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绝无禁忌》(本书共12篇)之一<我说真爱比天大>(中)

发表日期:2006-12-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2001年8月24日来自康小明:
    安顿:
    收到你的信真高兴。我已经把你当成我的好朋友了。当然,对你来说,我的年龄不具有说服力——你会不会认为22岁这个年龄决定了我不会有什么特殊的经历和深刻的感悟?
    的确,曾经有一个人——女人——说过我是一个内心敏感、细腻的男孩子。她说:“你那么小,却有那么重的心事,真让人心疼。”
    她是我现在的爱人。
    今天,我还是准备了两听啤酒放在手边,跟你边喝边谈。我要给你讲的是我从17岁开始、持续到今天的爱情。
    照理说,我应该叫她阿姨。她是我母亲给我请来补习英文的家庭教师。她本人的职业是英文翻译。她26岁离婚,没有孩子。离婚的时候,她结婚才不到四个月。因为那个男人进了监狱,而且,是非常丢人的原因——他和三个男人一起强暴了一名高中二年级的女学生。我们认识的时候,她35岁。
    她很美。她的美和我母亲的美不一样。我母亲的美丽中包含了一种邪气,当我成长为一个男人、懂得了男欢女爱之后,我看到了母亲身上这种只有成熟男人才能看到的气质。而她的美丽非常纯粹,像下过雨之后的新鲜草地,清新得让人不忍触碰。她今年已经40岁了,但看上去依然很年轻、单纯。我这么说,不知道你会不会嘲笑我“情人眼里出西施”。
    在我失去了母亲之后——我认为从我第一次看见母亲和别的男人做爱那天开始,我就已经失去她了,她是我生命中惟一的女人。
    她每个星期来我家三次,都是在晚上,每次两个小时。那两个小时是我非常幸福的时光。我喜欢听她说话,喜欢她偶尔因为我不会回答她的问题和偷懒而生我的气、责备我、用我能听懂的英文来批评我。我喜欢她那种认真的态度。我知道她也是喜欢我的,虽然后来他一再地告诉我,那种喜欢是一个大人对一个孩子的怜惜和爱护,而不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爱慕。她没有把我当成一个男人来对待,在我们真正在一起之前。
    她来我家之后,我母亲开始堂而皇之地在晚上出门。那时候,我是有些看不起母亲的。我能想象她去了什么地方,可能是某个男人的家,可能那个男人是有妻子的,只是那天刚好妻子不在家,或者那个男人刚好还有另一处房子。我也能想象他们在一起会做什么。然后,很晚了,母亲带着陌生男人的气味回家,疲劳而满足地洗澡、睡觉。我不可能不这样去想。我几乎是病态的。只要母亲不在家,我就会认为她是去找某个男人上床了。即使她告诉我,晚上有演出,我也还是会这么认为。
    有一天,也是夏季的一个晚上。补习英文之后,她回家了。我继续做功课。一直到过了子夜,母亲没回来。我洗了澡,准备睡,她还是没回来。我从客厅的茶几上找到了记着亲戚家电话号码的家庭通讯录,在第一页上找到了母亲的呼机号码。我开始呼她,没有回音。按照正常的逻辑,这种情况下我应该十分担心母亲的安全,毕竟,她是个女人。可是我没有。我的全部感受就是愤怒。我想她一定是纵情声色,以至于忘记了时间。我的心狂跳不止,再一次回到了第一次看见她和那个男人做爱的时刻,我无法忍受那种压抑。我穿上衣服,走上大街。我没有目的,只是乱走。也许我是有目的的,只是我自己不知道。我来到了这个女人家的楼下。
    楼上亮着灯,她还没有睡。我站在楼下,仰头看着她家的灯光,我知道她一定是一个人,她不会有别的男人的,她那么纯洁。
    我没有开楼道灯,摸着黑上楼,敲了她的门。她没有出声,而是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上,从小小的门镜里看我,这一切我都了如指掌。然后,她打开门,惊愕地看着我。那一瞬间,我觉得已经没有力气支撑自己,我倒在了她的怀里。我紧紧地抱着她,让她不能走动。我们在门边上站了很长时间。她在我身后把门关上,一个劲地问我“怎么了”,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我的眼泪流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整个人不能控制地发抖。她用尽了全力把我半拖半拉地扶进她的房间,让我坐在她的床沿上。我还是不停地发抖、流眼泪。