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幸福从邪恶中穿行——电视电影《绝对隐私》系列之八

发表日期:2006-11-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幸福从邪恶中穿行》是整个《绝对隐私》系列作品中我特别喜欢的一篇,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我喜欢这个故事的女主人公于淼,她是我见过的、她的同龄人中极有主见也极其执拗的女人,生活给了她常人无法承受的磨难,而她凭着坚韧和女性特有的耐力把这些磨难变成了传奇。
    在1999年的采访结束后,我有不少机会到西安出差,其间也有旅行途经西安的时候,每逢这时,我都会特地见她一面,给她带北京的咸菜和果脯还有稻香村的萨其马。抛开采访和被采访的关系,我们互相引为好友。我亲眼看着于淼的变化,看着她从一个瘦弱女子渐渐变得丰满,成为一个看起来踌躇满志的贤惠妻子,也看着她变成一个身材越来越臃肿、心情越来越灿烂的快乐准妈妈……我不知不觉地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能见证他们的幸福的人。于淼也是这样告诉我的,她说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自己,恐怕只有我能了解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只有我能理解这些小小的幸福积攒起来的大温暖是多么来之不易。于淼身上有一种非常可贵也非常难得的气质,那就是你绝对无法从她的脸上和眼睛里看到沧桑,也绝对不会从她的言谈举止中发现她曾经活得多么窘迫,她给人的感觉是很健康、很阳光的一个人,虽然她内心深处曾经有过外人无法想象的巨大波澜。
    我喜欢于淼,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性格中的掌控意识,也可以说,她是一个在感情上总是处于上风的、具有控制力的女人,或者就是强悍吧。在她和她丈夫的关系中,可以明显地看到这一点,虽然表面上她一直是处于一个以温存和善意来感动吸毒男人的角色,而实际上,从她开始追求这个男人那天开始,一直在“处心积虑”地设计着这段感情的走向。也正因为如此,在发现爱人吸毒之后,她没有选择离开,而是选择了从根本上改造这个男人,直到把他改造成自己希望的那个样子。在他们两个人的共同生活中,于淼才是真正的控制者,虽然她是女人,是看起来应该处于弱势的一方。
    事实上当年主动找到我表示希望接受我的采访,也是于淼“处心积虑”的安排之一,当我们完成了采访、并且顺利地把他们的故事收入到《情证今生》这本书中,于淼才真正达到了贡献这段经历的目的——她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的故事,希望所有的人都为他们喝彩,她希望成为一个被人们赞许、忠实于爱情、对爱人不离不弃的角色,这样,她丈夫会意识到自己曾经做错了什么、做错了多少、多么对不起她,于是,这个有良知而且被深深感动的男人就再也没有回头的理由。
    《情证今生》这本书出版之后,在西安有过一次推广活动,当时现场非常混乱,一度逼得主办方不得不把“安顿”藏起来一会儿,据说是“防止一旦摔倒被人们踩伤”,那个过程像是一场混战,令人啼笑皆非。事后于淼告诉我,她为此感到特别开心,她是那么希望这本书的发行获得成功,因为那意味着他们的故事将被更多的人了解和传诵。
    我曾经问过于淼,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要“利用”安顿来实现这种对丈夫的督促,她坦然承认并且真诚道歉。这让我更加感觉到她性格的坚毅和率真。而对我来说,能做一个这样被人“利用”的记者其实是非常荣幸的,我多么希望真的能如于淼所希望的那样,她的丈夫因为她的艰苦卓绝而能和她一起过上平静、安逸的日子。
    然而,在讨论剧本的时候,编剧廖一梅和李少红导演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于淼的丈夫这个人,他是一个被动的角色,而他又曾一度是那么才华横溢、特立独行,他的确是被妻子的挚爱所打动,但是,难道这种感动已经到了足以让他放弃多年追求并且不惜借助毒品来实现的艺术理想而甘心沦为一名平平常常的出租汽车司机吗?他的性格和感情的主体性、自主性在哪里呢?
    不能不承认,这就是类似“口述实录”这种一对一的单向采访的缺陷。这么多年来,我能同时采访到一桩感情或者婚姻的双方当事人的机会少而又少,我只能从一个人的叙述中了解一段感情历程的始末,而对于被提及的另一方,我看到的是叙述者眼中的这个人,是一个镜子里的形象,无从了解他真正的内心世界。这是一种局限,也是一种无奈。
    因此,我很难回答编剧和导演提出的问题,那只能是依靠改编者在二度创作中按照正当的逻辑合理想象和发挥的部分。他们所能依从的逻辑,应该就是于淼给我们的提供的、她丈夫的各种性格特征和成长要素。
    最终,我们达成了共识,我们一致认为于淼的丈夫也许在内心深处还保留着一些理想的火花,他所热爱的艺术和他的理想并没有完全熄灭,他的手,有时候还会有活动的欲望。但是,也许多少年后他还能成为一名徘徊在艺术边缘的发烧友,但他绝不敢轻易辜负了他妻子的一片苦心。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想象和猜测,一位同样熟悉这对夫妇的故事的朋友提出了对结尾的建议,最终这个建议成为了“安顿”和“张扬”见面的尾声——出租汽车司机“张扬”把一幅悄悄画下的“安顿”的素描送给这个被妻子“利用”了的记者,也许是暗示,也许是追怀,沉默的男人没有任何解释。有意思的是,这幅素描出自导演安地之手,现在成了我的收藏。
    《幸福从邪恶中穿行》的拍摄过程中,有机会认识了张扬的扮演者黄觉,他也是“李氏班底”中的一员,是荣信达公司的签约艺人。我们一起拍戏的日子只有两天。感觉上他是比较沉默的,也不是很合群,到了现场,拎着一大瓶可口可乐。在北影的一个小饭馆拍于淼夫妇请安顿吃羊肉泡馍的戏,我和女演员都不是真的吃那些“道具饭”,黄觉却不是,导演喊“开始”,他端起碗来呼噜呼噜地吃那泛着油光、不知已经被热了多少次的泡馍,导演喊“停”,他从地上拎起可乐赶快喝下几口。当时我心里就想,这一段不知道要拍多少次,这样不断地重复下去,不知道黄觉还需要多少泡馍多少可乐。前段时间看影碟,黄觉吃泡馍这一段很完整,观众大概想象不出来,那碗热气腾腾的泡馍实际上是多么难以下咽。
    我不知道这部戏是否已经在西安上映或者发行影碟,做了父母的于淼夫妇是否已经看到了他们的故事正在以影像的方式广为传播。我们已经有将近两年没有见面了。但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他们能过上幸福而平静的日子,因为那才是于淼真正希望的。
 
