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情证今生》(本书共12篇)之一<幸福从邪恶中穿行>(上)

发表日期:2007-01-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你已经给了我这么多的机会,我再要最后一次——《幸福从邪恶中穿行》

    采访时间:1999年11月23日
    采访地点:西安建国饭店10557号房间
    姓    名:于 
    性    别:女
    年    龄:28岁
    生于陕西省西安市,1989年高中毕业后随父母到北京定居,1992年大专毕业,先后在广告公司、贸易公司工作,1995年和朋友一起开酒吧,1998年将酒吧转让他人,1999年元月回到西安市,1999年5月结婚后定居西安。现在西安某外资公司任公共关系部副经理。
    6月份的一个星期一上午,我在办公室接到于淼的电话,她的声音非常干脆,说话也极其简短:“我是你的读者,从北京到西安,我一直读你的采访实录。我是上个月结婚的,和一个刑满释放的人,我们恋爱了5年,其中有两年他在坐牢。现在我们把家安在西安了,我在公司做公关,他是出租车司机。我们感情非常好。我想给你讲讲我们的故事,你什么时候能来西安?”
    我说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时候能到西安,只能跟着“安排”走。于淼在电话里大声笑起来:“算了算了,不为难你了。这样吧,什么时候你要来西安,提前一天通知我。本来,我想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寄给你,开了好几次头,都不行。我不会写东西,写自己这些年的经历,更不知道从哪儿写了。我告诉你我的电话吧。”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但是认识之后,就没有联系。一直到11月份。当时,英国的一家电影公司来拍有关《北京青年报》的电视片,其中要求我到西安采访著名的金豆、银豆一家配合“老外”的工作。这样,我终于实现了到西安听于淼“讲故事“的愿望。
    说来也是好事多磨,11月23日,原本是中午12点的飞机,因为机场大雾一直拖延到下午4点半才勉强起飞。到达西安机场已经夜幕低垂,而我约定的第一个采访对象是一对夫妻,他们已经给我准备了晚饭。我只好在酒店给于淼打电话:“我到了,可是怎么也要10点采访才能结束。”
    于淼还是笑着:“别人的故事都是故事,就我们的不是,是吧?我等你吧,10点,我准时到大堂。”
    10点的时候,我一路小跑着进了酒店,迎面一个穿黑色皮夹克的高个女子走过来:“你还真准时。”她伸出一只手,拉住了我。
    于淼和我想象的样子差不多,极短的头发染成棕红色,很严谨但绝不显山露水的化妆,相貌一般,但很清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脖子,挺得直直的,整个人都好像因此悬在高处一般。
    我把于淼领进我的房间,还没有来得及说更多的话,英国的制片人就打电话来要求到咖啡厅去见导演和BBC的记者。于淼不等我说话就说:“我终于相信你是真的忙了。你去吧,我等你多长时间都行。”
    回到房间已经是11点半左右,于淼正在看电视,不知是什么搞笑的节目,我开门的时候她还在大笑不止。我进来,她马上收声,但忍俊不禁的表情还挂在脸上。她指着沙发旁边的小茶几说:“喝水吧,我估计你快回来了,给你泡了杯茶。”说话间她拿起遥控器,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了一眼电视,“啪”地关掉了。
    “咱们开始吧,我快说,你好睡觉。”她坐在离床最近的沙发里,“你跑了一天,就靠在床上听我说吧。你要是听不明白,就问我,要是可以,你就不用打断我。你省省力气吧。明天还要听老外指挥呢。”
    于是,我盘腿坐在床上,靠着于淼替我做好的一个用四只枕头、两床被子堆成的靠垫,听她讲“那个让我们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故事。
    我为什么想找你呢?其实一直读你写的东西,看着也感动、也难过,可没想过找你说。直到看了《回家》这本书,其中最后一篇写一个吸毒的女孩子的故事,看那个故事的时候,我老公还没放出来。我就有一种冲动,想给你讲讲我和我老公的故事。他也是因为吸毒才被判刑的,其实就是强制戒毒。而且,你知道吗?是我把警察叫来抓他走的。
    我是独生女,我父母都是军人,他们居无定所、转战南北,我从小就跟着他们四海为家。我是在西安生的,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中学,都不是在西安上的,直到高中的时候才算稳定下来,踏踏实实在西安毕了业。
    像我这样的女孩子,能考上大学才不正常呢。我当然没考上。但是,原因也很具体,那年我父母要迁到北京,而且,在北京定居以后就不用到处流动了。这当然是好事,和这个比起来,我考不上大学就不算什么了。用我爸的话说,“反正到了北京要一切从头开始”。1989年,我们全家来到了北京。我爸的职位也比过去高了一级。
    一切都稳定下来之后,我爸他们才想到我的受教育问题,但那时我根本就没有心思上学。当时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在一个部队的单位上班,另一条是上一个自费的大专,三年之后再工作。我选择了上班,上班怎么也比上学有意思,是吧?
