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六二)

发表日期:2006-07-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惜春跌跌撞撞冲出来,长廊被泪水变形,看起来扭曲漫长,像极了她这一生,表面上宽直平坦,风水不惊,实际上惊波骇浪吞噬无声。她像面对着镜子奔跑的人,想要的,永远在手心之外。

 

惜春猛然立住脚,用手拢住双肩。心里乱得厉害,她突然有些后悔起来。适才耳鬓厮磨,她并非不沉溺那种温存。再醉一点,再等一刻,将自己给了他,也不是没有想法完全不情愿的。他肌肤的温度还留在脸颊上。可是她簌簌的落泪,冲走那些温度。

 

她知道,入画带着一堆婆子媳妇侯在月洞外,个个提心吊胆地等着她,生怕她行差踏错。她现在是待嫁之身,前所未有的金娇玉贵!可惜仍然是假的。她整个人是轻飘空洞的,别人射一束光过来,她就直射成什么样,本身并没有决断自立的可能。

 

然而这样也不能被人看了笑话去,她取出帕子掖干了泪,幸好她不爱脂粉,不用担心哭花了妆,眼泪么,擦擦就干了。身后一片寂静,他没有跟上来,依然忍不住回头望,她不会原谅他,也没有气力去恨他。

 

一切就这么结束了也好。她因这男人复苏被冷冻的感情细胞,也因他再次坏死。这样自然结束,就像一个人寿命到了,随时平静死掉。

 

她走出去,看见入画她们。除了有些忧伤,看不出异样,这在外人看来是自然的,和旧情人告别,难免不难过的。婆子媳妇们不敢凑近了问,却留神看她,见她衣饰整洁,知道没什么不轨的事,纷纷松了口气。她诡异地笑出来,由着她们摆弄,上车,回家。然后呢……就是等待,嫁人。

 

因为是小妾,不必明媒正娶,惜春草草地由众人拨弄,她的第一次婚姻,只记得大红的嫁衣,晃动的烛光,人影,一阵阵嘈杂中偶尔冒出高亮的女音,那是女傧相尖细的唱礼。她心静如落雪无声,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陈侯夫人闲雅地端坐上首,事隔半年不见,惜春再见这个影响自己一生的女人,她仍是那样气度高贵,只是不见了当初的亲热劲,眼睛里始终有淡淡的怨怼和嘲讽。那怨和嘲,自己也不知是对谁。名门高宦的女儿,十六岁嫁了人,眼看着昔日的游击参将一路攀登至公侯的高位,她也夫荣妻贵,坐在那群命妇中间,进宫请安的时候,连太后都对她礼遇有加。可是她知道,他心里没有她,这么多年,他到底是看上了一个!惜春现在进了门,虽说是她自己去相看的,进了门的女人,不仅是一家人,恐怕也是敌人。

 

“起来吧,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她接了茶说。

 

“是,夫人。”惜春退了一步。她立在一步之外,知道自己身份已变。不再是小姐,而是妾滕。早有喜娘牵引着去新置好的厢房。大红蜀绣的锦衾上早铺了一方素绢,惜春立在旁边静望,见她忙好,取一封喜钱打赏了,并没半点娇羞,她已经十七岁,比陈侯夫人嫁时还大——王夫人教过了这承欢之道。她自己知道,没有羞耻的权利。

 

喜娘果然千恩万谢地接了,出去掩了门。惜春坐在床上,望着烛影,房门轻响,她听见脚步声停在身后,知是陈侯来了。她站起来盈盈下拜:“姬人惜春伺候。”

 

抬眼时,望见自己的夫君,年迈老朽的男人,气势却不弱,双眉浓黑。一双眼睛锐利如鹰,切切地看住了她。惜春温顺的靠近他,替他宽衣解带,知道自己不能有一丝厌弃的表现。一丝亦不能。

 

陈侯由她伏侍,盯住她许久,终于闭上眼睛露出一点笑容。

 

风卷残云,被翻红浪。年迈的陈侯比年轻人更迫切,更猛烈,如悬崖是砸下的磐石决意压碎她娇花软雪似得身子,毫不怜惜。因为可能下一次,就会心有余而力不足。惜春闭了眼,由得他去忙,只从喉咙里游出呻唤来。声音可以比肢体扭出更多的花样。“老爷——”她在他身下,细弱地叫,“饶过我。”这是作戏,她比谁都清楚。他纵然身材魁梧筋骨结实,皮肤却已松弛,没有一点鲜嫩的气味,毕竟是年龄不饶人。惜春在他身下,犹如埋身于枯叶堆里。最紧要是一点火星没有,埋死在枯叶堆里也烧不起来。

 

短兵相接,她竟然不觉得痛,却叫出来,眼角一样滑下泪水,仿佛痛极。她心里日昼交错,光影凌乱,划过冯紫英的脸,深入血骨的人,原来不是他。

 

一阵剧颤,不动了。紧抵着也滑出来,又湿,又冷。她感觉被人抱紧,接着又松了,那个人终究不能久战。他抱住她兀自喘气:“惜春,惜春,我会死在你这千金难买的身子上。”

 

“老爷。我是你的人了。千金难买也是你的人。”她撇撇嘴婉娩地说道,一任香汗津津,却抬手去抚他的脸。这是温存,虚情假意也要温存。

 

“是。”他的手兀自不舍的抚摸着她的身子,却终于力不从心沉沉睡去。她在他身边长长地出了口气,浑身疲乏,却无困意。

 

次日晨起,惜春强支着身子要服侍陈侯起身,他按住她,脸上流露的眷恋温柔是令下人惊讶的。“你不必起来,好好休息。”回身吩咐下人:“好好照顾姨娘。”惜春温婉笑着,点头,返身倚在枕上,一直看着他出去,将脸转向里面睡下,下人亦知趣的退出,她的地位,在陈侯的温然一顾中悄然确立。

 

等人都去尽了,惜春下床对着镜子看自己脸。一夜风霜,她看自己的眉眼,原不是像人传说的那样立时会变,她还是她自己,只是内在裂变粉碎。惜春离了妆台,懒懒地披了袍,现在还早,不到给夫人请安的时候,她站到窗口,取了一枝白玉兰,靠在美人塌上,拿在手里拨弄。

 

晨光,寂寞。飞鸟单行。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六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