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剩下你自己 亦可生存

发表日期:2006-11-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以摄影为生,家里有个宽敞的阳台。黄昏时分,斜晖映地,外头风景如水彩画般鲜艳夺目。那一年,阳子还在世。阳子是我的妻子,我很爱她。因为内分泌失调,阳子会经常歇斯底里的发疯,终日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朋友们都有意疏远她,我很难过,但能做的也只是极力避免触怒阳子,全心全力的保护她,不受外界伤害。……”懂日语的朋友把这样的话翻译出来,告诉我,我喜欢的日本写真摄影家荒木经惟在他的散文集中就这样写道。
    电影《东京日和》是导演竹中直人根据这本散文集和荒木夫妇的故事拍摄而成。关于电影拍摄的起因,有一段故事:竹中直人第一次看到这本书是在一家小书店里,他被封面上漂亮的图案吸引,站在书店中捧读,读完就哭了。他被一种莫名的温暖深深地攫住,他想这应该是一部电影。1994年初,竹中直人联络到荒木经惟,提出改编的请求。荒木不反对,但也不参与。竹中直人觉得如果没有了荒木的加盟,这只能是一个缺少灵魂的小故事。他买下了20多本书,分发给志同道合的朋友。1994年夏季的一天下午,一群神秘客人来到荒木家门口。打开大门,荒木愣住了。这些人当中有《谈谈情,跳跳舞》的导演周防正行、《失乐园》的导演森田芳光、《铁男》的导演冢本晋也、曾经的明星三浦友和、中岛美雪等等。他们来征得荒木的认可,想在即将拍摄的电影中出演一个小角色,不要报酬。他们感动了荒木,荒木参与了此后《东京日和》的改编,担任了摄影指导。电影中的摄影家名叫岛津,由导演竹中直人扮演,最后,他说,他的摄影生涯是从认识阳子开始的。这也是荒木在散文集中着重说的一点。
    《东京日和》没有特别的情节,整部电影几乎不带起伏,叙述平稳、流畅。电影中的阳子年轻漂亮,只是略带神经质,常常忧郁敏感,有时不可理喻。她总会紧张,紧张了就想逃跑。岛津不知该怎样安慰妻子,只能尽最大努力给她快乐。两个人来到小镇上,岛津理发的功夫,阳子不见了。岛津心急如焚地跑遍了小镇的角角落落,却在一艘破船上找到了妻子,阳子蜷缩在船舱里,睡得很熟,面目纯净,宛如婴儿。岛津不忍叫醒妻子,就像不忍唤醒心中的梦,他轻轻地举起相机,记录下最宁静的一幕。
    最早看《东京日和》在我30岁之前,那时候觉得这是一部很美的电影,是柔和的美。这么多年过去,现在看,觉得这是一部很暖的电影,是貌似轻浅但越来越浓的暖,这种暖,是相爱的人之间相濡以沫多年之后偶一回想必然能感觉到的暖。
    阳子死于子宫癌。岛津是细心的丈夫,之前却不曾发现妻子的病情。平凡的夫妻总要面对生死,或早或晚,岛津没有料到,妻子才过了40岁,竟先一步离开。在《东京日和》中,阳子看上去脆弱,岛津看上去沉默而有力量。但整部电影结束之后,我总是在想,男人和女人,到底谁更细腻?谁更多情?有一个细节,看着令人感动。岛津偶然看到妻子一人走在街上,身边是熙来攘往的陌生人,妻子走得很飘逸,步态匆匆却很坚定,表情平静如常。岛津说,这是他们结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到单独走在街上的阳子,一想到自己一旦离去之后,妻子仍然可以很好地生存,心中不免难过。这时充满阴柔感慨的人是岛津,而不久之后,这假想中的命运掉过头来,他成了失去妻子的人。没有了妻子之后,他仍然过着简单的日子,仍可生存,只是这个家庭中的每一丝空气里都弥漫着阳子的味道,于是,他总是会在阳光和煦的日子里,拿出一些时间,回想曾经的幸福。
    《东京日和》拍摄完成于1997年7月7日,这一天,正好是荒木经惟与妻子结婚的纪念日。
    你爱的那个人有一天一定会离开的,离开以后,你仍可生存,只是多了无数回忆,每一次回忆都是一场重逢。也许这真的没有什么好难过的,他留下的每一样东西、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每一个手势、每一种味道,都能开启记忆的门,在你可能有些悲伤却想重温幸福的时刻。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剩下你自己 亦可生存》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