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情证今生》(本书共12篇)之一<幸福从邪恶中穿行>(下)

发表日期:2007-01-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于淼不再说话了。她抱着那件小小的、单薄的皮夹克坐着。我试图从她的眼神里找到她正在看的东西,但那目光是散乱而没有目标的。
    突然,窗外传来了鸭子的叫声,先是一只的声音,接着就是众多的鸭子叫成一片。
    于淼像被吓了一跳似的站起来,一把拉开窗帘,灯光映着玻璃窗使她不能看到外面。她趴在沙发背上,把脸贴住窗玻璃。
    “是鸭子和鹅,好多只。你不知道窗外的样子吧?特好看,小桥流水。”她转过身来,笑了。她的笑容让我多少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我知道,她已经从那种揪心的追忆中醒来了。
    于淼站着伸了一个懒腰:“已经半夜了,你累了吧?后面的故事就是光明的了。”
    他被判刑两年,我成了他的家属。你肯定没有机会了解犯人家属是怎么回事。我每个月都要去看他,在一个离北京不太远的劳改农场。他从来没给我写过信,我收到的就是那种白色的明信片,上面印好了毛巾、肥皂、牙刷之类的名目,犯人只要在上面填上需要的数量就可以寄给家属了。到了接见的时候,家属给带过去。
    接见这个词,我原来只知道应该用在领袖接见国际友人,因为他,我才知道,探监的另一种说法就是接见,为了让犯人和家属都有面子。
    我每个月都去接见。第一次去,他不肯见我。我一直等着。那个看守特别好,给他做工作,说:“你看,你女朋友多好呀,你都这样了,人家也不嫌弃你,你要是不好好做人,你对不起人家。”
    他还是什么也不说。那时我心里特别难受,想得也特别多。从我们认识到这个时候所有的事情一起挤着翻上来,我觉得我真悲哀,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好好的人被弄成这个样子。我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毒品这种东西,怎么有人会用这种东西去害人?
    我跟警察要了一张纸,我想如果他不肯跟我说话,我也要让他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我相信你一定没采访过我这样的人,在劳改农场给一个犯人写情书。
    我告诉他,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他能和我一起过正常人的生活,从我想尽一切办法要吸引他的时候开始,我就只有一个理想,就是要和他一起生活。我说我是他的家属,在这件事情上,我是他惟一的伙伴,我们要一起保守秘密,直到我们可以重新做人。
    我每个月都去看他,他不说话,我就在那儿给他写。我每次写的内容都是一个意思,我爱他,我要和他一起过人的生活。
    可能是我感动了上帝。
    我第四次去看他的时候,他说话了。他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呢?”我说:“因为我爱你。我没想过失去你。”
    那天他哭了。快30岁的大男人,伤心得像一个小孩儿。该分手的时候,他拉住了我,那是一双正常人的手,我能感觉到,他正在开始正常起来。他说:“于淼,相信我,我要重新开始。”我知道他终于可以面对我了。
    每一次去看他,他都有变化,他的气色开始好起来了,身体开始复原了,他的神态和表情都不再是原来那种充满了愤恨或者是萎靡的了,这些变化让我觉得我做的一切都是那么正确。
    于淼开始渐渐恢复她的眉飞色舞,虽然还多少有些不自然。
    就是在这期间,我彻底得罪了我的父母,他们知道他坐牢之后简直气死了。但是,他们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进监狱的。我爸让我选择,是离开他,还是“滚到让我们看不见你”的地方,我选择了后面这种。不过,我知道他们还是会接受我回家的,父母都是这样。
    我老公是在98年底刑满释放。我没跟他商量,又做了一个决定。我把酒吧转让了。我不想再做那种见人见鬼的生意,不想让他再有机会接触社会上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我想我们两个人应该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最后一次接见,我问他,怎么打算以后的生活。他说一切听我的,但是他不想再画画了,干什么都行,力气活也行。他问我:“你打算怎么样呢?”我说结婚。我们俩坐在一张桌子边上,他把我的手抓在他的手里,用劲握着,我觉得我的手都要碎了。但当时我又有了那种幸福的感觉,手碎了算什么呀?那种感觉总比心碎要好不知多少倍。
    我跟他说,我要回西安老家。我想换一个地方生活。他听着,然后说:“我跟你走。咱们隐姓埋名地从头再来。”
    就是那天,我带走了他写给我的信,我看了很多遍,他问我能不能给他最后一个机会,我觉得他说的不对,是给我们两个人最后一个机会。
    今年1月,过完了元旦,我回到了西安。出机场的时候,我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好像我不是在北京生活了10年,而是做了一个梦,还站在老地方。
    我们和我奶奶住在一起。5月份,我们结婚了。我们在西安没有什么朋友,婚礼也没有别人参加。
    他再也没画画,现在,他是个出租汽车司机。我们有一些积蓄,不太多,但是足够我们两个人过普通的日子了。
    于淼拿起茶杯,还是那样一小口、一小口地喝水,我还是不能看清楚她的完整的脸,然而我有把握,她的表情一定和刚才她做出相同的举动的时候不一样。
    她放下茶杯,忽然问我:“要是你,遇到和我一样的事情,你还会坚持要这个人吗?”我吃了一惊,愣在那里。她笑起来,声音在这个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显得很响亮:“你不用回答。你不可能遇到的,人和人的遭遇不可能一样。”
    窗外鸭子的叫声此起彼伏着提醒我们,已经是很深的夜了。于淼说:“你必须睡觉了。要不明天没法工作了。”之后,她用房间里的电话打了一个传呼。她解释说她老公告诉她,采访完了,让他来接她回家。
    我坚持陪于淼到酒店门外等。她调皮地说:“我知道你想看看他什么样。”
    我们走出酒店大堂的时候,一辆红色的奥拓车顶着出租汽车的顶灯停在门外。看见我们,司机下了车。很瘦、很高的一个男人。于淼介绍我们相识。男人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来。我们握手,能感觉到他很用力。那一刹那我从他的用力之中感觉到了于淼说的那种健康。那一刹那我觉得他是一个真正有福气的人,能从一个健康的女人身上第二次获得健康的人生。他只说了一句话:“谢谢你。以后再来西安,我给你当司机。”
    于淼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吩咐他先把车开到一边去调头。男人说了“再见”,很顺从地把车开走。于淼看着汽车尾灯,忽然拉住了我的手:“安顿,现在你是我们的人了,我希望你写我们的故事,甚至我希望知道的人越多越好。不管别人怎么评价我,我觉得我做了我认为最成功的事。”
    说这些话的时候,于淼的脖子挺得直直的。我想那一定是她的一种习惯,在任何时候,不管是因为骄傲还是因为坚强,她大概一辈子都会是这样了。
    那一夜我几乎没有睡,看于淼的老公在劳改农场给她写的信,看到第二遍的时候,在倾听的时候没有落下来的眼泪静悄悄地流在枕头上。
    第二天从早晨7点钟开始就非常忙碌,我被英国制片人和加拿大导演调遣得团团转,甚至连接朋友的电话都会被他们用目光埋怨,但是,当于淼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我固执地躲开了乱哄哄的摄制组,我要把她的话听完。她说:“回家以后,我老公说,他不知道我都跟你说了什么,但是他自己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他说总算有人知道我们是两个什么样的人了,他问我你是不是相信他能重新做一个好人。我替你说了是。你是的,对吗?”
    我说“对”,说了三遍。如今,我在纸上、在我的文字里,重复说这个字,说我相信他们会在一起过最健康的生活,因为我亲眼看见了。
 
