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悲欢情缘》(本书共12篇)之二<三个人的结婚照>(2)

发表日期:2006-10-2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离婚以后,我一个人在武汉,看什么都觉得没意思,最后,决定换个生活环境,就考到北京来了。
    前面的事情没什么可说的,还是说我和李立雪的事吧。
    我们俩的相识实在是太偶然了,要是没有我的突发奇想,也就没有我们俩的今天。我是租房子租到她家来的,我是房客,她是房主。研究生毕业之后,我分配到现在这个学校教书。我不是北京人,学校要给我解决住房。可是,哪有那么多房子能让我这个刚刚拿到硕士学位的人马上就分到呢?我被安排在学校的员工宿舍里。我是单身汉,日常生活的一切都在学校里解决,男人也不讲究穿戴,所以,每个月的花销很少。从上大学开始住宿舍,减掉中间结婚那段日子,我一直是在集体宿舍里生活的。早就厌烦了。我也没有再婚的念头,读硕士的时候,遇见过几个女孩子,都不合适,慢慢的也就没这些想法了。这样,我就决定出来租房子住。就在这件事上奢侈一回吧。
    我的一个北京同学介绍我到这儿来看看。当时,她说李立雪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人品没问题,自己带着一个小女孩,离婚了,收入不高,孩子花费大,三居室可以出租两间,还可以负责一顿晚饭。我当时的感觉是不行。她一个单身女子,我一个离婚男人,住在同一套房子里,太不方便了。我那个同学说着说着就掉眼泪了。说李立雪是个特别要强的人,规矩、本分,就是因为不想拿前夫的钱,才要租房子贴补家用。我的同学说:“我觉得你也是可靠的人,才介绍你去。要是她把房子租给一个人品不好的人,她不是更倒霉吗?”
    我就这么来了。那是我跟李立雪第一次见面。
    回想起来,她那时候真的还没有现在看起来年轻呢。她自己也承认。是吧?

    黎军看看身边的妻子,眼光里既有疼爱又有一丝得意。李立雪的样子很温存,她把另一只手在丈夫的膝盖上轻轻拍着,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也许,一段成熟的爱情和一桩幸福的婚姻就是有这样神奇的力量吧,能让一个人脱胎换骨。
    李立雪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站起来:“你们等我一下。”
    她拿着一个小小的黑木像框走回来,递给我:“看看我认识黎军之前的样子?”
    那上面的女子和眼前的人确实有很大的不同,不仅仅是衣着的风格,更重要的是精神状态。我猜想,那时候的李立雪一定是忧郁的,她的嘴角、眼角、脸部的线条和整个人都是向下的,好像很疲惫,也很散漫。而现在的她,整个人的线条都是向上的,好像很跳跃、很轻快。
    黎军接过妻子的照片,怜爱地看了看,倒扣着放在自己腿上:“不看了,再过十年,你也不会是那个样子了。”
    李立雪重新坐在丈夫身边,他们的手没有再相握,但是两个人的距离比刚才更近了。
    那时候这个家的光线很暗,打开门,过道里也黑乎乎的,墙壁也是灰突突的。她在门边上站着,孩子站在她身后,露出一个小脑袋。她不怎么说话,全是我那个同学在说,我转到哪个屋子,她就跟到哪个屋子,她跟着我们,孩子跟着她。最后,我要走了,她才开口说话:“您要觉得房子还可以,价钱还可以商量。我们两个人住一间就可以了,最大和最小的房间都可以给您。”
    我是不是在那个时候就对她有了特别的感觉,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是,我到今天都能记得她说话时的那种眼神,好像害怕直接看人似的,有点躲闪,有点恐惧。她说的最大一间就是咱们现在坐的这间,最小的给孩子住着,我们俩的房间,就是当时她给自己和孩子留下的,大约12平米。
    我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感情原因,没那么快吧?但是,我当时就决定了,租下这个房子,就按她说的价钱,而且,我不要求她帮我做晚饭。
    李立雪是幼儿园老师,那时候,她的孩子也在她工作的幼儿园。每天上班带过去,下班带回来。那孩子特别懂事,每天跟着妈妈回到家里,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看动画片,或者玩儿她自己那几样玩具,不吵也不闹。偶尔妈妈做饭的时候她追到厨房里,妈妈说让她回屋去,别吵到叔叔,她就小声说话,然后蹑手蹑脚走回去。她总是要经过我的小书房,偷偷往里看一眼,马上就离开,从来不停留。