我隐隐约约地听见她说我在发烧,她要去给我拿冰袋。我死死地抱着她,不许她离开。她抚摸着我的头发,她的手特别温柔,让我忽然之间有了一种找到家的感觉。她一直在叫我的名字,一直在说“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什么也不说,只是抱着她哭。那是我心里的眼泪,积压了太长时间,怎么也流不完。她一直被我抱着,一直不动。直到我哭累了,她才试着让我躺下。她的床很干净,铺着洁白的床单,是一张很窄的单人床。我还是不肯放开她。她只好躺在我身边。我们就这样挤在一起,紧紧地拥抱着。我能听见她的心跳非常急促,她呼出的热气扑在我的脖子上,她娇小的身体也开始发抖。我闭着眼睛,听着她温柔地说:“没事了,安静下来,安静下来就没事了……”她的声音就像催眠,我渐渐感觉到灵魂飘出了身体,意识也不存在了。一切都距离我越来越远,我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她坐在床头的地板上,安静地看着我。她伸出手来摸我的额头,轻轻地说:“告诉我,你怎么了?”
    我还是什么也没有说。我怎么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能记得的就是母亲过了子夜还没有回家,她像父亲一样没有跟我告别就离开了,她不会再回来。这是一个太长的故事,也是一个令我羞于开口的故事。我没办法完整地说给她听。
    她握住我的一只手,轻轻地揉搓我的手心,她说:“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过去了,你在这里很安全。”
    可能,我就是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从心里爱上她的。那天,我没去学校,她也没去上班。她给我做汤喝,给我吃药,陪着我聊天儿。我还是说了一些什么的,比如,关于我父亲的离家出走,关于母亲和很多男人在一起,等等。我说得很简略,有很多事情只是顺便提一提。我当时的思想很乱,想让她了解我,又害怕她了解我。
    她始终认真地听我说话,没有任何评论,也没有任何惊讶。当我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说完之后,她拉着我的手说:“我知道了,以后,不要对别人说起这些。我们也不再说,慢慢忘了它们吧。你还那么小。”
    那天晚上,她送我回家。母亲在家,好像根本不知道我一夜在外面,跟我们打个招呼就走了,说是有演出。家里只剩下我和她。我神不守舍地拿着课本,可是什么也看不进去。
    该怎么跟你说呢?我有点儿想不好了。
    当时,我17岁刚刚过去不久。也许我早熟吧,也许是我过早地看到了男人和女人的一切。那个晚上,在她面前,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属于男人的冲动。我再一次拥抱了她,而且,我亲吻了她的嘴唇。我说我爱她。
    她被我吓住了。抱着课本站在桌子边上,愣愣地看着我。看了一会儿,她抓起书包转身走了。我听见门“砰”地响了一声,就像一个大耳光抽在我心头。
    她很多天没有来我家。母亲告诉我,她生病了,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继续我们的补习。母亲淡淡地说这些,没有丝毫怀疑,而我非常明白,她的病是我造成的。
    我开始疯狂地思念她。那是一种失去了寄托之后的六神无主。母亲照样晚归,照样过着她那荒淫的生活。我却利用每一个晚上的时间徘徊在她家楼下,看着曾经给过我安全感和归宿感的灯光。我一个晚上又一个晚上地徘徊着,等着她发现我。
    对于恋爱,17岁是太年轻了。可是,我无法抑制心里的眷恋。我回忆着她的拥抱、她的体温、她的温柔和关切,欲罢不能。而且,我真的没有耽误任何功课,相反,我越发刻苦地学习、越发拼命地读书,成绩也越发好起来。
    这样坚持了三个星期,我终于等到她了。那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我站在楼下,她打开了窗户,她直挺挺地站着,整个人仿佛一幅美丽的剪影映在灯光里,她向我挥手,那手势是招呼我上楼。
    那一天是我的初夜。我把我自己送给她。我至今认为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美好。
