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有女同车,颜如舜花。

发表日期:2006-06-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礼教是人言传身教制定出来的东西,具有普遍的威慑力,人是习惯群居迁就的,所以人言毕竟可畏。齐文姜是一个绝色的尤物,美艳无与伦比,淫荡也为天下之冠,她的行为摇荡了人心;紊乱了伦常,不只是齐、鲁两国的百姓冷嘲热讽,其他的诸侯国也对兄妹俩的淫乱行为议论纷纷。襄公和妹妹肆混日久,自己又好大喜功。手中君权也难杜天下悠悠之口,鲁庄公四年,年届四旬的齐襄公鼓足勇气向周庄王的妹妹求婚,其时周室虽已式微,名义上仍被天下诸侯尊为天子,缔婚皇家照样是莫大的荣宠。周庄王嗣位未久,正需要大国支持.于是欣然应允,并指派同宗的(周王室姓姬)鲁庄公就近主婚。鲁庄公在名义上是齐襄公的外甥,实际上犹如“假子”,齐襄公既是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又是霸占其母的“吁夫”。如今鲁庄公竟然奉王命替齐襄公主婚,心情之复杂,自然不难想像。虽然如此,由于王命不可违,鲁庄公还是按照礼仪代替周王室为齐襄公主持了婚礼。

 

这是齐襄公与鲁庄公的第一次正式会面,一个是爱屋及乌,并带有浓重的内疚心情,竭尽所能地示好;一个则懔于齐国的强盛,不得不恪守晚辈之礼。如斯谦近平和,竞使双方建立了良好的关系,约定联合攻伐卫国。得胜之后,齐襄公又大方地把卫国进献的金银珠玉,全部赠给了鲁庄公。这世上极少有人能抵御物质的诱惑,一 国之君也是人。襄公这招攻心术这非常有效,年甫二十岁,血气方刚的鲁庄公,不由对齐襄公的敌意尽消。

 

甥舅两人并辔行猎,相与饮酒作乐,亲密如同家人;不久齐襄公的新婚夫人周王姬生下一女,立刻许配给鲁庄公为妻,顾不得年龄悬殊,按文姜的话来说,为了亲近母族,等她二十年又有何妨。鲁庄公也有自己的打算,既然母亲和舅舅的事天下皆知,木已成舟,那不如顺其自然,改善和齐国的关系,对他自己的权位也是更有力的保障。

 

齐、鲁两国国君关系的改善,被两国百姓传为笑谈。但春秋时男女关系毕竟松泛,这一点笑谈是没有什么致命的杀伤力的。鲁庄公既然默认了母亲与舅舅的特殊关系,当事人自然祛除了一层天大的顾虑。周王姬命薄,不久过世。襄公理所当然地恢复了自由身,更加心无负担地和妹妹双飞双宿,而且还邀游各地,有时到彀城,有时到防城,出双人对伊然夫妇。这就是上文《载驱》所描写的幽会后面复杂暧昧的政治背景。

 

就这样齐襄公与文姜又昏天黑地的又过了五年,两人或床第缠绵不理国事,或四处漫游,时常经月不返,国政自然是一天不如一天,危机在逐渐加深。大夫鲍叔牙奉公子姜小白出奔莒国,管仲奉公子姜纠出奔鲁国。不久,果然乱起,齐襄公被大夫连称和管至父所杀,立公子姜无智为国君。

 

据说大夫连称及管至父与齐襄公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起因于两人奉派戍边,两个好逸恶劳的人嫌守边境寒苦,就问戍守到什么时候可以放假回城,齐襄公正吃香瓜,随口答应以明年瓜熟为期,这就是成语“及瓜而代”一词的由来。第二年瓜熟时期,齐襄公根本忘了戍边将士换防之约。这时齐境紊乱迭起,连称与管至父深恐远在边境,不能掌握局势.为了卫护并争取自身权益,不等命令就撤防返回都城。

   

私自撤防,形同儿戏,军国大政.岂可如此肆意为之,倘若齐襄公追究下来,不管是天理国法那一方面,连称和管至父都无法自圆其说。连称与管至父越想越觉得难辞其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趁齐襄公漫游归来身心俱疲之际,一举将其杀死。

 

据传,那天齐襄公在打猎打得正欢,不觉掉了一只鞋,由于当时鞋比较珍贵,一伙人就回去去找鞋,当时天色已暗,林木萧萧中,襄公恍惚瞥见公子姜彭生满身血污前来索命。然后就有一只神齐的大野猪立在襄公车前立在车前,口吐人言,说齐襄公死期已到。齐襄公以为是姜彭生的鬼魂前来索命,惊吓过度精神差点崩溃,也是合该襄公命绝,当晚就有连称与管至父的叛变。而且最诡异的是,当他差不多就要躲过去的时候,那只丢掉的鞋子居然又凭空落了出来,啪地落在地上,落在他跟前,引得叛军来搜,毫无反抗就一命呜呼了。