    想得挺好的,可是没上成。我想上班,但我不想当工人,可是没有大专以上学历就只能当工人。我一咬牙,上学。就上了一个学国际贸易的自费大专。
    上学这一段没什么可说的,就是胡闹乱闹,也有过小男孩、小女孩追来追去,但都不能当真的。我和很多军人家庭出来的孩子不一样,我没有优越感,同时也没有对自己的思想和行为的严格约束,我是自由自在地成长的,从小,我就不是一个那种看起来很听话的孩子,我有我自己的原则,一旦我认定一件事,谁也别想干预和阻止我。
    我觉得只有我这样的人才能有我要给你讲的这种经历,不是说性格决定命运吗?
    大专毕业之后,我马上就有了一个工作,是在我爸的一个朋友的广告公司做业务。做业务听起来好听,实际上和跑腿或者推销差不多,很没意思。那段时间我不是很愉快,干什么都没精打采的。我把那段时间叫做“青春暗淡期”。
    于淼好像有些觉得冷,顺手拎起放在床角的皮夹克,摊开来盖在自己的腿上。她调整了坐姿,一双大手藏进皮夹克的领子下面。
    我和我老公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他是应聘来这个公司做广告设计的。那时候是93年底吧?他刚从外地的一个美术学院毕业时间不长,25岁。一直到一年多以后他才开始注意我。那一年多的时间,我的状态有点儿像暗恋。我特别喜欢看他。他不是那种非常英俊的小伙子,但是他的长相很耐看。搞艺术的人好像都喜欢把自己打扮得与众不同,留长发或者用大烟袋锅之类的,我特别不喜欢那种样子的人,特别是男人,头发比女人的还长,发质又硬,说不好听了,像豪猪,好像不这样就不能表现自己是艺术家,就不能把自己从普通人里面挑出来一样。但是,他不是这样的。他总是把自己打理得非常清爽,头发很短、很整齐,普通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显得很特别。
    他到公司以后,我开始慢慢变了。过去,我不喜欢在公司坐班,做业务可以灵活掌握时间,我能少去就少去。但是自从有了他,我特别喜欢上班,有事没事往公司跑,下班了还磨蹭着不走。有时候我们也打招呼,但很平淡,他在设计部的座位正好对着我的位置,中间隔着一道玻璃门。他有时候能发现我在看他,也只是隔着玻璃冲我点一下头。
    我觉得很苦恼,真的,你别笑,我为了找不到一个引起他注意的方法非常苦恼。我有记日记的习惯,那时候我的日记里已经写着不得到这个人誓不罢休这种意思的话了。可是,老是没有机会。有一次,我家来了一个客人,是我爸的老战友,和我爸聊天的时候说起现在的年轻人,那个人说:“现在的年轻人,没有不敢干的事情,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我当时一听,对呀,没有条件、没有机会,我不会自己创造机会吗?
