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中)

发表日期:2006-10-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有另外一首流传甚广的情诗,太多人口齿嚼香,芳心为之久低昂。有两个版本。

其一是: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桶,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另一个也很美: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日,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桶,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轮回,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我甚至不能确定这诗是否真的仓央嘉措所做,是根据他情诗原著翻译过来,还是以讹传讹,冒其名而做。他的诗都是藏语,虽有众多研究学者去研究他的诗歌,却不能够达到一致。仓央嘉措迥异于一般诗人的根本区别是他的精神境界太高深。这使得领会本身就有难度。何况每个人被被经历感受局限,理解力也是不同的,因此翻译的方法和版本各不一样。

 

《仓央嘉措情歌》(拉萨版木刻本)原书集诗六十二首。有的版本有诗六十九首。在藏民间流传的六世达赖喇嘛情歌,达到三百多首甚至上千首,真实性尚有待查考,却真实的反映出人们对他的爱重。

 

有专家、学者指出,现代人对仓央嘉措的追捧,有许多迷误。他们认为仓央嘉措作为一个出身宗教世家、受过严格宗教教育、更是作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15岁正式登上六世达赖喇嘛的法座的出家人,他的作品更多的是反映自己在缺乏人身自由、身受陷害的特定历史背景下,怀念自己已故的恩师第思·桑结嘉措,以及佛法修行方面的心得的。其作品集原文的题目其实是“仓央嘉措古鲁”而并非“仓央嘉措杂鲁”。在藏语里,“杂鲁”是有规范的,“杂”是名副其实的“情”。而“古鲁”的含义是“道歌”,含劝诫意义的宗教道歌。

 

像这首诗,禅心明洁的人会觉得,“你”并不一定是指情人,这首诗很象泰戈尔的《吉檀迦利》,“你”看似情人,实际上可是任何人,任何事。不应该局限于人世情爱。的确,这首诗打眼望去以为是台湾女作家的言情风格,大约是翻译的偏差所引起的错觉。细细读了,这一首比那一首多了太多的端然和高贵。一个是跪在佛前乞求,一个却是将对佛的依赖摈弃开去,自有追寻。升起经幡,不为乞福;摇动经桶,不为超度;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

 

——在深情里面,我们看见了另一种光亮。爱情与信仰并不冲突,它是信仰的一种,只是不该被认定是唯一的一种,否则就陷入种种迷障。

 

仓央嘉措是个性情中人,佛门的异数。这落差不是遽然形成的,一切的因缘要从上世达赖的圆寂和当时错综复杂的历史政治环境说起。

 

五世达赖是藏传佛教历史上极重要的人,他兼有高深的佛学造诣和清醒的政治头脑,对藏传佛教流传影响极大。出世之人入世必深,否则不能洞烛先机。十七世纪西藏正值多事之秋,政治、宗教斗争风云变幻。五世达赖喇嘛在蒙古固始汗的支持下取得了宗教、政治上的优势,使达赖的地位得到了当时中央政府--清政府的认可。

 

1653(清顺治十年),五世达赖应清帝之邀来到北京。顺治皇帝沿用了俺答汗对三世达赖的尊号,正式册封他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并授予金册和金印(金印刻有汉、满、藏三种文字)。从此,“达赖喇嘛”封号开始具有政治意义和法律效力。五世达赖坐化之时正值布达拉宫扩修,为了能保证西藏安定的局面和布达拉宫的扩修工程顺利进行,达赖要求对自己的圆寂密不发丧。他的亲信(也有说是私生子)执政王第思·桑结嘉措为了继续利用达赖的权威掌管格鲁派事务,并和固始汗的继任王达赖汗固始汗之孙)争夺独掌西藏的政治权力,乃“伪言达赖入定,居高阁不见人,凡事传达赖之命以行”,密不发丧达十五年之久。第思·桑结嘉措在执行政权,保管秘密的同时,也开始了秘密查访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的工作。

 

公元1696(清康熙三十五年),康熙帝在蒙古亲征准噶尔叛乱时,从俘虏的口中才得知五世达赖早已去世,即降旨向桑结嘉措问罪;桑结嘉措惶恐万状,此时才将五世达赖去世的实情禀告朝廷。并迎已14岁仓央嘉措为六世达赖。

 

他的叛逆从一开始就被埋伏在身体里,后来的所为不是无因。与自幼被迎入佛宫的灵童不同,仓央嘉措十四年来都生活在民间,家中世代信奉宁玛派(红教)佛教,但这派教规并不禁止僧徒娶妻生子。而达赖所属的格鲁派(黄教)佛教则严禁僧侣结婚成家、接近妇女。戒律清严的环境和多情的内心世界、角色和天性的冲突,终于在20岁那年不可遏止地爆发了。少年仓央嘉措曾在五世班禅大师驾前落发授戒,五年后大师又该为仓央嘉措授比丘戒了。我看过的书上这样说:仓央嘉措依约去往日喀则扎什伦布寺,一路上满脸阴云密布,我们无从得知一路上他想了些什么,所看到的是他决心已定。据五世班禅自传我们得知了结果:班禅大师祈求劝导良久,仓央嘉措沉默以对,然后毅然站起身来,夺门而去。他双膝下跪在日光大殿外,给大师磕了三个头,反反复复只说一句话:“违背上师之命,实在感愧”,念念叨叨黯然而去。在后来的许多天里,不仅没有转机,甚至变本加厉:不仅拒受比丘戒,反而要求大师收回此前所受的出家戒和沙弥戒。

 

 “若是不能交回以前所受出家戒及沙弥戒,我将面向扎什伦布寺而自杀。二者当中,请择其一!” 这是他对班禅大师说的话——话是这样决裂。但他其实从未背弃自己的宗教信仰,否则日后不会遁入蒙古宣扬佛法。只是不甘心被命运撮弄,不能自主。有谁相信,指引着万千人生存理想的活佛,他的本身却被束缚着,比凡人还不自由?无可奈何的选择其实就是没有选择。命运筑起高墙,尖锐而不驯服的兽被囚禁着,在逼仄不堪的境地里自戕自伤,嚎叫着,舔着流血的伤口,遥望着远方,已经深坠的希望。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