 

齐襄公死后,鲍叔牙拥戴的公子姜小白与管仲拥戴的公子姜纠,经过一番激烈的斗争,最终姜小白获胜,他不念旧恶,任用管仲为相,使齐国的实力大大发展,成了春秋时赫赫威名的第一霸主齐桓公。

 

政局翻转,文姜在禚地再呆下去也没有意义。与姜诸儿的恋情,虽为天下人所不齿,于她自己而言,却是极真诚的情感经历,使她整个人变得更饱满丰富。与世俗礼法的角力,更使她不曾堕落为一个平庸的女人。回到鲁国以后,齐文姜曾经有好几年一心一意地帮儿子鲁庄公处理国政,由于她心思细密,手腕灵活,不但迅速地大权在握,在“国际”间更折冲樽俎,处置得宜,使得鲁国威望在“国际”上提高了不少,还在长勺挫败了齐桓公的进攻,一度成为军事强国。又过了十多年,鲁庄公也已与齐襄公长大成人的女儿结婚了,在管仲的治理下齐国的国势如日中天,众人都忙着瞻仰齐桓公的英武与霸业。前朝齐襄公与文姜之间的旧事,渐渐地被似水年华洗得褪了色,只有郑国的臣民对那个曾被他们的世子姬忽拒婚的文姜记忆犹新。根据各种史料记载:郑国堪称春秋时代是淫风最炽的地方,他们根本不把文姜的淫荡行径,当成是可卑的污点。相反却认为以文姜的聪明及美貌他们的公子姬忽拒绝与齐文姜结婚是莫大的失策。

 

《诗经·郑风》里的《有女同车》一诗,对齐文姜的美貌,描绘得纤毫毕陈,除了把她形容成像木瑾花一样的艳丽而外,还称誉她颇为贤德。诗是这样的:

 

有女同车,颜如舜花。将翱将翔,佩玉琼踞;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车,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事情还要从那个被文姜看中的男人姬忽说起,据史料的记载分析,这诗当作于忽拒婚于齐,而迎娶陈妫之时,赞美陈妫是从迎亲落笔,古婚有六礼;其中最后一礼为亲迎。亲迎即迎亲,新郎接到新娘后,要登上新娘的车,并为之驾车,在车论转动三圈以后,新郎下车,由御手驾车;然后男女各自登乘自己的车,来到新郎家。

 

亲迎是大礼,犹如女娲造人的最后一步那样圆满。贵族结婚,对亲迎尤其重视。诗经中以亲迎为内容的诗篇还有《召南》中的《鹊巢》和《何彼矣》。郑人于赞美迎娶陈妫的庄重华贵之中,惋惜忽失去了齐姜依《毛序》的观点,有女之女与彼美之女应是两个人,清钱澄之《田间诗学》说前一人为太子忽所娶陈妫,后一人为齐侯之女文姜。从诗中叙陈女只言其色,叙齐女则兼言其德,木槿花又花期不长几点来看,这种观点是可以成立的。

 

作诗的人赞美陈妫美好,貌美娇柔,赞孟姜不止说她美好,还说她品德好。虽然没有贬损陈妫的意思,但是偏爱不言自明,说陈妫美好,孟姜更美好,意在说明与卫联姻不如与齐联姻好。

 

爱情是很奇怪的事情,齐女世人皆喜之,仰之弥高,趋之若骛。唯忽易得而不得,两次拒婚于齐,是真正做到了岂其娶妻,必齐之姜?。必须承认姬忽这个人还是蛮有男子气概和原则的,文姜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地。在政治婚姻盛行并习以为常的时候,姬忽坚持对自己的感情负责,没有屈从于齐,只为了稳固自己的权位。郑人为他惋惜,他自己却一定不觉得可惜。也许,要一个有志节的男子屈从于比自己更强大的权势之下,是比要他死更艰难的事。

 

所以不妨把这看作一对贵族青年男女乘车出去游玩的恋歌,男子赞美女子的美貌,觉得她无一处不美不适合自己的心意。赞她如花一样娇艳的脸庞,赞她行动如鸟轻盈飞翔,赞她身份高贵,品德更是美好。那位与他同车的姑娘,正是齐国姜家的大女儿,但是齐之长女并非文姜,所以也有可能,诗中说的是齐桓公的长女文姜。

 

不管怎样,姬忽又一次伤害了齐国美少女的心。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有女同车,颜如舜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