    我必须告诉你,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的第一次是在她的带领下完成的,她是我的导师。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惟一的女人。同时,她是我的情人,也是我的母亲和家园。我们超越了年龄、身份,超越了世俗的偏见,超越了一切禁忌和羁绊,我们是一对相亲相爱的男人和女人。
    我今年22岁。在我的人生中,做过很多重大的决定,做过很多次选择,但是,我要说,没有任何一个决定和选择比那天我对她说的话更隆重和严肃,我说:“你等着我,我大学毕业了会跟你结婚。”到今天,我也还是这么对她说,这也还是我的理想。
    在我们相处的日子里,我说过很多次这句话,她从来只是淡淡地微笑或者轻轻地亲吻我的额头,她既不说“好”也不说反对的话。有时候,她会流眼泪,无声无息地哭泣,她会用英文对我说“对不起”,然后告诉我她也真心地爱我,像爱一个男人、一个朋友、一个孩子、一个亲人。
    我迷恋她,真的。我迷恋一个比我大18岁的女人,迷恋她的身体、迷恋她的气味、迷恋她的眼神、迷恋她的一切。她是我拼命发奋读书的动力,和她在一起生活就是我憧憬的未来。
    这是我中学时代最大的秘密。
    细致地回想那个时候,我们其实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她不允许我总是去找她,她哭着对我说,她一辈子不能原谅自己的就是眼睁睁地看着我荒废青春。她说她一定要看到我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男人,那时候,就是她最幸福和最欣慰的时刻。
    这么多年,我常常回忆我和她在一起的那些有限的时光。我认为我是在她的怀抱中学会爱、学会理智、懂得什么叫责任感、成长为一个勇敢的男人的。我一生都会感激她。不堪回首的童年,让我永远摆脱不了一个场景相同的梦境:我在一条没有尽头的黑暗胡同里奔跑,风从耳朵边上呼呼而过,我跑着,跑到这个又像情人又像母亲的女人怀里,我觉得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安全了。她是我的港湾和寄托。
    太多的时候,我们只是一起躺在床上,安静地彼此握着对方的手,什么也不说。我们很少真正做爱,因为每到那个时候,她就忍不住流眼泪。她总是告诉我,她常常会有犯罪的感觉,她是一个成年人,一个有过婚姻的女人,她应该洁身自好,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个纯洁的少年。她常常会突如其来地对我说:“以后,如果你遇到了爱你的女孩子,不要告诉她你曾经这样和我在一起,不要让她知道你曾经爱过一个坏女人。到那个时候,你就忘记我吧。”这么多年,她一直这么说。
    她待我很好。真的。我很难形容也很难分辨,那些好究竟是因为她把我当成她的男人,还是她把我当成一个依赖她的孩子。她给我买书,给我到处找复习材料,给我洗衣服、做饭、照顾我的生活。高考那三天,她每天站在太阳下面等着我出考场。我上大学,她替我准备全部要带的东西。她没有太多的收入,但是,她宁肯委屈自己也会悄悄地给我买一些同龄人都有的东西。她想让我拥有跟别的男孩子一样的生活。
    其实,我心里明白,她从来没有真的认为我会跟她结婚,她从来没有这样希望过。她只是一味地对我好,满足我的一切需要——无论我要她的什么,只要她有,她都会无条件地给我。而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我们的未来。也正是她的迟疑和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的退缩,让我感到非常痛苦。这也是我给你写信的原因。
    安顿,写到这里,我发现我很笨拙。我没有能力给你描述我们的爱情有多么美好,因为无论我怎么写,也不能表现其百分之一。而此刻我想得最多的是,我该怎样做才能让她相信,我不是因为17岁的冲动和孤寂才跟她在一起,我是真心想要一个未来,而且,我正在向着这个未来前进。
    祝你一切顺利。我还会继续的。
                                                      康小明
    2001年8月26日来自安顿:
    康小明:
    你好!
