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六三)

发表日期:2006-07-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她去请安,由丫鬟领着趸过垂花门,走过玫瑰月季花枝头交搭的月洞,进西花厅,这是陈侯平素宴席之地,装修得十分精致。绣阁参差,文窗窈窕,循廊曲折,一路珠箔湘帘,玉钩斜卷直达 陈侯夫人住处。沿途一些妙龄丫鬟来往,见她们来,都垂手让道,显然已是知道新晋的姨娘。

 

到了夫人处,惜春旁边的丫鬟脆声叫道:“惜姨娘来给夫人请安。”

 

惜春闻言心里一顿,有一点恍惚,暗暗笑起来——说的姨娘就是她,这一愣神正好在门口站住了。接着房门呀的一声开了,便有人给打起帘子。惜春走到门口,轻轻提起了宝蓝金银丝绣的裙子,跨过那半尺多高的门槛。丫鬟跟进去,放下了门帘子。

 

夫人刚刚起来,尚在梳头。见她来,因笑道:“你来得可早,我才起呢。何不多歇一会?”惜春走过去,道:“让我来吧。“说着接了丫鬟的梳子,轻轻帮他梳头。夫人道:“这怎么使得,还是叫她们来吧。”惜春却不停手,微微笑道:“这有什么使不得?我来就是服侍您和老爷的,您何必同我客气,伺侯您原是我该做的。”

 

夫人笑着,也不再拒绝,端坐在镜子前由她去。一时弄好,见自己发型焕然一新,喜得笑道:“你果然手巧。”又见惜春只穿了蟹青缎鞋,鞋上别无花样,只鞋尖缀了米粒大小的珠子,将她打量一番笑道:“你也太素了些。”夫人看住光艳逼人的惜春,触动心思,心又一灰——饶是这样也要惊于惜春容光潋滟,到底是年轻。她也有过这样的年轻,只是远到如孤帆远影了。当着惜春的面还要拿住不了,不能露出失落来,她自失的一笑,转脸望着惜春的丫鬟道:“不知她们服侍的可用心呢?可惜了入画那丫头没带过来,你一人孤零零的。”

 

惜春欠身赔笑道:“有老爷和夫人在,我也哪有得委屈受。入画早定了亲,要嫁人的人,我自然放她出去。宫里还有个几年一选,几年一放,我也没有留着人不放的理。”

 

夫人闻说,想了想,点点头道:“这是你的体贴处。”说话间见有丫鬟奉了茶来,夫人接过丫鬟手里的茶就要喝,想想又放下,皱眉道:“人老了,胃也弱了。这点薄茶都禁不起了。”

 

“茶是剐胃的,空肚子喝茶自然不舒服,夫人用点别的吧,我早起叫人煮了燕菜粥。这就叫人给你端一碗来。”说着便回身叫道:“绣痕。”

 

随着她来的丫鬟领命去了,不一时端了一碗粥来,惜春接了,服侍夫人用下。又絮絮地说了些话。才退出来。

 

从房里出来,惜春轻轻松了口气——这是她做姨娘的开始,融入一种生活,其实也不难。她以最大的努力取悦着别人,陈侯,夫人,府里的下人,脱离了原先的环境,她不见得就活得差,相反还有种被释放的感觉,她毕竟有了一个归宿。也算是有个家。做了妾,本来落到别人嘴里就是狐媚子,当得好不好免不了流言。她放得开放不开,都甩不脱这身份,那不如从容些。像戏子,既上得台,就要对得起肯赏脸的观众。

 

惜春有时想起逝去的大姐元春,名为贵妃,在宫里不也是个姨娘类的地位吗?惜春的小心翼翼卓有成效,两个月后,贾府那边带话过来,说事情已经办成。惜春寻机禀明夫人,回家归宁。

 

她见到离家日久的宝玉,沧桑沉郁的男子,几乎已经让她认不出。

 

“宝玉哥哥……”她叫。

 

那在潇湘馆里闻声转过身来的男子,见到她,并没有怎么激动,而是笑一笑,牵动嘴角:“你来了。”

 

惜春闷住,看宝玉此际穿着雨过天青实地纱夹袍,束着一根玄色绦,周身上下一件玩器也无,与以前满身叮叮绊绊实在有天壤之别。惜春心里似喜似悲,只觉得宝玉出去这番磨难其实也未尝不好,只是等他回来,黛玉已经魂归离恨天,造化太伤人。惜春这样想着,什么话也不好说,环顾着冷冷清清的潇湘馆,外面的竹子依然茂盛青碧,映得这屋子清凉幽静,屋子里静得呼吸都能听见,偶尔,风吹过来,哗哗如水的声音。

 

半晌,是宝玉缓缓地开口:“四妹妹,紫鹃将事情已经告诉我,林妹妹病的时候,多得你费心。”

 

他并没有提到自己的归来,像他回不回来,在哪里都无关紧要,说得那样淡,像已经不伤心,可是她明明从宝玉的眼睛里看见心如死灰的颜色——接近透明,可以覆盖一切的灰色。

 

惜春忍口不言了,她从现在的宝玉身上看到比当初的自己更荒芜的心境。

 

“你为我嫁出去。”宝玉沉沉地看住她,吸一口气,仰起头说:“我却不能不叫你失望,我不会再回到这里。过几天我就带着紫鹃到南边去,在妹妹的坟前,结草为庐,出家为僧。”

 

惜春猛地抬起头来看他,惊得不轻,喃喃道:“可——你和宝姐姐定了婚。”

 

宝玉抬起眼,他的眼睛又灰又暗,像要穿透潇湘馆似地望向远方,嘴角浮现出成熟冷漠的笑意,那一瞬,惜春确定他已不是原来多愁善感优柔寡断的宝玉。只听他道:“定了婚就出不得家么?我这前半生都在遵从别人的意志而活,林妹妹去后再也不会,她以一世眼泪偿我,难道我不能以一世的时间还她么?”宝玉转脸走出门外,站在台阶上仰首看天。惜春跟了出去,知道不必再多劝说。只听得宝玉叹道:“妹妹的事我也听说了,原来你身世凄凉不在林妹妹之下。你和冯紫英……”他叹:“太可惜了!”

 

惜春无言以对,只觉得内心强风呼啸,眼角酸涩,立在台阶上默默流泪——哥哥,很多事,我们无能为力。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六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