    我没有过孩子,结婚以后还没来得及想要孩子,就离婚了。可是我觉得这个小女孩特别可爱,也特别可怜。她没有小朋友,也没有爸爸,只有妈妈和一个没有声音的家。我特别心疼她。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有一天,经过一个超市,我鬼使神差地就进去了,买了一大包巧克力。我不是给自己买的,我从来不吃糖果。后来有一天,孩子又从我门口经过,我就跟她打招呼,叫她进来。她看看厨房里的妈妈,小心地走进来,站在门里面。我隔着书桌看着她,觉得她真小。她背着小手,特别有礼貌地问我:“叔叔,你有事吗?”我有点儿慌,在一个学龄前的小女孩子面前,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慌了。我说没有事,叔叔喜欢你,给你吃巧克力。我把一大包巧克力都给了她。她不接,转身就跑了。我听见她在厨房里问妈妈:“叔叔给我巧克力,我能要吗?”接下来,李立雪跟在孩子身后站在我的房间门口,这是我搬到她家以后她第一次登我的门。她系着围裙,两只手上都是水,孩子站在她前面,看着我和桌子上的一大包巧克力。我再次递给孩子,孩子回头仰着脸看妈妈。我发现李立雪的眼睛是潮湿的,虽然到今天她都没告诉我是不是我感觉错误。她说这孩子真是个小馋猫,总是给叔叔捣乱。孩子像得到了允许,马上就接过去,说“谢谢叔叔”。
    要是说我和我的房东终于靠近了,就是这次。可能我是处心积虑吧。
    李立雪是那样的人,你给她一个馒头,她一定要找机会给你一张烙饼。她不愿意欠人情。后来我们一起分析,她也承认,这是离婚留下的“后遗症”,她不想接受任何人的帮助和好意,一方面怕被别人看不起,另一方面,也不愿意有人把这个当成骚扰她的借口。她是个特别独立和坚强的人,这也是特别吸引我的地方。巧克力之后没几天,她就主动来找我了。那是个晚上,孩子睡了,她叫我到过道里,拿着一套雀巢咖啡的礼盒,她说是朋友送给她的,她不喝,我经常熬夜,给我算是物尽其用。我明白她是在“还债”,什么也没说,就收下了。
    我们之间还是没有什么来往,平平淡淡地住邻居。那年暑假,我回了湖北老家。回来的时候,给小孩子带了一些芝麻糖。给她送过去的时候,发现孩子不在。她显得不是很开心。半天才说,是她的前夫把孩子带到奶奶家去住几天。我不便多问,就说把糖果留下等孩子回来吃。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她忽然哭了。看见这么个平时寡言少语的女人掉眼泪,我的心里不是滋味,也有些慌乱。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我想了半天,说要不到我书房里坐坐,聊一会儿。她也没说什么,跟着我过来了。我们俩隔着一张书桌坐着。她已经不哭了,默默的。我又想了半天,说了一句:“我也离婚了。其实这也没什么。”她点点头,说“是没什么”。我们就没话说了。我还是压抑不住好奇,除了好奇,应该还有对她的怜惜。我问他离婚几年了,她说4年,加上分居的时间已经快6年了。我说那为什么不考虑再结婚呢,她说孩子还太小。我问她前夫结婚了没有,她说离婚以后很快就结婚了,并且有了一个儿子。说到这儿,就接不下去了。坐了一会儿,她站起来,说很晚了,早休息吧。就离开了。
    那天晚上,我没睡好。真的。我在这里也住了一阵子了,每天看着着母女俩来来去去,我知道李立雪没有任何工作和孩子之外的生活,她很压抑,也很闭塞。
    两天以后,孩子回来了。正好我在家,看见了她的前夫。那是一个看上去挺强悍的男人,孩子长得很像他。孩子跑到自己的房间,男人把一包衣服交给李立雪转身就走了。他们之间从始至终就没有语言。我想象不出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但是,有一个感觉不会错,就是他们的离婚一定是男人主动的,李立雪没有别的选择。
    是我主动追求她的,费了不少心机。毕竟,我是男人,而且,同样离婚了,我没有孩子,她独自带着女儿。我觉得在我追求她的最初阶段,她不肯给我回应,也是因为这个顾虑。实际上帮助了我们的还是这个孩子。孩子要上学了。报到前一天的晚上,李立雪忽然来找我了。她一直叫我“黎老师”。她问我第二天有没有课,我说没有。她憋了一会儿才说,要是方便的话,她希望我能跟她一起送孩子去报到。我一听就明白了,心里又是一阵不舒服。她想造成一个假象,就是孩子有父亲,虽然孩子自己也知道父亲不是我,但是至少能给别人一个有父亲的感觉,反正谁也不会来问。这样,孩子就不会被人欺负。我没有让她做任何解释就答应了。