    相关资料:
    电视电影《绝对隐私》系列之八:幸福从邪恶中穿行
    改编自安顿作品《绝对隐私——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情证今生》——《幸福从邪恶中穿行》
    原著:安顿
    编剧:廖一梅
    导演:安地
    主演:黄觉海清 安顿
 
    剧情简介:
    非常聪明但是并不特别漂亮的女孩于淼对张扬一见钟情,并发誓一定要将他追到手。和张扬恋爱后,于淼开始忙着帮助张扬实现办个人画展的梦想,就在一切顺利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张扬在吸毒!
  于淼不甘心失去苦苦追求到的美好生活,于是隐瞒了众人送张扬去了戒毒所成功戒了毒,没想到刚刚平静不久,觉得失去了创造力张扬又开始复吸。于淼思前想后,毅然打电话叫来警察………
  于淼坚持每周都去监狱看望张扬,尽管开始张扬不肯见她,但是不服输的于淼依然坚持着自己的爱。张扬终于被这份深爱所感化。张扬出狱后,二人回到老家西安登记结婚,一切重新开始。
  没有安全感的于淼惟恐幸福再次消失,她找到安顿讲述自己的故事,想让所有人和她一起保住她的幸福。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幸福从邪恶中穿行——电视电影《绝对隐私》系列之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