    此刻,我坐在丽江大研古城的网吧里读你的信。
    我的脑子有点儿乱,一时不知道该怎样来给你回复。说真的,我感觉有些不舒服。好像胸口上堵了一块很大的石头,试着把它掀翻了推下去,却怎么也做不到。
    我采访过很多有年龄差距的恋人或者夫妻,其中也不乏有男人比女人年纪小一些的个案,但像你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感觉有些突兀,没有心理准备。特别是看到你说你从17岁开始跟她在一起、她成了你中学时代的一个最大的秘密这部分内容时,我多少有点儿别扭,真的。
    我不想批评你们的关系,也不想站在旁观者的所谓客观角度来评判她的行为和你的选择。我只是想问,难道一定要这样吗?难道一个男孩子的青春时光一定要这样度过吗?有没有更好的方式?你们的未来会怎么样呢?怎么样的未来会铸就一个能够让你们彼此都了无遗憾的人生?
    我不能回答这些问题,我需要梳理我的思想。请你原谅我,回到北京,再给你写信,好吗?
                                                                 安顿
    2001年9月1日来自安顿:
    康小明:
    你好!没有收到你的来信,相信你是在等我的消息。
    我已经在北京了。外出旅行期间,家里多了很多DVD,其中有一张过去看过的电影,名叫《教室别恋》。我鬼使神差地重新看了一遍。那个故事讲的是一个男孩子爱上自己的老师,他们之间也有很大的年龄差距,这段爱情当然是无疾而终。我从来不把我采访的故事讲给家人。那天,我问了我的家人一个这样的问题:“如果一个高中男生爱上了比他大18岁的女人,并且他们之间有性关系,男孩子发誓要在大学毕业后娶这个女人为妻,你怎么想?”那时候,我想的是你们。他是沉吟了一会儿才回答我的:“如果这两个人之间是真心相爱,如果这个男孩子成年以后仍然真的愿意承担这个女人的后半生,这个女人也愿意这个长大了的男孩子成为自己的终身伴侣,那么,我觉得年龄不是主要的问题。但是,我怀疑这个男孩子的稳定性,所以,我不认为他们一定能够成功。而且,谁能保证他们之间不是单纯的性的关系?一个成熟的女人会相信一个高中的男生能给自己一个家庭吗?我怀疑这个女人的动机。”
    其实,这也是我很想问你的问题。这个问题也许有些残酷,但却是你无法回避的。毕竟,你们之间存在了一个差异,这个差异就是你们的年龄。当你还是一个17岁的少年时,她已经35岁了。35岁的女人不能把握自己的行为吗?这样显然说不通。我相信你说的她待你的好,但是,同时我也认为一个成熟女人关怀一个高中男生的方式除了给他性爱之外还有很多。难道她就没有想一想,跟一个比自己年轻18岁的男孩发生这样的关系是不太审慎的?而这之后两个人又该如何呢?退一万步说,她也爱你,超越了一切来爱你,那么,对于一个女人来讲,从35岁开始等待一个男孩成熟,要等多少年?她真的是在等你大学毕业之后与你结秦晋之好吗?我不太理解了。
    希望我的疑问没有给你带来不快。
                                                                 安顿
    2001年9月20日来自康小明:
    安顿:
    原谅我没有及时给你回信。刚刚开学,很忙。虽然我为了这份心情非常苦恼,但在课业方面我一点也不敢马虎。我知道这是将来安身立命的基础,也是我和她共同生活的必要条件。
    你的问题没有让我感到不愉快,但的确是比较残酷。
    她也常常对我说,如果我们之间没有性关系,是不是现在早已经分手了?她总是自责,说自己是坏女人,跟一个比自己年轻那么多的小男孩发展这种关系,在很多人看来非常不道德也非常变态。
    坦率地讲,我不这么认为。性是什么?我以为那是一种表现爱的方式。当一个人感觉到语言很缺乏表现力的时候,会想到行动。对我来说,性就是一种行动、一种确认。当我和她完成一次和谐的性爱之后,我能够真实地感觉到她属于我、我拥有她,那是一种身心的结合,而不是单纯的生理需要。
    的确,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成熟女人,而我,还属于未成年。如果我们之间有一个人要控告另一个人性侵犯,那么一定是她侵犯了我。但事实不是这样的。一切都是我主动,至今,她仍然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她随时可以因为我的改变而放弃我们的关系,我在任何时候提出任何要求,即使是分手,她都会无条件地答应,因为她无条件地爱我。一个35岁的女人和一个17岁的男孩子之间的性关系应该怎么来看?我想这不需要我教你。我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人们不能抛开年龄、抛开所有社会附加在人身上的那些无谓的内容,而只把这两个人当成单纯的男人和女人来看待?如果能够这样去思考,答案不是非常简单吗?因为他们相爱,所以他们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也常常谈论到这个社会约定俗成的一些所谓规则,人们把自己不愿意接受而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用规则限制起来,阻止其发生,这些规则代代相传,就成了每一个人的行为规范。可是,有没有人质疑过这些规则?也许这些规则当中就包含了反人性的东西;也许有人已经冲破了这些规则,只不过这部分人太少,没有形成规模,也就没有条件建立新的规则。
