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们——电视电影《绝对隐私》之九

发表日期:2006-12-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曾经非常想写一个故事,关于男人和男人的情义、关于男人的隐忍和克己、关于朋友、关于暗恋。也许是看那些江湖传奇的电影看多了,我总想,有一天,我来写一个故事,没有那么波诡云谲的江湖,只有青春豪情和我们生活中越来越少、越来越珍贵的、真正的哥们儿义气,或者也可以说是生活在生活的角落之中的一些最普通的人身上质朴的人性光辉。
    我只是这样想,没有头绪。常常有一些细节、一些碎片冲进我的脑海,但不能形成情节,只是断断续续的画面,也足以让我激动。一度我喜欢看《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是我哥哥和我丈夫他们那一代人的青春岁月。他们“玩儿帅”的时候,我还是“小跟屁虫”,只有看热闹的份儿。我们这一代人的少年时代和他们相比,有了很多“改革开放”的味道。我们那时候的兴趣已经在《上海滩》和琼瑶阿姨,已经在听杰克逊,因此我们不再像他们那样扎堆、打群架、在女生身后起哄,我们流行写情书、牵手看画展和在护城河边弹吉他……在我看来,我们的眼界比他们开阔,我们的生活却不如他们有趣——我们没有单纯的快乐。所以,我一直想写一个故事,关于他们那一代人,我看过的、他们的青春岁月的一部分。
    因为《我们》这部戏,我得到了这个机会。
    《绝对隐私》系列拍到最后,还剩下《生死劫》和《你的肩是我一生的天》,李少红导演在和《生死劫》“鏖战”,曾念平导演负责准备另一部。我看过这个剧本,说实在话,真是没有感觉。那是一个家庭中的大哥作为叙述人讲述的一个相对比较悲惨的故事——大哥其实不是父母的亲生儿子,现在的父母是他的舅舅和舅妈,而这对夫妇为了把这个孤儿培养成人,不惜委屈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个孩子最终学有所成并且定居海外,而他们的儿子则非常平庸甚至一度坐牢。多年以后,孤儿得知自己的身世,心中感慨,中国人就是这样的,受人之托一旦承诺,则披肝沥胆。他以为这个家庭成全了他,实际上也隔绝了他和这个家庭之间的真正亲密联系,他始终是外人,否则就不会有这样的成全。
    曾念平导演对这个剧本不满意,看来看去觉得几乎无法拍。那时候我已经结束了全部任务,从摄制组中“解放”了,正准备到湖南出差。大约就在这个时候,导演夫妇找到我,说必须要重新结构这个故事,眼看着时间流逝,不准时开机是不行的。谈剧本那天是在我家,我们三个人对着录音机说自己的想法,说着说着就跑题了。首先是我开始讲我哥哥小时候的故事,讲他怎么把我背在背上跟他的哥们儿骑马打仗、玩儿“三抠儿一”,并且拿零用钱买通我不要告诉父母他学会了抽烟,这么一讲,曾导的兴趣就来了,不由得讲起自己的少年时代,然后是李少红,大家好像忽然有了很多共同的切口——当年的一些特别的话语、一些特别流行的“道具”、一些小小的情殇……我们为什么不写一个阳光灿烂、眼泪横飞的青春故事呢?这个念头,大约就是《我们》的雏形。
    当编剧,或者说写一个电影剧本一直是我的理想之一,不过,我想的是能在45岁完成这件事,我固执地认为在这个年龄之前我的阅历和能力决定了自己不能胜任。这种假想很像当年我出版第一本书之前,我想象中的第一本书应该是在35岁那年出版,而事实上从28岁开始我已经在“提前并超额完成任务”。就这个问题,我妈曾说过玩笑话,一个人如果不把脑袋伸出来,就不知道这个头能顶多重的大铁锅。而我,在被李少红夫妇“威逼并利诱”答应写《我们》的剧本之前,脑袋绝对是老老实实准备缩到45岁的。这个过程中有激烈的思想斗争,有恐惧和担忧,有对稿酬的渴望和对这笔钱怎么花的设想和期待。之后,我就背着笔记本电脑一路奔走到湖南,每天采访收工回来的晚上,我在酒店的房间里吃着街上买回来的炸臭豆腐,一边在脑子里演电影一边把这个电影写下来。每写一部分,我都及时发给导演,当然,我得到了表扬和鼓励,虽然我知道那很可能是因为他们在智慧上的慷慨。
