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

发表日期:2006-06-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与诗词的邂逅理解,要相信内在有一种灵韵策动,像某日晨起看见窗前水仙花已开,满心自如和惊喜。倘若你着急去读懂它,就像被攀折的花一样美感渐失。对《郑风风雨》的印象,是早年看《神雕侠侣》时无意间留下的。程瑛救了受重伤的杨过,却不以真面目示人。当杨过醒来时,看见程瑛在纸上反复写着一句话:“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既已见到意中人,心中怎能不欢喜),以杨过的聪明,对程英的心思当下有所感知。因是喜欢程英人淡如菊心似水的从容,隐带娇羞。也爱这样情感的表达,含蓄丰满端然可亲,所以记得这两句。后来读诗经,亦觉得郑风里最美的两句是:“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自有一种欲言又止,眼波流转的韵致。

 

原诗是这样的: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膠膠。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窗外天色昏暗,鸡儿不住啼叫,在风雨即将到来的时候,等待的人心里是惴惴不安的:这样的天气,他会不会如约前来呢?你仿佛看得见,她倚门而立,蹙眉遥望。她等待的那个人,应是沾衣不湿杏花雨似的 温雅君子。

 

这诗中“风雨如晦”的意境很为王国维所赞赏。风雨如晦,它并不是真晦,只是阴惨得很凄凉而已。“风雨凄凄”,“风雨潇潇”都是这个意思。四乡如墨,一灯如豆,这时才显出“晦”的影响如此之大。鸡鸣不已,你的心情也变得焦急——他终是来了,未负初约,踏雨而来,青衫不湿。这样有信的男子,即使是风雨如晦看不清楚面目的时候,露出的风仪也令人心折。

 

有道是“风雨最难故人来”,来的又是令人心仪的君子,无怪那女子欢欣雀跃,低低吟唱:“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他的到来如透过云层的光线,原先因为天气阴霾带来的压抑感一扫而空。

 

想起白居易的《问刘十九》中有一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历来为人称道,然而也可以从《风雨》中找到根源。读诗经就有这种好处,它告诉你所有的艺术都有迹可循,无谓过度迷信崇拜,只是语言的天才,他会将文字表达得落花无声,踏雪无痕。

 

天将雪未雪,也是一种晦。在这有点期待又有点寥落之际,突然有人对你说,我已准备好新酿的美酒,点燃了温暖的火炉,这么阴寒的天气,不如到我家来共饮一杯吧。这种温暖妥帖的邀请,在寒冷的天气里是尤其令人无法拒绝的。那个隐在诗后的男子,他是被邀请和等待的人,应该也有刘十九这样的惊喜和温暖。心怀期待地行在路上,眼前微微地烛光摇晃。夜行的人,所不能拒绝的正是远方坚定的等待。

 

诗中未说女子准备了什么?新酒还是佳肴,或许只是清粥小菜,然而那也无妨。温暖的定义原不在于物质的丰裕,家的概念也是广大无形的。在某一刻,有人递予一碗热汤,笑眼相映心中已现家的形象。

 

无论是《风雨》还是《问刘十九》,所描绘的都是温暖世俗的图景,让人心生期待。而《风雨》的对比更截然一点,一开始的“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是由景入笔,带出凄冷的意境,接下来却笔风陡转,不仅是诗中的女子,连读诗的人也像走过叠叠迷津进入桃花源的渔人一样,无限惊艳喜悦。

 

等待,是天亮花开。刘十九走进了白居易的家中,我们看见的是朋友相知的风雅,这男子走进了女子的家中,我们读懂的是情人的相许。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