    附:于淼的丈夫在劳改农场写给于淼的信:
    于淼,亲爱的好姑娘:
    你现在干什么呢?我想告诉你,我想念你,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
    其实,很早以前,我就在设想,一定要在回家之前给你写封信,让你知道,我多么感激你和需要你。我在心里想了很多遍,打了无数腹稿,但是真正下笔,还是没有头绪,想说的话太多,想说的话太长,写下来太难。
    当我第一次接触那样东西的时候,我就想过,你知道了,会怎么样。我想你会义无返顾地离开我,你会为了你那次崴了脚而后悔终生。我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你会这样一直坚持着站在我身边,我不敢想,不敢想我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我为了我这个梦想而焦急地盼望着能有机会和好运降临在我身上,我为了自己没有灵感和才气而苦恼万分。我太想成功了,所以,即使是最极端的办法,我也肯去尝试。
    现在,我在这样的地方,回想过去。我发现我是一个疯狂的赌徒,用自己一生的幸福去换取那种虚幻的成功。我毁灭自己的同时,也在毁坏我们的爱情和你的青春。我想说对不起,可是这个词太轻了。记得你最初来看我那几次吗?我想用冷漠让你离开我,忘了我这个懦弱而又糊涂的疯子。看着你埋头在那里给我写信,我的血液都要凝固了。我有何德何能,值得你这样呢?
    于淼,我想对你说,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来赎我的罪。我可能永远不能画画了,我受不了那种噩梦一样的感觉,我想永远忘记过去,我想和你一起重新开始。但是我没有勇气告诉你,因为我非常明白,我没有这个资格。
    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去做一些简单的劳动,一种纯粹的、能在身体的疲惫中感觉到生活很实在的体力劳动,我愿意用这样的劳动来证明我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人了。
    你能给我机会吗?我相信你能。你已经给了我这么多的机会,我再要最后一次。
                                                永远爱你的人
 
第一篇完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三《情证今生》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情证今生》(本书共12篇)之一<幸福从邪恶中穿行>(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