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

发表日期:2006-07-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得陇望蜀,喜新厌旧和前列腺一样是男性的高发病。女人,有美貌和贤德都未必是感情的双保险。庄姜美成那样,又是齐女中难得的品性端庄的,初嫁风光过后,照旧落了个秋扇见捐的下场。

 

之所以从庄姜身上开始掰起,是因为《邶风·绿衣》,《毛诗序》解作:“妾上僭,夫人失位,而作是诗也。”《诗经原始》也认为是“卫庄姜伤嫡妾失位也。”旧说都从衣服的颜色断定是绿衣黄里,以比贱妾尊显而正嫡幽微——古代以黄为贵。朱熹《诗集传》更说得详细:“庄公惑于嬖妾,夫人庄姜贤而失位,故作此诗。言绿衣黄里,以比贱妾尊显而正嫡幽微,使我忧之不能自已也。”我是抵死不认同朱老夫子的观点,怎么就能把悼亡之音生解到庄姜身上去呢,还扯得振振有辞。朱熹是我们安徽人,但我一样厌弃他,尤其是他解诗经,纯从巩固个人学术角度出发,胡扯乱沁,虽然有些新见突破,根子却是流毒不浅。


关于《绿衣》的意旨,倒是孔子说的比较靠谱,《孔子诗论》云:《绿衣》之思。《绿衣》之忧,思古人也。旧说都以“古人”为古人,古代的贤者,其实“古”通“故”也可解做故人的意思。

 

那个在内室中,怀念亡妻的男人,他不会是像卫庄公这样的人。无从揣测庄公何以与庄姜不睦,中国的史书上少见风花雪月舞翩跹,再凄艳的故事,哪怕当事人心花零落血流成河,落到史官笔下也只是淡而硬的字,像留在青铜器上的刻迹。伸手摸上去庄重而冷。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兮!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绿衣裳啊绿衣裳,绿色面子黄里子。我心忧伤,何时能止!绿衣裳啊绿衣裳,绿色上衣黄下裳。我心忧伤,何时能忘!绿丝线啊绿丝线,是你亲手整理缝制。我思亡故的贤妻,使我平时少过失。细葛布啊粗葛布,穿在身上凉浸浸。我思亡故的贤妻,实在体贴我的心。)

 

大概的悼亡词看多了,看到《绿衣》时,想到的是纳兰容若自创的词牌名《青衫湿遍》,卢氏亡故后,下人送来她生前缝制好的衣服,容若抚衣痛哭,青衫湿遍。想起妻子在病中仍不减辛勤,勤做女红。(半月前头扶病,剪刀声、犹共银釭)。《绿衣》中男子伤心的情景,以及他妻子所做的一切,像一面湖水,折叠映到千年以后的清朝,而以后,谁又知会不会再继续交映下去呢?

 

《绿衣》之后,潘岳《悼亡诗》很出名,出名到自他之后,悼亡竟成了夫悼妻的代名词。《悼亡诗》在表现手法上是受《绿衣》影响的。如其第一首“帏屏无仿佛,翰墨有余迹;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寝兴何时忘,沉忧日盈积”等,取得是《绿衣》第一、二章意;第二首“凛凛凉风起,始觉夏衾单;岂曰无重纩?谁与同岁寒”、“床空委清尘,室虚来悲风”、“寝兴目存形,遗音犹在耳”等,为《绿衣》第三、四章意。再如元稹《遣悲怀》,也是悼亡名作,其第三首云:“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也全由《绿衣》化出。

 

写的都是物在人亡呵,是《绿衣》先在掉亡在张琴上定了弦,奏起来悲切深沉。后来的声声叹才那么容易催红了眼睛——他反复翻看亡妻留下的衣物,临行密密缝,亦如此时才知女子的情意大抵是无声的,合在针行线脚,灯花零落,熬得双眼红。听得窗外一声鸡鸣,心里却是看见天光明亮般满足。

 

诗中有句话我很感慨:“我思古人,俾无兮!”我想起亡故的贤妻,使我平时少过失。这男子能真正体悟到这点并说出来,是令人尊重的。妻者,齐也。要平等的相待,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男人越来越喜欢显示自己的权威,凌驾于女人之上。譬如仁义出名的刘皇叔,一样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也是有了这个感情基点,读《绿衣》时,不会觉得这男子对妻子的怀念是虚妄的,他是在怀念一种相濡以沫的精神依靠,不是在怀念生活保姆。

 

这首诗应作于秋季。“绿衣黄里”是说的夹衣,为秋天所穿;“兮”则是指夏衣而言。诗人反覆拿在手里看的是才取出的秋天的夹衣。自卿别后,无语问添衣。你知我是那样幼弱的人,在你面前一如孩童,你去世后,我还没有养成自己关心自己的习惯。到实在忍受不住萧瑟秋风的侵袭,才自己动手寻找衣服。也许这不是我的错,面对爱人,我们都爱娇,愿意接受对方无微不至的照顾。

 

大雨倾盆的香格里拉,写到《绿衣》时泪如雨下。身后这城市的雨如同生死。瞬间来去。

 

若我走过漫漫长夜,不再爱你,我将不再寂寞。

 

在我离开之后,你也会这样想念我么?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