    具体到我和她。表面上看起来,她和我之间最大的问题是年龄的差距。我们相差18岁。18年,在世人眼中是一道天堑,没有勇气、没有付出真心和全部生命去爱的人,就没有力量逾越。可是,我觉得我能,因为我拼尽了全力。也许有一天,我们真的结婚了,并且非常幸福,是不是足以证明那些规则是不值一提、不堪一击的?
    她的确是在等我,等待我成熟的一天。她自己也这么说。她说她会等我,但不是等我娶她,那个结果并不重要。她要等到我终于可以坦然地面对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少年时代情不自禁许下的诺言。如果那时候我还是愿意跟她在一起,她会接受;如果那时候我改变了,她也会面对现实。她其实在心里认定了我会改变的,她说年轻就是最大的变数。她可以平静地面对所有的变化,因为我早就给了她“此时此刻”。她越是这样说,我就越是要证明给她看,一个男人是不会轻易承诺什么的,如果我说了我爱她,那就是一生一世。
                                                      康小明
    2001年10月6日来自安顿:
    康小明:
    你好!你的来信让我感动。无论你们最终是什么结果,我想你们的“此时此刻”是曾经幸福过的。有多少男人和女人,连这样的“此时此刻”都不曾得到过?
    但是,我还是要“泼冷水”。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就是直觉。我总是隐隐约约感到她可能是对的。年轻的确是一个最大的变数。随着时间的流逝、阅历的增加,一个人待人处世的方式会改变,男女之间互相判断的标准也会改变,这些都是伴随着一个人的成熟潜移默化地发生的,根本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假如一个人为了守住承诺而违背自己的内心、令两个人都悄悄地痛苦,那不也是反人性的吗?如果过了几年,你发现她已经不是你真正从身心两个方面都需要的那个人,你只是为了曾经的许诺而跟她一起生活,你和她会不会都陷入痛苦?说明白一些,你的年轻就是你的资本,你结婚了,发现不好还可以离婚,可是你替她想过吗?一个过了40岁的女人,她的将来该怎么办?她冲破一切阻力嫁给一个根本不被“规则”所接受的男人,之后换来这样一个下场,你让她怎么活下去?这是一个太现实的问题,这里面也包含了你是不是应该对她的人生走向承担一部分责任的问题,对吗?
    从你的来信中,我看到的都是你们之间的相亲相爱,也许那是你心境的体现。但我想知道,难道你们在相爱的过程中就没有遇到任何风浪吗?你们就没有过任何不愉快吗?你难道从来没有过丝毫动摇吗?
    你一定隐瞒了些什么,是不是?
                                                                 安顿
    2001年10月15日来自康小明:
    安顿:
    你有没有用过MSN?如果你方便,明天晚上,我会来跟你聊天,你说个时间吧。
                                                      康小明
    2001年10月16日来自安顿:
    康小明:
    你好!我用MSN。此刻我在三亚旅行。明天晚上六点,我到网吧。我开启MSN等你,你可以用andun7@hotmail.com来找到我。
                                                                 安顿
       
 
未完待续
本文节选自安顿2002年出版的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四《绝无禁忌》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绝无禁忌》(本书共12篇)之一<我说真爱比天大>(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