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悲欢情缘》(本书共12篇)之四<还是咱们俩最好>(2)

发表日期:2006-11-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跟刘长青结婚,一开始,我家是不同意的。郑州不能算是大城市,我的家庭也不是什么高贵的人家,父母都是工人,一个姐姐、一个弟弟,但是,我家人还是有优越感,觉得郑州怎么说也比岳阳大,我们也算是城里人,刘长青家在岳阳的郊区,就算是农民吧,他家还有三个弟弟,都要上学,经济条件显然不如我家。而且,我父母觉得他一个人在长沙,自己还照顾不好自己,就更不用说照顾我了。所以,他们都很担心,一方面担心我们的生活,另一方面,就是担心一旦我们俩有什么变化,我一个人在长沙会吃苦。我是很固执的,一旦认准什么事情是自己想做的,拼命也要去做。这样,为了跟他来长沙,我差不多有一阵子是跟家庭决裂了。这个他也知道。说起来,我们真正结婚并不容易。我的父母都没参加我的婚礼,他的父母也没来,就派了一个弟弟来看了看我们,给我们带了一点儿东西和3000块钱。所以,有时候我们俩闹别扭,我也会说,当初我父母就断定咱们俩好不了,果然是这样。说起来,你可能都不相信,我和刘长青离婚3年,我的父母一无所知。现在我们又在一起了,他们还觉得我们俩真不错,当初他们的判断是不对的。
    我们在一起生活的时候,还是挺好的。直到我们决定离婚,我也没有否定过我们在生活上的和谐。两个人都是老师,学校的工作也不是很紧张,有很多时间是可以一起支配的。我们一起看书,一起逛街,一起买了菜回来做饭,晚上一起看电视剧,后来有了盗版光盘,我们选择共同喜欢的买回来看。我们住的房子没有暖气,到冬天的时候,屋子里很冷,两个人都是吃完了晚饭很早就坐到被子里,看着看着电视,往被窝里一出溜,就睡着了,谁后睡着谁负责关灯。我是北方人,特别怕冷、怕潮湿,有他在,晚上两个人挤在一起,就不觉得冷。那时候,我们开玩笑,说要是有一天分开了,可能谁都暖和不过来。
    我怀孕的时候,脾气特别不好,大概,这个是他现在想起来都很气愤的,莫名其妙地发脾气、找碴儿闹别扭、动不动就掉眼泪,让他摸不着头脑,哄也没法哄,劝也劝不了,干着急。
    屈美丽说着就笑了,刘长青也跟着她笑:“真实,那时候我特别烦。她要是能说出原因来,我也就明白该怎么办了,可是她偏偏不说,就是不痛快。为这个,我还找过当医生的朋友,人家告诉我,这个时候男人能做的就是忍耐,这是怀孕的女人都会有的正常反应,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那时候,我哪儿懂这个呀?她一闹,我就害怕,就想逃跑,可又没地方跑。这次她怀孕,我还是紧张了一阵子,怕昨日重现,不过,她这次表现比较好。”
    屈美丽静静地听丈夫说完,有些不好意思,嗔怪似的斜了丈夫一眼:“你别着急,一会儿才是你说,要控诉,也先要排队。”
    我怀孕差不多三个月的时候,孩子没了。医生说是因为我在怀孕之前和怀孕早期吃的一些抗生素类的药造成的,孩子死在我肚子里。我当时特别伤心,他也是。虽然他没说,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的遗憾。我在家里休养的那段时间,也是我们婚姻中的幸福时光。他每天什么也不让我做,什么都是他来承担。而且,那时候,他已经开始在外面开的那种成人教育学校代课了。
    好事情就不说了,该说坏事了。就是因为他到外面代课,才有了后来我们俩的分手。他遇见了一个女人,离婚了,在那个学校补习。
    我是怎么知道的呢?我在今天之前从来没告诉过他。
    刘长青听见妻子这样说,端在手里的茶杯已经拿到了嘴边,马上又放下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妻子。屈美丽微微一笑:“你以为你知道,是吧?其实你不知道。”
    本来,我想一辈子都不告诉他的。今天,就说了吧。
    我是从那女人的一本日记知道的。那时候,他们的关系,大概已经有一年多了。
    我不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对感情上的事情,我挺拧的,要是相信了一个人、一件事,就会一直相信,而且,还会时时刻刻告诉自己必须要相信。所以,我从来没怀疑过刘长青同志会背着我有“第三者”。我也接到过那个女人打给他的电话,经常是在晚上,找他说话,把问功课当成借口。电话一到了他手里,就放不下了,总是他在听对方说。换一个女人,可能早就察觉了,不是问老师问题吗?为什么老师不说话,学生说个没完?到底谁给谁提问题?可是,我就是感觉不到。那时候,我们已经有了学校分的房子,不大,两间,可以把卧室和客厅分开了。我在卧室里,他在客厅打电话,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去听听他们说什么。所以,刘长青同志发展到最后不能自拔,也怪我这个人太迟钝吧。
    刘长青突然打断了妻子的话:“停!我怎么觉得这是要揭我的老底,给我开批判会?你能不能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不要这样冷嘲热讽?我快要坐不住了。”
    屈美丽把茶杯递给他:“你再给我倒一杯热水吧。”刘长青拿起热水壶,发现里面的水已经凉下来了。他站起身到洗手间去烧水。
