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悲欢情缘》(本书共12篇)之五<手中的金子>(1)

发表日期:2006-11-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样的两个人还会有美好的以后吗?我不知道——《手中的金子》
 
    采访时间:2003年8月2日14:00pm--17:00pm
    采访地点:北京盛福大厦星巴克咖啡
    周芳兰,女,33岁,北京人,北京某医学院毕业,毕业后在某医院担任外科医生,1997年到美国某大学进修,1999年回国继续原来的工作至今。
一个人要到教堂里忏悔,忏悔一次的目的是把过去遗忘,不能遗忘至少也要放下,一次就够了。
    没有人结婚是为了离婚,不管人们的观念前进到什么程度,离婚总不是件好事。对于再婚的人来说,更是加大了对婚姻的恐惧,没有人想一次又一次失败。
我们彼此都因为深爱对方而痛苦,因为在这份爱之外还有一种特别的恨,恨那些改变了我们的过往,恨那些让我们对未来充满了忧虑的从前。
  周芳兰是在给我的QQ里留言最长的一个人。她是这样写的:
  安顿:
  你好!
  我在网上看过一些你的文章,但是,从来没动过找你的念头。几年前我离婚的时候,也曾经有人提议我把那段经历讲述给你,一方面自我开解,一方面也教育别人,我想了想,还是没那样做。离婚是很痛苦的过程,想起来都觉得不愉快,复述一遍,恐怕痛苦就要加倍。再说,已经过去了,说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
  这次想联络你,不是为了过去的事情,而是为了正在进行时的感情。也就是说,我是为了再婚这个过程中遇到的一些事情想跟你聊聊。因为我的身边没有可以说这些事情的人,并不是缺少朋友,而是我和他都很要面子,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各自的痛苦不能说出来给周围的人知道,怕别人说我们“有毛病”。
  我的职业是外科医生。别人都说做这个职业的人比较理性和冷酷,因为见惯了各式各样的生生死死,对人的所谓痛苦已经不敏感了。但是,我发现我不是这样的,当我被这个过程中的一切折磨着的时候,我的心也会疼痛。
  我记得在你的一篇文章里有人提出过这个问题:离婚的女人,还有没有以后?那时候的我,还对未来充满信心。我觉得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但是,当我自己面临再次走进感情、再次组织家庭的问题,这越来越成为了我内心的疑问。
  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不知道你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  ……
  按照周芳兰留下的电话号码与她联系,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干脆,语速极快。我能想象一个干练的女医生的模样。她说她住在燕莎一带,那里是她现在男朋友的家。“我们在同居,差不多有一年半了,一直没有结婚。虽然我们一直在讨论结婚,但是真的去登记,谁心里都不太踏实。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她似乎是在边走边说,语调不平稳。我问为什么,既然两个人已经这样过着家庭生活,年纪也都不小了,为什么不给对方一个名分。周芳兰长长地吐一口气:“这正是我想跟你谈的原因。我觉得你接触过各种形态的家庭,也许能给我们一些建议。”
  和周芳兰见面那个下午很热,她比我先到。她确实“非常好认”,33岁的女人,刚好在青春女子和成熟妇人之间,很显眼。她穿了黑色的衬衫和黑色长裤,皮拖鞋也是黑色的,只有脚尖上的红指甲在裤脚的飘动中时隐时现。我想她应该是一个很讲究生活细节的女人,一定也很爱惜自己。
  在整个谈话过程中,周芳兰都很平静,有几个瞬间,她还能开个小玩笑调节气氛。但是,她的一个姿势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她斜靠在沙发里,长发全部拢到右边,每当说到让她困惑的部分,左手都会不自觉地一下、一下拉着头发,仿佛把自己拉疼了似的。每当她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总是会看到她的目光正在离开我们这个环境,偏离到我不能看到的地方。
  我了解你的经历,所以不能确切地知道,你是不是能懂得我的状态。来之前我也在想,怎么样才能让一个陌生人了解我?换句话说,我怎么样才能去了解一个陌生人?我觉得只有进入那个人所处的时空,才有这种可能。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让你进入我的时空,我尽量就是了。
  我是97年出国学习之前跟我前夫分手的,离婚手续是99年回国才办的。也就是说,在美国的两年,我有婚姻之名、无婚姻之实。这些年我很少提到我以前的婚姻,并不是想隐瞒什么,或者是还在痛苦之中,只不过是觉得没什么意思。就好像一个人要到教堂里忏悔,忏悔一次的目的是把过去遗忘,不能遗忘至少也要放下,一次就够了。
  为了让你更明白,我还是简单讲一下那个婚姻。
  我和我前夫是在我大学毕业之后工作的第一年里认识的,他也是医生,跟我不在同一个医院。我们认识的时候,他刚刚离婚没有多久。他比我大13岁,有一个孩子跟着他。那时候我没有社会经验,满脑子除了专业就是琼瑶小说,我甚至没谈过像样的恋爱。学理工科的女生,可能真是头脑简单,而且专业课很沉重,也顾不上。我前夫是个很英俊的男人,我们认识的时候,这可能是最吸引我的一点。他有一种看起来有点忧伤的气质。我们渐渐接触多起来之后,我一点一滴了解了他的过往经历。他的前妻背叛了他,直到已经跟一个男人确定了要结婚才提出来跟他离婚,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而且,他前妻说话很绝,他问离婚的理由是什么,他前妻说是因为觉得跟他这样一个穷医生在一起不会有好日子过,活得太辛苦。他问他前妻离婚时想要什么,她想也没想就说“随便”,“但是你别想我能要孩子”。他就这样带着孩子搬回他妈妈家去了,直到他前妻把能拿的东西都拿走,他才重新回到他的家。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嫁给他,而且非常义无反顾,在我父母和姐姐们都坚决反对的情况下我还是跟他结婚了。差不多到了众叛亲离。我还记得刚刚结婚的时候,我带着他回我妈家,到了家门口,我吃了一惊,我家什么时候突然安了一个大铁门?我没有钥匙,进不去。我打电话,没有人接。我知道这就是我的家人对待这个婚姻的态度,他们把我扫地出门了。
  从那天开始,我跟我的家庭没有联系了。我的快乐和痛苦都只有和他分享、分担。那时是95年。97年6月,是我结婚后第一次走进娘家的门,不是因为想家、想父母,而是为了告诉他们,我回来了,我的那个千辛万苦建立的家庭没有了,我要离婚了。
    我们离婚的原因还是他的前妻。这些年我一个人的时候慢慢回想一些事情,渐渐明白了,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有从心理上真正离开他前妻,那才是他最爱的女人。
……
 
 
未完待续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五《悲欢情缘》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悲欢情缘》(本书共12篇)之五<手中的金子>(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