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悲欢情缘》(本书共12篇)之二<三个人的结婚照>(3)

发表日期:2006-10-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黎军说话的时候,李立雪一直安静地听着,当听到黎军讲到离婚对一个独自带着孩子的女人有多么深重的伤害时,我发现她把头偏到了向着窗户的方向,很长时间没有转回来。我想,她一定非常不平静,那一刻,也许,她不想让丈夫看到她眼里的泪光。平静了一下,给我们的茶杯都加满了水,李立雪才开始慢慢地说话。
    李立雪的自述:
    黎军这个人就是这样,说自己的事情逻辑就会乱,而且,还特别容易冲动,学文科的人是不是都这么感性啊?我问他,他就说那不叫冲动,那是男人的豪情,这才说明他是性情中人呢。
    在再婚的问题上,我确实非常谨慎。人的一辈子就那么短,经历了一次不成功的婚姻之后,再也不想重蹈覆辙。尤其是我这样的女人,不漂亮,也没有特别的本领,没有资本去赌人生,输不起了。更何况,我还有孩子。
    我的第一次婚姻就像什么人跟我开了一个玩笑。我和前夫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他比我大4岁。结婚的时候,我还不满24岁。曾经,他也很喜欢我,对我很好,也曾经告诉我他将和我天长地久、白头到老,但是,伴随着我生下女儿,一切都改变了。离婚是他提出来的,理由也最简单不过,他家已经两代单传,他不能没有儿子。他家是做玉石生意的,有钱,为了让我同意离婚,开口就说给我40万,另外每个月给孩子1000块钱的抚养费。那时候我特别伤心,也特别愤怒,我觉得我的青春、我的爱情、我的女儿以及我的后半辈子就这么轻易地被人标了一个价钱给买断了。而且,我是他千方百计追求过、山盟海誓地娶回家的结发妻子,怎么能因为这么一个理由说放弃就放弃了?我怎么也不能接受现实。结果,我什么也没要,一分钱也没有拿,拒绝了抚养费,从他家搬出来,回到了我父母留给我的这套房子里。
    我的父母去世很早,我只有一个姐姐,嫁到了上海,在北京,我可以说是举目无亲。惟一的亲人就是我的女儿,那时的她还是一个不会说话的婴儿。我是幼儿园老师,一个这样的职业能有多少收入?我还要带孩子。生活非常拮据。但无论怎么样也不能委屈了孩子。日子真的很艰难。姐姐曾经帮助我,但是毕竟不能成为长久之计,到最后,我还是要靠自己。一年一年孩子越来越大,花费也越来越多,不得已的,我想到了要把房子出租,这样我们两个人的生活也可以稍微宽裕一些。
    就像黎军说的那样,刚刚认识他的时候,我很不爱说话。并不是性格内向的原因,我本来不是内向的,我的职业也是一个要求人活泼、快乐的职业,实在是因为生活的压迫。离婚让我变得非常自卑也非常敏感,我不想让任何人了解我,也不想让任何人介入我和我女儿的世界。我很爱这个孩子,除了她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骨肉这个原因之外,我还觉得命运对她特别不公平。她只是因为是个女孩子,就被亲生父亲放弃了,她完全没有选择的机会,就像不能选择自己是否出生一样。离婚以后我发誓要靠自己的力量让孩子健康、幸福地成长,但是,健康是我通过努力就可以做到的,幸福呢?没有父亲的孩子,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幸福吗?显然是我不能做到的。所以,我总是觉得自己欠了女儿很多。
    黎军已经说的够多了。其实我没有觉得是他在追求我,我更愿意说是我们两个人彼此向对方靠近。我们虽然背景不同,但经历的事情有类似之处,我们都是被别人选择,都是很被动地走出婚姻的,我们同病相怜。所不同的是,他的离婚给他留下了一些不美好的记忆,我的离婚除了这个之外还留下了一个孩子。这是一个人人都很现实的社会,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想重新找到幸福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我不否认也许会有一个男人爱上我、愿意跟我结婚,但是,他能善待我的孩子吗?他能持之以恒地对我的孩子好吗?如果我说我将不再要孩子,我的女儿就是我今生惟一的孩子,这个男人他能心平气和地接受吗?这些问题当中的任何一个都足以把我心里再婚的愿望扑灭。所以,当黎军告诉我他要做我女儿的父亲的时候,我既惊讶又紧张。惊讶是因为像他这样一个自身条件这么好的男人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紧张是因为担心自己一旦把握不好就会陷入感情的漩涡,而随着事过境迁之后他假如有一天为自己的选择后悔,那么这个漩涡就足够把我吞没了。这样想下去,我怎么敢接受他?
