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趁早出手 坐等收钱?

发表日期:2006-11-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采访/安顿
    嘉宾:马未都著名收藏家
    王文澜著名摄影家,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刘雷   著名摄影家,中国艺术摄影协会会长
    陈光俊百年印象摄影画廊艺术总监
    饶宏   影像传媒国际集团首席运营长
 
    如果想考察早期珍贵照片印刷版本的升值,恐怕没有比今年年初苏富比拍卖行以292.8万枚金拍出的摄影作品《池塘月色》更有说服力。美国摄影家爱德华·斯泰肯于1904年拍摄于纽约长岛的这幅照片,最初被估价为70——100万美元,最终却以三倍的价格被私人收藏家买走。一时之间,这个与摄影艺术相关的财富传奇在摄影界成为美谈,也给中国摄影人和稚嫩的国内图片市场带来了极大的刺激和震撼。
    2006年,是国内影像艺术品“无限风光”的一年。
    创办于2002年底的北京百年印象摄影画廊是北京的第一家专业经营影像艺术品的艺廊,在短短三年多的时间里影像作品销售的成交额达到数百万元,成功代理了30多名中外摄影家的作品,其中最贵的照片以6万美金售出。日前,百年印象主办的翁乃强摄影作品展卖活动不仅赢得了很好的口碑,同时也创下了艺廊开办以来的销售高峰。
    今年8月18日,著名风光摄影家于云天创办了以代理摄影家销售影像作品为主要业务的北京云天影像空间,在第一次正式办展时,摄影家林然的手刷铂钯原底片接触印象作品50幅中的《芙蓉花》系列,即以每张近千美金的价格售出20余幅。前不久,刚刚结束的影像专家见面会后,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摄影家携带自己的作品纷纷表示了与云天影像空间签约的意向。
    国内摄影人中流传着一种说法:随着图片市场的初露端倪和国外资金的涌入,摄影艺术的春天终于到来了。这是业内人的自我感觉良好,还是真实存在却被我们暂时忽略的一个巨大投资空间?究竟什么样的照片在今后具备升值潜力值得我们现在出手?……收藏家、摄影人和投资人站在自己的角度,引领我们窥见图片收藏市场这个“新生儿”的真实面目。
 
    市场:是圈内人的自我感觉,还是真实存在的朝阳产业?
    马未都:在中国收藏市场和西方的比较中,有两个观念,第一是艺术品的在途,第二是在库。在库,字面上理解就是进入仓库,在西方,是进入博物馆或者大收藏家手中。在途则指在商人手里,在投资者手里。西方收藏品在途和在库的比例比较好,市场比较稳定。目前中国的市场更大程度上被看成是一个投资市场,艺术品在途远远大于在库的数量。摄影艺术品和其他艺术品相比,有相对的实用性。它可以挂出来欣赏,不像中国画那么娇贵,大部分内容比较好懂,容易跟环境融合。收藏摄影作品兼顾了欣赏和投资的双重功能。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摄影作品的价格很便宜,门槛比较低。比如说现在想做家具、陶瓷、雕塑之类的收藏,没有相当的经济实力是做不到的,但是摄影作品的收藏就相对容易,普通白领就可以做到。而且,作为被承认的一种艺术形式,大部分摄影作品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欣赏起来并不困难。
    回顾一下这些年中国家庭墙上物的演变很有意思,70年代到80年代,大家比谁家的挂历好,现在把挂历做成金子的,也没人愿意要,觉得土。90年代,流行挂婚纱照。再后来到现在,住房条件改善,家里的空白处越来越多,有些人开始关注摄影艺术品。这里还有个很实际的问题,买画通常按尺收费,多画一尺能多卖好多钱,好多人买回来的画就特别大,这一大,就不是在哪儿挂都成了,更别说中国画讲究裸挂,家里一抽烟、一炒菜那画就坚持不住,所以,慢慢人们就感觉挂照片是合适的。
