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陈越的婚纱——电视电影《绝对隐私》系列之五

发表日期:2006-11-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到现在,我没有机会结识《绝对隐私》系列中的另一名编剧邹昌怡。据制片人李晓婉说,这是个很“倔强”的女孩子,写东西很用力气。
    曾经有一次,在曾念平导演的摄制组,我们现场讨论修改台词,之后我说,我一直觉得挺对不起两位编剧,这些看起来简单的故事并不好改编,不是因为故事本身某些环节的缺失,而是其中包含的心理密度——我在采访的时候,并不是很注重故事情节的完整,我关注的是其中所表达的某一个特定的人在特定的心态之下和特定的人文背景中所演绎出的一种特定的生活和思考的逻辑。
    近十年来,陆续出版《绝对隐私》系列丛书,常有人说,读我的文字,包括小说,总能看到一些画面,那是文字带来的联想,也依赖于我的描述。我把这样的说法照单全收了,因为在写作过程中我确实有这样的偏好,也就是对某些画面的描述,也许,这和我是多年的电影发烧友有关吧?文字和影像有很大的区别。文字总是能把人物的心理活动详尽而不厌其烦地表达清楚,影像不然,它需要动作性的细节才能让观众明白这个人在想什么。我们看过很多误导观众不能好好理解人物的影视作品,也看过不少主人公的行为缺少现实性逻辑而变得似是而非的所谓文艺片,我想,之所以会这样,大概就是因为对思维和情感逻辑的状写方式是错误的——也就是说,一个人在这样想的时候绝对不会那样做,那样做的时候就肯定不是这样想的。要让人物心口合一、怎么想就怎么做,需要编剧对这个人物有很好的理解和控制,熟悉他的内心世界和行为方式以及他所处的环境,或许这就是编剧的难度。
    最初,我看过《陈越的婚纱》的剧本,对照原著读了好几遍,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剧情似乎有些单薄,也有些芜杂,人物是不少,主要的内容却并不突出。那时我想,也许编剧太年轻了,把个人的好恶和道德判断加入其中,于是,男主人公家顺成了一个现代陈世美,女主人公陈越成了一个被动受欺负的、走出乡村的秦香莲,这不对,这不是我认识并且尊重的那个独立的、要强的陈越。
    我始终不能忘记1999年在重庆和陈越交谈的那个夜晚。她的平静、瞬间出现的冷漠笑容和对生活中的伤害自我释怀的能力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她是一个语言表达能力非常好的人,她讲述自身经历的时刻,有一个不经意中选中的道具,一只新鲜的柚子,她把那柚子的瓤撕下来一点点,拆开成一个个水汪汪的小颗粒,揉碎在自己的手中,这是不知不觉的动作,却是她内心挣扎的真实写照——在她的故事里,一个女孩子9年的青春岁月和爱情理想,就是这样被不经意地揉碎的。
    陈越的故事是一个典型的痴心女子遭遇负心男人的案例,但,我以为陈越并不是可怜的、柔弱到需要观众给与无限同情和一把辛酸泪的所谓弱女子。她出身在贫寒人家,空有一身抱负最终却只能屈从于父母放弃高考,考上大学的家顺是她青梅竹马的少年恋人,陈越对家顺说出“你一个人去读我们两个人的大学”这句话非常自然,当她确认了爱情,也就确认了理想,家顺是她的理想,家顺的学成归来,其实也是陈越实现自身没有能力实现却极端渴望达成的个人价值方式。陈越是有“欲”的,并非一味成全爱人,她也在成全自己。生活中这样的女人比比皆是,所不同的在于,有些女人牺牲自己换来的是夫贵妻荣,有些女人换来的是始乱终弃,个人命运不同、遭际不同而已。
    《陈越的婚纱》开拍之前,大队人马已经准备转战湖南外景地,我的“戏份”全部在北京完成,不需要跟随,因此我始终没有见过两位主演。后来在北京补拍我坐在电脑前面写陈越的故事,拍了一上午,打字过六千,就像写小说一样,结果,这些内容一点没有出现在这部戏中,却阴差阳错地给加到《赵军的秘密》里面去了。
