一起生活过了,才知道对方是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爸爸说:“你不是鼓励爸爸非法同居吗?爸爸这么大年纪,还干这种事,你不觉得丢脸?”我说我真不觉得。日子过得好不好,只有自己心里明白,他们都经过了一次不愉快的婚姻,我真不希望他们再犯同样的错误。本来他们的好时光就不多了。
    而且,你想不到,我妈妈已经先走一步了。也是我的功劳。我不是每个假期都到上海过吗?有一个伯伯很喜欢妈妈,在妈妈上中学的时候,就暗恋过妈妈,现在,他的爱人去世了,妈妈又回到了上海,他们俩正好遇见了。开始,妈妈还犹豫,觉得自己这么大岁数,不适合再谈恋爱。我去过寒假,发现了这个秘密,就做妈妈的工作。我说什么叫年纪大了不适合谈恋爱?人家老外70岁了还讲爱情呢!爱情是伴随着一个人一生的、最美好的感情,压抑爱情就是谋杀自己。我跟妈妈说,我不在乎她跟那个伯伯发展,只要他们好,结婚、不结婚都不影响他们在一起,但是,要是感觉不好,可千万不要凑合。我说:“现在没有我了,你和爸爸都没有理由也没有义务为别人活着。”
    今年暑假我去看妈妈,那个伯伯已经和她住在一起了,妈妈好像年轻了很多,变了一个人似的。我特别高兴。不过我还是偷偷跟妈妈说了,要是有一点儿感觉不好,都不能将就,这一辈子已经跟爸爸将就了一大半,以后,再也不能那样了。
    周晓燕重新开心起来,眉开眼笑的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泪痕。
    “你自己谈恋爱了吗?”
    她快速地摇头:“没有。有男同学对我感兴趣,但是我没想好,所以,就没正式开始。我觉得现在的状态就跟出海打鱼似的,全面撒网、重点捕捞。我可不希望爸爸、妈妈的故事在我身上重演。我是不可能为了谁去凑合的,我觉得不好,就是不好,我肯定不会为了我自己之外的原因去坚守阵地。那太残酷了。”
    “还有什么人知道你对你父母做地这件事吗?他们怎么说?”
    周晓燕咬住嘴唇,微微一笑:“有啊。在我们学校,都传为佳话了。所以才有人说,我是我们家的‘罪人’。还说,这孩子连她父母都能拆散,没有什么不敢拆的了。不过这些都是玩笑,我的同学都挺佩服我,说要是他们处在我的位置也会这么做的。我们可不管别人说什么,自己觉得对就去做。人生有很多道理是我们还没懂得的,但谁不愿意去学着懂道理啊?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个家。可是,当我亲自把家庭拆掉时,最深的感触却是:建筑一座庙远远比建设一个家要简单得多。走进庙里的人往往只有祈求和膜拜,而走进家庭的人要的却是实在的幸福与和谐。以后的我,要的也是这个。”
    那天,离开周晓燕回北京,一路上我都在想:如果我处在她的位置上,她所做的一切,我敢做吗?
 
本文节选自安顿2002年出版的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四《绝无禁忌》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绝无禁忌》(本书共12篇)之二<我就是要把这个家拆掉>(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