    这些都是让我觉得摄影艺术品有市场潜力的实际理由。如果没人出来搅局,能健康发展,摄影市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会很受大众欢迎。但是,摄影艺术品市场现在只是有可能进入一个慢慢成熟的阶段,只是可能。我个人特别不希望这个市场突然大热起来,一般情况下,什么东西长得最快就会死得最快。我不希望摄影艺术品市场的崛起过程中出现这样的悲剧。
    陈光俊:这一两年,影像市场的发展速度出人意料地快,在我开艺廊之前,根本没想到会这样。国内的影像作品一直非常丰富,压了这么多年,始终没有出口,突然有了市场,出现大热很正常。摄影艺术品收藏的门槛在现阶段确实很低,一个中等收入的家庭、普通白领花上三、五千块钱,就能拥有一幅真的、有摄影家签名的、限量销售的、自己喜欢的摄影作品,并且有收藏价值,在以后还会升值,也具有投资价值。这种低起点决定了会有一个很大的收藏队伍。
    我一直觉得其实国内的普通人对影像作品的收藏还不是特别了解,慢慢大家了解了,这个市场就会非常庞大。这几年我这个艺廊代理了很多摄影家的作品,销售还不错,运行顺畅。我们是北京第一个经营影像作品的艺廊。假定这个市场成熟起来,有了更多的艺廊做同样的事,艺术家选择艺廊,同时,艺廊也要选择艺术家。什么是艺廊最大的财富?就是日积月累的诚信。一个艺廊的口碑非常重要,一方面要取得艺术家的信任,另一方面要取得收藏者的信任,艺廊的口碑越好,就越有可能吸引顶级的艺术家和大收藏家。我们可以断定的是以后从事这个行业的专业机构一定会越来越多,那么,随之而来的就会是更细致的分类,众多艺廊瓜分这个市场,不同的艺廊根据自己的风格和优势来选择代理不同的艺术品,这样这个行业和市场都会越来越有序。
    刘雷:其实中国还是起步晚了。经营摄影艺术品的机构在世界范围内有700多家,纽约有300多家,巴黎有300多家,台北还有70多家,东京也有一些,中国目前还少得可怜。当然这也和摄影的传统观念有关。摄影是舶来艺术,在国外,因为生活条件不同,多少年前他们已经很重视摄影作品对家庭的装饰作用,也逐渐转为一边使用一边收藏。所以《池塘月色》这样的作品能卖出差不多300万美金,一点儿不奇怪,这是多年以来市场稳定的积累形成的。我看到一个报道,说苏富比拍卖行今年到现在只影像作品的拍卖达到了6530万美金。这么说起来,国内的市场还很薄弱。但是大气候这样了,国内也有一些年轻的摄影人和比较得风气之先的老摄影家开始和国际接轨,他们的照片虽然没有那么高的价格,但也在市场上销售着。我认为三年之内,像百年印象这样的专业图片代理机构一定会越来越多,摄影家可以选择的经纪人也会越来越多,对摄影人来说,这是好事。
    王文澜:对我来说,照片走入市场还真是件新鲜事。做了这么多年摄影,在我的概念中,照片不是卖的,是用来发表的,用在报刊上,每张有稿费,三五十块钱,二十年前是五块钱。所以脑子里有个认识,摄影记者拍照片能换稿费,拿去卖,这不可能。而且最初我自己也怀疑,真的会有人买吗?直到亲眼看到有纪实类的照片卖出去,并且价钱还不错,才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市场,虽然还不很成熟、健全,还在敲门阶段。前年,陈光俊找我,说要拿我的照片去卖,我当时还怀疑,要是卖不出去怎么办?面子上多不好看!到了去年,他给我举例子,说《大眼睛》已经卖得很不错了,我说那就试试看吧。
    对国内的人来说,摄影是外来艺术形式,不像我们熟悉的国画、书法之类,中国人暂时还没有买图片收藏的习惯,可是,现在确实也出现了一种现象,就是文革、希望工程等等社会题材的纪实图片卖得非常好,而且是中国人买得多,我觉得大概主要是因为这是一些我们熟悉的历史过程和社会性事件,而我的图片,比如自行车系列,就是外国人买得多。我个人觉得等到中国人像西方人那样培养出一种消费和收藏照片的习惯,可能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作品:拍什么能卖钱?买什么能升值?