    我就给自己创造了一个机会。那也是我的生活和命运的一个巨大的转折点。
    连续三天,我都在找机会和他一起下班,而且,我穿着一双很便宜的漆皮高跟鞋,我从来不穿高跟鞋,是专门为了这个计划买的。我在家里练习过很多遍,怎么走着走着一举把脚崴伤。
    于淼的身后时挂着厚重窗帘的落地长窗。我不在的时候,她打开了所有的灯,但房间里的光线仍然是一种柔和的昏黄。她的影子印在窗帘上,灰黑色的,随着她说话的节奏摇摇晃晃,好像一个快乐的小人在跳舞。
    于淼眉飞色舞,一边说:“安顿,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是那样的,你别笑。”一边她自己先笑出了声。
    很难想象,她会不会在这样的一种气氛中讲到她怎样把她的男朋友送进监狱。她要讲的显然不是一个搞笑版的故事,而且,对于很多与她同龄的女孩子来说,类似的经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的。然而,从于淼的脸上,我真的不能看到任何一点伪装的轻松。也许,这就是被生活打磨出来的作品吧。
    终于有一天晚上,我在办公室磨蹭到晚上8点多。透过那个玻璃隔断,我看见他关了电脑,收拾好东西准备走。我的包早就收拾好了,时刻准备着跟在他屁股后头出发。我紧张极了,从来没那么慌慌张张过。我看着他出了办公室往电梯走,马上就跟了上去。我和他保持着三步的距离。他站在电梯门口了,电梯的指示灯闪着,该我崴脚了。可是,我怎么也崴不了。电梯来了,他看见了我,点点头,伸出手推住电梯门,让我先上。那时候我完全傻了,别说崴脚,连说话都不会了。我往电梯里面走,一条腿迈进门,另一条腿抬起来,放下去的时候,你猜怎么着?我的脚真的崴了。而且比我练习的要严重得多,我一屁股坐在了电梯里。
    后面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当然是他送我回家。他在我家楼下,让我给我爸、我妈打电话,他们下来接我,他才走。我在家休息了一天,之后就一瘸一拐地上班了。我大大方方地到设计部对他表示感谢,而且,告诉他,我爸、我妈也很感激他,请他有空来我家玩儿。他挺不好意思的,听着我说完了那些着三不着两的话,他说:“我扶你回办公室吧?”
    我们俩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变成熟人的。以后,我就公然到设计部找他,公然和他开玩笑,他总是那么腼腆。我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我喜欢他,那样,他就必须表个态。
    到了94年春天,我爸给我找了一个新单位,是一家贸易公司。我能学一些实际业务,收入也比在广告公司混日子要好一些。我没有什么留恋,惟一的就是他。调走之前,我跑到设计部告诉他,说我要离开公司了,他说:“祝贺你。”说完了,好像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特急,都这么长时间了,他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还揣着明白装糊涂?我觉得委屈极了,一急、一气,眼泪就掉下来了,我说:“以后,我就见不着你了。”这时候他所有的同事都停下手里的事情,看着我们俩。他一把拉起我就往外走,我们身后是一片鼓掌的声音。
    那天,他第一次主动让我等他下班。他们搞设计的,上下班都没有准时间。我一直等他到8点多,之后,我们一起去了离公司最近的一家麦当劳。那个时间,麦当劳里一起吃东西的人大部分是情侣。我们坐的位置不好,挨着洗手间。好不容易盼到了跟他单独在一起,我又不知说什么了。他吃东西特别专心,吃完了,才跟我说话。他说他其实早就知道我想什么,公司的同事还曾经开过他的玩笑,但是他不愿意接这个茬,因为觉得我的年龄太小了。
    我至今记得那个晚上,月亮特别好。我们从麦当劳出来,他开始搂住我的肩膀。我们沿着大街走,向着我家的方向。走到我家楼下的小花园,我扬着脖子给他指我家的窗户是哪一个。他忽然把我的手拉住别到身后,亲了我一下。从那以后,他就成了我生命中惟一亲近的男人。
    笑容依旧挂在于淼的脸上,但已经没有了最初那种顽皮和欢快。她变得沉静起来,语速也渐渐放慢。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个快人快语、太阳的色彩很重的人,同时还是一个容易徜徉在回忆中的成熟女人。
 
 
未完待续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三《情证今生》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情证今生》(本书共12篇)之一<幸福从邪恶中穿行>(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