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六九)

发表日期:2006-09-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是因陈侯病重,他和雨蝉登门去拜望。他领了家严的命去看望陈侯,雨蝉则在偏厅陪住哀伤的夫人。冯紫英引着张友士进来,见一大群丫鬟婆子捧着巾帻嗽盂站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只听见武清侯风箱似的喘息呻吟和隔壁纱屉子里几个太医商议汤头的窃窃私语,床头立着的人竟是惜春。

 

冯紫英陡然一呆,惜春回头见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当地,便向武清侯耳畔低声小语:“侯爷,冯将军看你来了。”说完,看了冯紫英一眼,径自避到床后的屏风后去了。“是紫英。”武清侯吭了两声,慢慢翻转身来,吃力地睁开眼睛,露出微薄的笑意。冯紫英向来不是多愁善感的人,此情此景却叫他心酸难言——英雄迟暮,躺在床上静静等死。人生如此凉薄,偏偏叫人留恋。

 

他问候一声,便让张友士上前,给陈侯把脉。

 

垂目,心中却浮现屏风上模糊的身影。他是英雄迟暮,她是美人寂寞。谁比谁堪怜?

 

他这般心思幽忧,替惜春担心后路。却不料那厢已有人果断为惜春定下一切——偏厅里,夫人簇眉泪不干,雨蝉在旁边劝解。

 

“你不用安慰我,老爷的病我心里清楚。俗话说,治得了病,治不了命。我这时也想开了。只是假若老爷走了,这偌大的家,我又没个子女,实在孤苦无依……”

 

“我想着,夫人不妨过继一个,年纪小的。这里仍是您当家,阖族人也不敢小瞧了您去。”

 

 “我何尝不这么想。只是这事急不得,一急就被人钻了空子。还得留心看着!”夫人叹了口气抬头拭泪,身手抚着雨蝉的肩道:“不想你却明白我的心。”雨蝉赔笑道:“我懂什么。不过是听着学着罢了。家里老太太同您是至交,十分留心您的处境,我这番话,也不过是把老太太的意思传过来罢了,到底怎么做,夫人您心明眼亮,不消我们晚辈多嘴。”

 

夫人握住雨蝉的手点头道:“这是一事,我还有一个心病,你也知道惜春她年纪轻,并不是我容不下她,只是怎好叫她和我一样守着。如何安置她,也真伤脑筋。你可有主意没有。”雨蝉锁眉叹道:“未知侯爷自己是个什么意思?”夫人道:“他能有个什么意思,巴不得生前死后带着。这会子还一刻不离,单叫我来休息。”言语之间未免醋意。雨蝉试探地问:“侯爷的意思难道要殉!现在不作兴殉了,先前我们家殉过几个,后来觉得太伤阴骛。”

 

夫人道:“你说的何尝不是!我也不赞成,死一个人事小,伤了阴骛影响后人大不值当。”

 

“其实,不殉有不殉的办法。”雨蝉慢慢道。

 

“你倒是说说看!”

 

“夫人只朝前朝想,那唐朝时,太宗病危,叫武媚等旧宫嫔都入到感业寺去,又慈悲又严谨。”“那武媚娘后来不是……”

 

雨蝉含笑道:“夫人想多了不是?也太高看那一位了!那武媚娘是武媚娘,惜姨娘是惜姨娘,同人不同命,这里也没个太子让她勾引。况且您好心全她性命,她立下长生牌位终身为您祈福尚且不及,还敢杀回来同你争不成。”

 

雨蝉说着站起来,走到陈夫人身后替她边捏肩边道:“我月前在寺里见过惜姨娘静修,那不是一般的虔诚。夫人不妨问问她,这样的安排,她可愿意。”

 

闻言,夫人喜动颜色差点拍手叫好,想起自己此时不宜太过动声色,忙摁住激动,招手叫过丫鬟:“去请你惜姨娘来……”

 

雨蝉站在夫人身后微微笑笑,由重重的木门高高的门槛一直望到堂外的空阶上。她心思深长隐秘,单等着她来,看她反应!——惜春曾经给予她的惊讶,她要一次清还。

 

不多时,丫鬟引着惜春来。见礼安坐,夫人说了意思。惜春静静的看着她,目光像沉睡的湖水。

 

像石头丢进了深不可测的渊壑,没有回音。惜春低下头,静得让那主宰者忐忑。而后她抬起头,抬起安静无波的双眸,对着端坐上首的陈夫人行礼:“这是我最好的归宿。我愿意听从夫人的安排,出家为老爷和您祈福。”

 

从容平静的声音传入耳中,回荡在厅堂里。事情出乎意料地顺利,夫人顷刻间喜上眉梢,站起来伸手扶起惜春,一口一个:“好妹妹,你识大体,不枉我们相知一场,侯爷又这样疼你!阿米陀佛,陈家有你,是前生积了大德。”她说得动情,却不见身后雨蝉变了脸色,僵了笑容无比失意。她以为是对准敌人要害的一刀,却不料对方已舍弃肉体。

 

走到门口的冯紫英,只来得及听到惜春那句——出家,脑袋嗡地一声,四分五裂!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六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