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六八)

发表日期:2006-09-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那一路渐行渐远。殿堂幽暗似甬道,旁边是一个个木雕的神像,像灵魂离体的干尸,端坐着没有表情,雨蝉心里阴风阵阵,抬起眼看惜春耳上的耳坠如磷光闪烁,在眼前飞舞。转过佛堂,看到一线明亮,像从噩梦里回到现实一样,雨蝉心里陡然安静起来,那动荡仍在,然而不能叫人瞧破。她的步履从容起来,嘴角浮起点笑意来,尽管有些哀戚,有人问起也不要紧,她心里想好怎样说。

 

晓月一眼瞥见她们来,忙收拾了不耐,恭身笑道:“少夫人,惜姨娘,夫人 和老太太等着,咱们走吧。”

 

惜春微微颔首,晓月与她无话可说,转身过来殷勤雨蝉。两人离得近,看见雨蝉脸上脂残粉褪,眼圈红润,叫起来:“哟,少夫人这是怎么了,谁在里面给您气受么。”雨蝉抬眼看了看惜春道:“没有的事,方才在里面同姐姐谈心,惹起伤感而已。”

 

“那也不该叫您如此难受,有伤身体不是?”

 

惜春哪里理她在后面小言小语,一言不发抬脚出了门,招手等绣痕过来,方转过脸对雨蝉欠身道:“身上不便,少陪了。说完转身走了。

 

雨蝉若有所思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石碑后,道:“她这样冷,有什么好?”一句话说进晓月心里去,凉凉接口:“可不是么,也不晓得侯爷因何独宠她,爱的如珠如宝,可见有一股冷骚。”啐一口又道“不是她狐狸精,怎么会搞得……”

 

突然醒觉不该在雨蝉面前说漏口,忙打住,讪笑着走上前去:“少夫人,咱们走吧。”雨蝉仿佛没听见她念叨似的,略一点头走了。

 

外面白日寂静,偶尔传来钟声,午后的寺庙,僧众稀少,偶尔矮黄墙木门后闪过一道灰色身影。冯紫英闷头走,青白地上只有自己孑孑的身影,如与另一人的对视同行。

 

我内心良苦,无可倾诉,包括此际赤身对你,也觉得无法言语。

 

他的眼泪流下来,觉得软弱无力,落在手背上的水,像圆而凉的镜子,他照见自己弱小卑微,

 

她的身世,她的无奈,她的挣扎,全部分明。手中有小小火种,心中温暖,照亮的却只有身边数步之地。而她心里的幽怨似年久古墓的墓道,不可以一步探测。

 

越深地爱着越无能为力。只得拥紧她。有很长时间,没有欢爱的欲望。

 

我不会放过他,他想起贾珍,恨不得千刀万剐。

 

“不必了,善恶到头终有报,何况他不比我少煎熬。”她侧过身,仰脸看他,像懂得他要说什么似地接下去道:“我并不是因为他是我哥哥而原谅他,如果我对他有一丝亲情,我心里到现在还不得宁洁,我早已不在乎他的所为,他的任何事。没有关系,所以能够不恨。”

 

意外死亡和被人故意杀害是不一样的。

 

她仰起身子亲吻他。手环住他的脖子,千意缠绵。

 

——很久才说:“真正能够让我心甘情愿的人是老祖宗。”

 

冯紫英迎着她的眼睛,不说话,开始慢慢一寸寸亲吻她。如同拥有人身般亲切而纯稚的应和着,冰蓝天湖里沐浴的女子看见陌生男子未及掩衣,羞涩惊动。

 

这是她的第一次。

 

冯紫英脑海里全是和惜春的画面,一步三摇地捱到花园里,众人已等候,惜春立在夫人旁边的浓竹荫下,神色幽幽。他未敢多看一眼。老太太问了几句,被他遮掩过去,说因朝廷事多劳碌,在禅房里睡着,僧人不敢惊动,故此迟了。

 

无人怀疑,两家就此作别,各自登车回府。再见不远,只在两个月后。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六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