    第二天,我很早起来,找了一件平时不太穿的衬衫。那时候,孩子跟我已经很熟悉了,经常到我的房间里来,跟我也很亲近。孩子走在我们中间,拉着我们的手,她说叔叔能跟妈妈一起送她上学她特别高兴。我的心里马上就有点酸,小小的孩子,她也有自己的思想,她不去说破这个秘密,也是想让别人以为她有一个正常的家庭。所以,从到了学校开始,她决不再叫我“叔叔”。孩子进了学校,李立雪松了一口气。我们沿着学校外的小马路往回走,她给我道谢。说着说着就又要哭。她说孩子也很可怜,很想自己能有个父亲。当初,就是因为她是个女儿,她的爸爸就跟妈妈离婚了。这时候她才告诉我,她离婚是因为前夫是独生子,不能没有儿子。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神经动了,我停下来,拉住她的手说:“让我做你孩子的父亲吧。”她好像吓了一跳,眼泪都忘记流下来似的,半张着嘴看着我。这句话一出口,我就没有遮拦了,感觉什么话都好说了。我说我是认真的,我会对她好、对小孩子好,我可以不要孩子,把她的女儿当成自己的女儿来抚养成人。
    李立雪在路边站了很长时间,终于,她说:“你想好了吗?”她的声音都颤抖了。我说我早就想好了,我已经没有什么更多的好想了。她抽回她的手,使劲想让自己笑一下,笑的时候,眼泪就掉下来。我至今记得她说的话:“太难了,你不知道跟我在一起生活将有多难。你还是把你说的话收回去吧。”
    就是在那天的那个时刻,我深刻地体会了离婚对一个人、特别是对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离婚后独自带着孩子的女人的伤害究竟有多大。李立雪就是这样。那个时候的她已经完全不相信世界上还会有一个男人能向她求婚,能说出会接纳她和她的女儿这样的话。后来,她告诉我,在遇到我之前,她是下定决心要一个人把孩子带大,决不再婚。
    我不知道该怎样说服她,只是一味地说我不会食言。最终,她也没有答应我,只是说:“让我们都好好想想吧。我需要一些时间。”
    从这天起,我们的相处变得“尴尬”了。我知道她在躲避我,她并不信任我和我说的话。那是一段很难熬的日子,我每天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她在外面无声无息地忙碌着。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从书房的门缝能看见她的身影。偶尔,孩子会悄悄地来跟我打个招呼,看见妈妈的眼神,马上就离开。
    感情这种东西真的很奇特,在人不知道的时候,就悄悄地来了。我很难说清楚我是怎么爱上她的,但是,我就是知道,这个沉默的、挺着瘦削的肩膀的女人身上,有我后半辈子的幸福。
    在我们从最初的互相试探到最终成为夫妻的过程中,李立雪一直比我更理智。她曾经给我提出过很多问题,都是非常现实的、我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也是很多再婚的人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她坚持认为我们必须要沟通,就哪怕最小的一个问题来沟通,哪怕这种情况在日后发生的可能性接近于零。她说这是对我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我们直到她和我都认为已经沟通好了,才成立家庭,这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过,不管过程多么漫长,我们最终得到了一个美满的婚姻和一个和谐的家庭,所以,过程多辛苦都不在话下了。
    是不是,李立雪?该你说了。

 

未完待续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五《悲欢情缘》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悲欢情缘》(本书共12篇)之二<三个人的结婚照>(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