    开机之前在北影,我和导演李少红最后一次讨论关于陈越这个故事。我觉得要是把陈越改写成一个“受气包”那就完全错了,她不是,她身上应该有一种很可贵的牺牲精神,是女性特有的一种无私和悲壮,甚至是母性,这种性别特质决定了她能够在一个男人的身后、帮助他实现自身的价值而含辛茹苦、默默无闻。而家顺并不是卑鄙的,他只是一个内心单纯、性格懦弱的小男人,他当不起这份深厚的爱,他没有能力成为一个女人间接实现自身价值的桥梁。
    在我和李少红相识并合作的这些年里,我有很多机会见识她的刻苦,我把这称为“狠”,我始终认为一名女性性格中有强悍的因素是一件很好的事,而女人一旦能对自己狠下心来,那就没有她做不成的事。当时她正好刚刚结束一部戏,有几天的休息时间。我们开玩笑还说她可以“好好奢侈一下”,结果她用四天的时间憋在家里重新改写了《陈越的婚纱》这个剧本,观众现在看到的这部戏,虽然编剧没有写上李少红的名字,但真正的编剧其实应该是她。因此这部戏也有了从内到外名副其实的“李氏风格”。
    网上有观众写评论,数次提到《陈越的婚纱》中反复出现的火车隧道,小小的山洞洞口时而幽深、时而宽阔,仿佛这个女孩子9年蹒跚行走中宽宽窄窄的道路和曲曲折折的心路。正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最终出现在银幕上的陈越不是一个讲述自己的故事赚人眼泪的可怜虫,而是一个独立承担命运的、成熟女人,虽然这种成熟是遭受了无数伤害才换来的。
    唯一令我感觉有一点遗憾的,是陈越打工的地点从深圳和海口变成了北京。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一部电视电影的投资就那么少,据说几乎没有做出其他选择的可能。而实际上,7年前我采访陈越的时候,她特意强调的就是这两个地方,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最早得风气之先的烟花繁华地,大批来自四川、湖南、湖北的女孩子都把这里当成了淘金的宝地,而其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有些姿色、缺少文化、渴望早日致富还乡的女孩操起了一本万利的皮肉生涯。陈越和与她一样洁身自爱的女子正是被这些人连累了,曾经一度人们对闯荡深圳、海南的女人侧目相看,也是因为这些人的自甘沉沦。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说,家顺最终离开陈越,指责陈越的“名声”,恰好也是因为陈越从这样的地方回来,而且还带回来小镇人们认为不菲的嫁妆,这两个地名,几乎成为了一种象征,一种罪恶的源头。和深圳、海口相比之下,北京的“名声”怕是好了很多,某种程度上,倒是减弱了陈越爱情悲剧背后那种荒谬的感觉。
 
相关资料:
    电视电影《绝对隐私》系列之五:陈越的婚纱
    改编自安顿作品《绝对隐私——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情证今生》——《青春路上的挽歌》
    原著:安顿
    编剧:邹昌怡
    导演:李少红
    主演:安顿---安顿 
         陈越---闫微
         林家顺---章恭
    剧情简介:
    迫于生活,陈越放弃了高考的机会,不料却换来了与同学林家顺的真心相爱。为了爱,陈越到北京打工供家顺上大学,在酒吧和夜总会作服务生。尽管封闭的小镇上关于陈越工作的流言蜚语四散传播,但是毕业后回家教书的家顺执着地爱着、等待着陈越,同时,他也慢慢地爱上了母亲给他介绍地新女友。陈越为了家顺,另一方面也为了自己的生活,主动退出这场感情,痛心地悄悄打掉了腹中三个月的胎儿,回到了北京…
  曾经的小镇姑娘陈越如今前前后后已在北京生活了十来年,少时的两个愿望:挣很多的钱和走出小镇如今都兑现了,然而她却并不快乐。依旧单身的她已届中年,韶华不再,曾以为打掉了肚子中的孩子便就抹去了那段青春岁月的印迹,现在却发现那段逝去的时光始终萦绕在心间……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陈越的婚纱——电视电影《绝对隐私》系列之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