    陈光俊:这个问题太复杂了。一方面,对想卖照片的摄影人是一种指导,另一方面,对购买和收藏的人也是一种提示。从我经营艺廊的这段时间来看,很笼统地说,是中国符号比较明显的作品。也就是说,能反映中国独有的文化和人文色彩。摄影是一种纪录,它所记录的内容是不可复制的,具有明确的时间性。前段时间我们卖得非常好的翁乃强老师的照片,反映的是文革时代,当时的场景、人们的状态、这场史无前例的运动都是不可能复制的,那么这种纪实照片必然会随着年代越来越久远变得越来越珍贵,越来越值钱。说白了,老一辈摄影家卖的是资历和历史,年轻一代摄影师包括在国外产生一定影响的人,他们卖的是灵感和创意,就是所谓的观念摄影。
    刘雷:人们一直不愿意收藏影像作品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照片可以复制,加上现在是读图时代,影像泛滥的时代,所以人们对这个东西能不能升值天然就有怀疑。实际上现在真正卖得好、被市场认可的照片都是那些在现代中国历史发展过程中记录了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时期的照片。真正可以进入销售和收藏领域的照片首先是数量有限的,并不是所有的照片都能卖钱。只有一部分艺术家的一部分作品才具备进入市场的条件。所以这个市场的诞生和发展也给了我们一个信号,那就是在低起点的情况下率先进入,就能以最少的付出获得最具有升值潜力的艺术品。这就是所谓原始股的概念。所有的艺术品收藏在中国都经历了从低起点开始到升值的过程。最开始是国画市场,然后是油画,现在油画的价格已经到了让我们瞠目结舌的程度,我认为,油画之后,应该是影像收藏时代的到来。如果是一位非常有名望的摄影家的作品,限量发行30张,那么,遵循国际惯例,第一张定价在几百美金,到了第30张,价格至少应该在一万美金以上,这是一种假定,在这个假定之内,你可以看到,升值的空间有多大。所以,我觉得越早进入影像市场,应该越有可能赚钱。
    王文澜:你看到的纪实照片,都是不能回过头去再拍的,这也说明摄影是个遗憾的艺术。1967年,我开始拍照片,以当时的处境,完全可以拍文革的十年,但是真正做起来,还真没想过那么多。我出去玩儿,拿着相机拍纪念照,目的根本不在于记录历史。现在回头看这些照片,没什么价值。后来上山下乡,也没去拍当时的农民生活,而是跑出去拍风光。所以,我想当年能记录历史的,大部分是一些有记者身份的人,包括翁乃强先生。也就是说,年轻的时候拿起相机,并没有蓄意性地要拍什么,等着将来能有收藏价值、历史价值,干脆就是玩儿,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行为。我拍过人们纪念周总理,1976年清明节的广场,但也不是因为有什么使命感,而是个人兴趣。直到文革结束之后,才不自觉地把镜头对准历史进程。那时候根本不可能对历史的发展有什么预测。作为一个摄影人,要记录当代历史,需要很强的观察力和很好的直觉,难度太大了,而且大多数时候是当局者迷。所以说,现在我们看当年很多摄影人的纪实照片,会觉得特别遗憾,当时我们为什么没能去拍摄有那个时代特征的照片呢?所以说,靠历史照片来卖钱,是难度非常大的,也有一定偶然性,无法预测。这种神秘和不可知,也是这个市场的一种魅力。
    马未都:说到这儿就想说说观念摄影,这也是一种影像艺术品,但是这部分摄影人他们更大程度上是艺术家,他们拍摄的东西来自自己的想象,然后把这种想象的画面制造出来。我个人觉得,艺术家有个通病,是在他们进入市场之后,那就是媚俗。怎么解释呢?比如一个人画油画,卖得好了,买家告诉他,下次给这个人穿上红衣服能卖得更好,他肯定给你改成红衣服。所以我觉得这种主观创作实际上和纪实摄影还有不可相比的地方。纪实摄影你怎么媚俗呢?很难吧?因为被记录的现场不容你设计,你只能是被动的,客观是不可更改的。比如我要是告诉王文澜,你这张照片上面的自行车不够多,他就会告诉我,我拍照片那天就这么多,这个道理太简单了。这样说起来,摄影虽然有主观色彩,但到底是以客观事实为依据的,凭空制造是不可能的。在这一点上,我想要是我们能拉开一个时间进程来看,比如,我们把眼光放到500年之后,回望历史,我觉得摄影可能远远比绘画更重要,至少它更真实。
    刘雷:我认为,一幅出现在市场上的好照片,要包含四个因素。第一,要有时空,时间性、地域性,影像是瞬间消失的、不可再生的,还要有时代感,时代越久远的就越有价值;第二,要有地理和人文特征,要有故事,有与众不同的文化背景;第三,要有艺术性,比如年轻人创作观念的前卫,纪实照片画面的张力、震撼力、独特的视角;第四,是技术性保证,一定是限量的,有艺术家签名的,印制在无酸纸上能够永久保存的。对收藏者来说,判断一张照片应该不应该买下来,这四点缺一不可。
    收藏:投机,还是投资?