    《我们》就是这篇文章开头我提到的、我非常想写的那样一个故事,一个关于青春、背叛、忠诚和友谊的故事,有些男人、有些热血、绝不唧唧歪歪。去年11月,第二十五届金鸡奖在三亚颁奖,《我们》得到提名,但当时我已经没可能穿上礼服扮演“大尾巴狼”去跟着凑热闹——我怀着两个月的宝贝,俨然一副准妈咪的样子了。11月12日,曾导发来信息,告诉我《我们》获得了“最佳电视电影片奖”,是中国首次给电视电影颁奖。那之后我在网上看到了现场的视频,著名影星卢燕宣读了评委会的评语——“《我们》真实质朴地叙述了一段看似平淡却有着丰富人性内涵的故事。人物塑造、影调设计及制作技术都展示出创作者对生活、对观众的真诚。特授予最佳电视电影奖。”这段视频我看了两遍,老实说是真得意,比《生死劫》在美国获奖还要高兴——这毕竟是我的编剧处女作,同时我认为这是还尚未出世的宝贝给我带来的运气。
    领奖归来的曾导显然也很激动,有一天深夜了,打电话说特别想说说这部戏。那天我们都挺兴奋的,还互相感谢了半天,他说要感谢我写了这个剧本,让他重温少年时代并且留下这样一个纪念;我说我要感谢他把这个故事拍得那么动人,我看着那些我笔下的人在银幕上活动起来,并且从中找到我熟悉的亲人和朋友,找到我们过去的好时光。那个夜晚因为这个电话变得非常美好而温暖。
    《我们》是这个系列剧中第二部被转成胶片的,在北影试映那天晚上,我不止一次听到来自身边的啜泣声,灯亮起来的同时,掌声响了很长时间。也许我是偏爱这个故事的,我常常会想起写作的过程,那个过程也是一个哭哭笑笑的过程。电影中的很多细节令我边写边落泪。比如,弟弟梁子出狱之后,当年的弟兄们给他凑钱开了修车厂,他拉着儿子全乎,让孩子对每个在场的男人都叫爸爸;比如,暗恋梁子的大西瓜对着一扇门说出自己的恋情,那么自卑又那么单纯;比如,暗恋老五的梁子慨然承诺要给老五和哥哥文子的私生子做父亲……有看过这部戏的观众问过我,这些细节来自哪里?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实际上,《我们》和原著《你的肩是我一生的天》几乎已经没有关系了,这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故事,沿着原著中兄弟关系这条细细的线,走了很远很远。我亲手颠覆了我写过的那个故事,让它变得面目全非。
    如果一定要从十部戏中选出一部最喜欢的,我想我会选这一部。并不是因为自恋,而是为了这部戏中特有的温暖的人际关系以及那些人性之中非常美丽的一个个亮点。如果说整个系列剧不时会给人带来有些压抑和沉重的思考,那么《我们》肯定是其中最阳光灿烂的一部。
 
    相关资料:
    《我们》(原名《兄弟》)
    改编自安顿作品《绝对隐私——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回家》——《你的肩是我一生的天》
    原著:安顿
    编剧:安顿
    导演:曾念平
    主演:徐僧高烜 沈畅
    剧情简介:
    都说兄弟同根生,可这对兄弟的脾气秉性却大不相同。哥哥文子是大家公认的优秀少年,而仗义的弟弟梁子却和一帮弟兄整天混在一起。都说哥哥护着弟弟,他们却刚好相反,虽然有传言说梁子不是亲生的,梁子还是护着文子。高中时代,漂亮的女生老五爱上了文子,在毕业后为了挽回这份爱怀上了文子的孩子。文子大学毕业后出国了,喜欢老五的梁子始终护着老五和那个叫全乎的孩子,并不顾家人的反对当起了全乎的爸爸。梁子为保护孩子入了监狱,出狱后,带着全乎独自生活。父亲去世后,妹妹桃子带着家中的两个秘密,经过努力,最终揭开了哥哥文子和他的孩子全乎惊人相似的身世……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我们——电视电影《绝对隐私》之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