    凭良心说,黎军是一个好男人,也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我也是渐渐爱上他的。他的到来,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变化。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他没有说,我的女儿喜欢他,他也对孩子非常好。
    我常常回想我们还没结婚、还在“沟通”的那段日子。黎军可能实在不知道应该怎样让我信任他,或者说让我重建对男人、对婚姻、对家庭的信任,最后,他想了一个办法,就是粉刷我们的这个房子。我不同意,我说我已经习惯了这样住着,以后他走了,别的房客来了,有什么要求到时候再说。他这么高,站在过道的中间,大声地跟我说:“我一定要这样做,我在这里一天,就要这里变成我们都喜欢的样子。我知道你也喜欢,你会喜欢的。”我假装生气,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但是,他不知道,我回到房间里就哭了。这么多年,没有人关心过我喜欢什么,没有人想过为我做些什么。那时候,其实我已经接受他了。
    伴随着我们的生活环境的改变,我的心情也在改变。但是,毕竟有过这些年的艰苦和当年的伤害,我还是不能完全信任他。我总是在问他,如果我不想要孩子了,你会不会觉得遗憾?他说他本来也把这个看得很淡,况且我们已经有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不需要有另外的孩子了,也不想让我再重新经历做母亲的艰难。我说我的前夫因为孩子的原因还与我有断断续续的联系,如果他来接女儿,你会不会多心?他说我和我前夫的状态他已经都亲眼看见了,而且,他相信我和前夫之间除了这个孩子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他说李立雪你真傻,如果你们还有哪怕一丝感情,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你也不会有今天,对不对?我再问他,如果因为亲生父亲的存在,使得我的女儿不能与他亲近,他会不会觉得失落?他说不会的,孩子那么可爱、那么懂事,不可能的,即使真的是那样,也很正常,他可以对孩子好,但是却没有权利要求孩子也同样对他,毕竟他不是孩子的生父,他会像生父一样对孩子,孩子长大了会离开家,到时候相依为命的是我们俩。这样的问题太多了,我一个个提出来给他,他一个个回答我。我们就这样拉锯,拉了很长时间。也正是在这些拉锯的日子里,我渐渐看明白了,我的命运还是没有让我一路倒霉下去,我遇见了一个好男人,这个人有金子一般的心。
    我们结婚以后,彼此问过相同的问题:你喜欢我什么?我说我喜欢的是他的善良,男人的善良和女人不一样,女人的善良里面更多的是同情和悲悯,男人却可以因为善良而奉献自己、牺牲自己。黎军是这样说的:“喜欢就是喜欢,没有理由。很简单的,喜欢你,没有你在一起,会不舒服。”所以,到今天我也不知道他喜欢我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是有一点我非常清楚,他是喜欢我的,因为他说过的话、答应的一切,他都做到了。
   
    离开他们的家,夫妻俩坚持要送我到楼下。我们站在阳光里,面对面的,他们仍然是一派相依相惜的样子,特别令人羡慕。如果他们这样漫步在街头,没有人能想象,这样的一对男女,曾经有过一个漫长的、重新建立对婚姻的信心和对人的信任的过程。
    采访过黎军和李立雪夫妇之后,我一直反复听他们的录音。我想从中找到一些波澜起伏的情节,但最终打动我的却是整个讲述过程中那种温暖、散漫的气氛。晚上,随便拿起看了一半的《麦兜故事》,翻开来刚好是小小的麦兜总是在做着同样的好事、同样的好梦、锲而不舍的故事,立即想到曾经因为恐惧幸福的到来而不断发问的李立雪和能够从容回答妻子的一切问题、牵着爱人的手一直向前走不回头的黎军。故事的结尾是这样一句话:“一条简单的路,多么难走,多么易走。”这句话也适合他们。
 
第二篇完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五《悲欢情缘》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悲欢情缘》(本书共12篇)之二<三个人的结婚照>(3)》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