    马未都:对于搞收藏的人来说,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辨识这件艺术品的真伪,但摄影作品不存在这个问题。唯一需要鉴别的就是摄影家签名的真假,这个也很容易实现。而传统的收藏品第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真伪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摄影艺术品市场是比较容易推动的。
    有些照片,你要是写摄影史根本不可能绕过去,必须要提到,但它也许并不适合进入家庭收藏。收藏的人分成好多种,有人就是为了买一张照片回家挂起来作为装饰,有人可能是为了作为史料进行研究,还有人纯粹就是为了投资……艺术品的价值判断没有一个恒定的指标,这和能用科学原理和数据来考量的东西不一样。一说到艺术品的内在价值,人们就说了,说不清楚,恰恰是这个“说不清楚”给了所有的人进入市场的机会。你很难说什么东西一眼看上去就能具有升值潜力,可能一件看起来最不起眼的东西,最后就是它赚了最多的钱。比如,前些日子炒得很热的《池塘月色》,一张风光片,卖了近300万美金,出乎意料。这样的例子在别的领域也有很多。衡量艺术品有一般规律,大家都在摸索这个一般规律,但是一定会有一种东西能异峰突起。这也是大家都想抓住的。所以说投资收藏的诱惑就在这儿。假定,我拿出上百万来,买油画,可能买一张,但是投入到摄影市场,买最便宜的,可能就是几十张、上百张,这么多的数量,最后总有能升值的对不对?相比起来,机会是更多更大的,相当于广种薄收。投机,说起来不好听,我觉得这个词是被曲解了,实际上,投机是什么?投机就是投资获取回报的机会。任何收藏都是这样一种投机,前提是收藏的目的在于投资。
    陈光俊:摄影作品的价格不能是胡乱制定的。通常在欧美国家,一张照片的起价在五六百美金、一千美金左右。在现阶段,中国的摄影师在国际上有影响、有名望的人少之又少,所以,我们的定价和国际市场相比,又会低一些。比如给一个摄影师的定价,每一种价格在一定的数量段之内,简单说就是按照序号,第一张到第多少张,是一种价格,后面的就要分段涨价了,《大眼睛》现在的价格是三万美金,但第一张才600美金,这个悬殊非常大。现在三万美金的这张还没卖出去,前面两万美金的那张已经卖出了。这种照片中国人买得多,因为希望工程在我们看来是重大社会事件,这个类型的纪实照片在题材上就具备了升值潜力。就是因为有很多人抱着一种要赚钱,把收藏当成投资的心态,才推动了这个市场的发展。
    饶宏:我们是作为一个财团刚刚介入这个市场。按照正常的风险投资的预测,一个市场的资本的积累,通常需要七到十年的时间,前五年用于培养市场,后三年是逐渐退出,或者寻找更大的买家,把项目转手。所以预测摄影艺术品市场的成熟最少需要五年时间应该是有说服力和有根据的。为什么现在国外的风险投资已经开始关注中国的摄影艺术品市场并且选择时机介入?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看中了这个市场的潜力。第一,欣赏和鉴别这些作品不需要太多的文化的积累,就是所谓的一般人也能看得懂;第二,中国经过了几十年的闭塞,很多作品依然还保留在个人手中,如果能有机构捷足先登,那么接下来不管是把这些作品出售给博物馆还是大收藏家,都有一个很大的升值空间。这两点,也是我们公司能拿到海外的基金并且看好这个市场、投入进来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刘雷:我们来分析这面的获利者。一般的,摄影人和艺廊也就是经纪人之间是五五分成的,经纪人要负责宣传推广,这些费用也都包含在这50%当中,照片卖得越贵,双方的获利越多,但这只是唯一环节,照片进入市场了,接下来怎么辗转流通就是收藏者之间的事儿了,你收藏的一幅照片最终以更大的价钱卖给更大的买家,那么赚钱的就是这个收藏者,跟摄影人和经纪人都没关系了。所以实际上收藏这也就是投资人最终会是最大的赢家。这种情况是必然出现的,因为照片本身是限量的,到最后,摄影人和经纪人手中都没有照片可以出售,真正流通在市场当中的就是收藏者手中的这些,随着年深日久,这个获利的空间到底有多大,谁也无法预测。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趁早出手 坐等收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