    屈美丽把双手搭在微微隆起的肚子上,看着我:“你别觉得奇怪,我们俩可以这么说话,谁也不生气。都过去了,现在说起来,跟我们其实没太大的关系。他跟我闹着玩儿呢。”
    刘长青重新落座,表情多少有一点不自然。
    有一天,他不在家,平时总是带来带去的皮包在家。他从外面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帮他看看身份证号码,在他的包里。我就发现了一个小本子。一个人民教师,包里有个小本子,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别忘了,这是一个男老师的包,怎么会有一个粉红色、缎子面的日记本呢?我鬼使神差地就把这个本子掏出来了。打开一看,吓了我一跳,扉页上写着一句话:“我和长青的365天”。
    ……
    我没有马上问他,而是在第二天的晚上,去他代课的学校接他回家。女人要是存着心计去对付男人,男人基本上没有不暴露的。我站在学校大门对面的小卖部边上,挺隐蔽的。我看见有个女人在快要下课的时候走进学校,跟传达室的老人说了些什么。凭良心说,她比我年轻,也比我漂亮,但从形象和气质上来看,我都喜欢,更何况刘长青同志呢?当然,这样的话在当时我是说不出来的,这样的想法,在当时也不可能有。我有个直觉,觉得这个人跟我丈夫有关。我就站在那儿等着。果然,没过多一会儿,他们俩一起出来了。我看见那女人还从包里拿出来一个汉堡,刘长青接过来就吃。如果是今天,我觉得也没什么,有人给吃的还不好?省得回来吃家里的饭了。可是,当时,我都快气疯了。我冲上去就喊了一声:“站住!”他们俩都愣住了,刘长青吃到嘴里的汉堡都忘了接着嚼。
    后来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刘长青跟着我回家,那女人自己走了。
    离婚是我提出来的,也是我坚持的,他不愿意。他反复告诉我,他跟那个人之间什么事情也没有,我说我不管这个,有没有性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已经不在我身上,不在我们这个家里了。我不能容忍一个不爱我的男人一边在心里想着别人一边跟我一起生活,精神出轨比身体出轨更可怕,我宁肯不要。
    从提出离婚开始,我们就分居了,他住在客厅。说实在话,为了挽救我们的婚姻,他做得比我多。他曾经很多次提出来,不要离婚,他以后可以不跟这个人来往,而且,如果我认为需要,他可以把这个人的全部联系方式都给我,让我去跟她谈谈,听听她怎么说。我说,那没必要,她当然会跟你说的一样,要不怎么你们是一对狗男女呢?我不去,我去了,就是给她脸了,她不配。那时候,我特别激烈,总之,就是什么话也听不进去、什么也不相信,就一样,离婚!
    闹到最后,刘长青也没办法了,他说他没有别的要求,惟一的希望就是我能给他一些时间,让他从学校调走,这样,我们两个人都不至于太丢脸。我等了他两个多月,他调成了,到现在工作的这个公司当财务部的副经理。他留下了房子,自己租房子住去了。我们是到法院离婚的,这样,可以不通知单位。
    我还记得离婚那天从法院出来,他和我站在大门口,他问我去什么地方,我说回家,他问我能不能一起吃一顿散伙饭,我说不能。他特别难过。那是我惟一一次见到刘长青同志激动,他掉眼泪了,他说,屈美丽,你等着,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你冤枉我了。
    离婚以后,我们就没有联系了。我开始一个人生活。
    屈美丽慢慢地站起来,双手扶在腰上,说要去一下洗手间。房间里暂时剩下刘长青和我。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插话,也没有了刚刚的那种调节气氛的轻松模样。他把一双手交叉着握在胸前,做了一个伸展的动作:“安顿,可能说出来你不相信,出家门的时候,我们俩说,今天在你这里说的话,很多都是我们过去没有跟对方说过的。真的。复婚了,都没说过。本来,我也以为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再说了,可是,如果真的不说,也不好,留在两个人心里的疙瘩永远也是在那个地方,有时候你可以绕着它走,有时候还真躲不开……”
    我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屈美丽回来了:“刘长青你别跟安顿瞎嘀咕,我没诋毁你,我都很客观。后面的也是客观的,你要是没有勇气听,你赶快请假.”
    刘长青做出害怕妻子的样子,赶快说:“没关系,您说,我不敢听的地方,就把耳朵堵上。”
    他们相视而笑。
    看着他们以这样的方式谈笑,我有些感动。不要说是一对历经波折破镜重圆的夫妇,即使是从来没有过曲折的夫妻,能在一个外人面前如此坦诚地说自己的心事,也是很难的。他们要经历多少次自省、多少次磨合,才能达到这个境界?
 
 
未完待续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五《悲欢情缘》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悲欢情缘》(本书共12篇)之四<还是咱们俩最好>(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