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悲欢情缘》(本书共12篇)之四<还是咱们俩最好>(4)

发表日期:2006-11-2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离婚之后,我的日子也并不好过。过去,无论多晚回家,无论在外面有多辛苦,总是有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在家里等着,总有一盏灯是为了我亮着,那种感觉特别实在。我们家不是富有的,但是很温暖,我特别怀念,就连放在门口的一些旧纸箱子都让我怀念。那么小的房子,用了很多年的老家具,到处散乱放着的书、报纸、光盘,堆在洗手间里等着洗的衣服,所有所有的东西,都有一种特别熟悉的味道。人也是动物,也会本能地寻找自己习惯的味道,顺着那味道就找到家了。离婚以后就不一样了。我租的房子也很舒服,我的东西都带过去了,我的收入也算稳定,一个人花那些钱还有富余。可是,我变得不爱回家了。有事没事都想在外面混,混够了回家倒头就睡,第二天一睁眼要去上班,然后再混,就这么得过且过。以前,我有屈美丽,她不是个很会做家务的女人,但她了解我的习惯,她把我照顾得好好的,比如说她刚刚举的鞋子那个例子,是这样的,有她在的时候,我每天出门都干干净净,没有她了,我好像也没那么讲究了,就好像失去了一个最忠实的观众之后,表演,也就没有意义了,我不知道我的干净利落能给谁看,也不知道谁还能以我的这些为自豪。
    我同样也面临着再次选择的问题,屈美丽说的一切我都能理解。表面上看起来,男人比女人显得更绝情,也更容易凑合,实际上,不是这样的。男人可能很容易就和一个女人上床,但是,要是真让他娶这个女人,很难,没有经过认真的考察、反复的琢磨,男人是不会痛下决心的。我自己就是一个例子。
    我离婚之后有过三个女人,第一个是个马上要毕业的研究生。
    ……
    我遇见的第二个女人,只交往了三个星期。她在跟我交往的过程中,还有别人。那段时间,我比较忙,没有太多的机会见她,这个不是我发现的,是介绍人告诉我的。介绍我们认识的人跟我在一个公司工作,是个老大姐。有一天,她突然来给我道歉,说对不起我,她也是刚刚才知道,那个女孩子同时还跟另一个人来往着,她是在把我们两个人做对比,然后从中选择一个。老大姐说,你要是觉得这个人不错,值得你竞争,那你就继续,如果觉得不行,我可以跟她说。我谢了人家,说我自己处理吧。我把她约到茶楼聊了一次天,我告诉她我知道他有男朋友的事情了,我准备撤退。她说那个人不是她男朋友,只是普通朋友。我说我其实很理解,人都是这样的,特别是像我和她这样离过一次婚的人,在选择爱人的时候会特别慎重,也特别实际。我说我不想参与这种竞争,也不愿意让人拿着跟别人比来比去,就算了吧。我们把话说开了,反而自然了。她问我,那你觉得你为了什么样的女人才会去跟别的男人竞争?我想都没想就说了,屈美丽那样的。她知道我前妻叫屈美丽。她就笑了,说,刘长青你这个人真有意思,你这样,还离什么婚呀?我告诉她,我离婚是被逼无奈,是人家屈美丽不要我了。她挺有意思的,帮我出了好多主意,说应该把屈美丽找回来,不然一辈子都会遗憾的。这个人现在已经结婚了,我们有时候还打电话互相问候一下,每次她都会问我:“刘长青,你回家了吗?”我们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第三个女人,就是屈美丽在平和堂看到的那个人。她跟我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差不多有半年多吧。她应该算是一个和我有着一样的想法的人。从她身上,我了解到很多离婚的人都曾经有过的状态,就是不错过身边的爱情,但是轻易不会跟一个人结婚。这种人其实是最胆小也最容易受伤害的,对婚姻的恐惧已经到了闻风丧胆的程度,但是,同时,这部分人也最向往婚姻,他们很矛盾,向往婚姻,是想求得一份稳定和踏实的感情;逃避婚姻,是想逃避一旦婚姻不成功带来的又一次伤害。这样的人在每一次恋爱中既是投入的也是有保留的,他们总是在观望,看着对方的反应来决定自己的反应,决不主动,永远给自己留着退路。
