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游离

发表日期:2006-09-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有一本书,带着它走了千里之外。

《和尚与哲学家》

两个男人的对谈,梨花树下,月光明洁,清茶小酌式的闲散,内质却是精神科学的严谨,有如拿着手术刀将剖开的部位放在显微镜底下观测。

文字已经清洁到只是为了表达而存在的地步,如同身体的躯干只是为了构成身体。

不能够连续去看,经常是一天看一页左右,需要用时间去想,拿来和认知的一切做映证。这样渐渐,心里开始有轮廓,也更清楚事实的质相。

一个写作者,她的内心应是游离于和尚和哲学家之间的人。

 

很多人对我说,安,你的文字如何之好,如何地被喜欢。我并不以为然,因为我看得见比它们更完美的存在,心知它们并不够好,我甚至不够喜欢它们。心里总有微微的惶恐和遗憾。像一股水从高处溅下来,别人只见它姿态优美,而我心里清楚它总会落下。如斯一个上升乃至落下到沉静无动荡的过程,是一个写作者经常会体验到的过程。

 

有太多的女作家习惯于妖娆的文字,没有刻薄心血,徒然把一分情绪装饰地骄矜,像等不及绽放就要招蜂引蝶的花朵。或是节俭到干涩的地步,看上去毫无趣致。

 

一个人的文字,要像撒满月光的纳木错湖那样艳丽清洁,一眼看过去就清澈,然而细细观望又有高深莫测的内涵。要做到这样并不简单。

我指间行走的乐章,并不要比别人繁复华丽,它应有合适的体式,端然的情感,就好象一个人,在任何场合,对待任何一个人都不卑不亢,从容自若。

 

现在所流露的艳丽是外在的泽光,一场雨就令它面目全非,而我所希望的有质感的文字,是像法国小镇上的教堂地上的石砖那样,泛着因时光的搓揉而产生的细腻泽光。

我相信时间给予的论证,胜过这世间一切的虚名荣誉。

 

其实在选择写作之前,就选择了行走。孤独寡然的童年,不能和寻常儿童一样嬉闹于街市巷尾,那点不自觉的遗憾,督促我必定做出补偿。漂泊的翅膀在少年时已蠢蠢欲动。现在这份职业是上苍给予的最大补偿,终于可以在成年之后,背起行囊前往向往之地,修复内心缺失。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游离》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