    我曾经偷偷地去看过屈美丽,在我们原来那个家的楼下。我看见她从学校回来,手里拎着菜。那是在我和第二个女朋友谈过之后,我特别想见她,想跟她说说话。也不知道要说的是什么,就是想说。我看着她上楼,心里特别难过,我想那些菜也不知道以后谁能有福气吃到了。那天我没敢找她,因为真的不敢面对她生活的变化。我一想起屈美丽要嫁给别的男人,就特别难受,心如刀绞。她还会给那个男人擦鞋子吗?她还会给他洗衣服吗?她会给他生孩子吗?那个人会珍惜她吗?会照顾她、心疼她吗?我一这样想,就非常恨我自己,为什么当初要同意离婚?如果我坚持不离,也许我们俩还能有救。
    刚才听她说再平和堂遇见我的时候那种感觉,我也是一样的。她看的是我的鞋子,我看的是她的上衣。她本来没看见我,是我先看见她的。老远的,我就看见她在卖凉鞋的柜台前面,我是故意领着我女朋友走过去的。我先看见的是她穿的那件衣服,那还是当年我给她买的,那阵子流行穿唐装,我们学校的好多女老师都买了,我也给她买了一件。我发现那件衣服有点儿旧了,她穿着,显得衣服有点儿肥,我觉得她瘦了。我控制不住想跟她说话,想问问她现在的情况,其实也就是想问问,我还有没有希望。我没想到她跟我说那句话,让我回家。没有过我们这种经历的人,没认真爱过一个人的人,不会明白那种感觉。我看见她,就觉得她还是我的亲人。那种心情,特别复杂。
    我个人觉得,复婚的难度最大的地方,就在于两个人分开的时间长了,一直没有联系,对于对方来说,都有一段空白的日子是说不清楚的,比如,她可能有过别的男人,我有过别的女人,这个,特别需要两个人能正确对待。
    我们俩在一起之后,谁也没有再问过分开那段时间的事情,今天,她说的这些是我第一次听到,我的这些经历,也是第一次告诉她。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往事不要再提了,好好珍惜眼前的生活吧。
    她上一次怀孕的时候,我说过,一定要在孩子出生的时候,让他们搬进新房子,后来离婚了,我觉得我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实践诺言,现在好了,我不仅有机会了,我还做到了。我觉得这辈子做得最漂亮的一件事,就是把屈美丽找回来。
    刘长青说这些话的时候,屈美丽常常把脸背过去,她不时地用手指尖轻轻按一下眼睛,她忍不住眼泪。
    “安顿,你觉得我们当着你的面这样说两个人的过去,奇怪吗?”刘长青认真地问我。
    我说我不觉得奇怪,只是非常佩服他们的勇气。一对分手的夫妻,最终能走回来,已经很不容易了,走回来之后还能这样诚实、健康地面对过去,就更是不容易。因为他们的故事,我开始相信人们常说的“缘分”,有缘分共度一生的人,终究不会分开。
    回到北京,我收到了刘长青写来的电子邮件:
    安顿:
    你好!谢谢你用那么长时间来听我们“坦白交待”。回到家里,我有一个感觉,就是所有的一切伴随着这一天真正过去了,我们终于可以像多年前刚刚相识的时候一样,变回到两个最单纯的人,重新开始一场完全不同的恋爱。
    最初决定找你,有很多理由,我都告诉过你了,但是,请你原谅,有一点我没有说,那就是我们之间的障碍,交流上的障碍。其实,我和屈美丽之间一直是有障碍的,虽然我们还是复婚了,但是,那种两个人都加小心过日子的状态实在让人很不愉快。我们都在有意识地回避一个话题,就是从离婚到复婚之间的那段空白,我们谁也不愿意面对这些,毕竟,两个人都有过别人,也都有过和别人一起生活的尝试,因为不能合适,两个人才走回来。与那些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忠贞不渝地去等待的故事不同,也许,我们心里也在等待,但是,在行为上,两个人都没那么做。这是我们之间最难解开的结。
    因此,我们才决定,找一个陌生人来说出这段空白里面彼此身上发生的事情,如果都能平静对待,我们就有希望。我们选择了你。我们约定要说实话,我这样做了,我相信屈美丽也是这样做的。 
    再次谢谢你,如果有可能,下次来长沙,到我们的新家来做客!
                                                                                                                 刘长青

第四篇完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五《悲欢情缘》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悲欢情缘》(本书共12篇)之四<还是咱们俩最好>(4)》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