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五六)

发表日期:2006-06-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五六)

到家已过了掌灯时,府里早已灯火通明。他的通房大丫头云英看见他回来,忙迎上来给他换衣服:“爷可回来了,上头已经传过晚饭,我给爷留下了,先去请安了,再回来用吧。”


冯紫英点点头,换过了衣服就往上房去。

 

冯将军是武将,现在老了,历练多了,原先暴躁的性子改了些,前先时候刚告了假,晚间爱在家里待着,早年的浴血征战换得今天的太平安逸,再不好好享受就迟了,当今皇上又是刻薄阴忌的性子,一手一心地整顿新朝纲。几个王爷也不安分,朝局明稳实乱。他想好了,这时局如赌局晦暗不明,庄家和赌家看不出谁有必赢的把握。徒然攀附不如在家韬光养晦。冯将军保存实力,做出一副求田问舍与世无争的姿态。

 

冯紫英进来,早有大丫鬟通报了,众人赶着打起帘子,引他进去。

 

屋里陈设考究而不堂皇,燃着五只青玉灯,引着博山香,香气温润,游龙似地绕住了人。这都是他母亲的功劳,又因他父亲一意要韬光养晦,因此虽然富贵却不扎眼。此时他父亲正斜靠在东首青锻引枕上,对着他母亲说话,一见他来,且住了,受了他的礼,他母亲才道:“这早晚才回来,用过了饭没有。”

 

冯紫英笑道:“未给二老请安,儿怎么敢先用。” 冯夫人笑道:“这会子我和你父亲说说不打紧的话,你先去用了,你们爷俩再拣紧要的话说,我并不敢多耽误。”

 

他父亲靠在炕上慢慢地喝茶,听了他母亲的话也不反对,随口问了几句他的功课,就道:“你先退下吧,晚间得空自己看看书,也不用特意到我跟前来立规矩,你心里清楚,做事安稳,这点我和你母亲都是极欢喜的。”

 

冯紫英得了他父亲赞,面上也从容,反而是他母亲喜笑颜开。冯紫英且不退下,笑道:“母亲大人在这更好儿子有一件事要央请你们二位做主。”

 

冯将军对着冯夫人笑道:“这可是你养的好儿子,火星似地,一赞就炸,我这边才夸他两句,条件就出来了!”

 

夫人笑:“你且听他说,不对咱们再驳不迟。”

 

冯紫英上前去挨着冯夫人坐下,道:“还是你老人家体贴我,儿子说出来保不定你还要欢喜呢。”

 

冯将军道:“磨磨蹭蹭的,小猴崽子,既是好事,你还不快说!”

 

“是!” 冯紫英站起来回道:“儿子想自己也不小了,所以想着今年和贾家的姑娘完婚,还请二老替儿子做主。”

 

“娶亲是对的,只是不能同贾家。”冯将军坐直了身子盯着他道:“你母亲和我刚才就在议这个事,我们已经想着替你另定好亲。”

 

“怎么会这样,无端端要悔婚。”冯紫英惊愕地问,转脸看着他母亲,冯夫人也是一样的态度。三人静默着,屋里的烛光渐渐暗下来,冯夫人摒退了下人,自己去剔亮了灯。那烛花一爆,屋子里,陡然一亮,冯紫英睦镆痪孟笠醇裁从挚床患?/SPAN>

 

冯紫英跪下来,叩头道:“父亲是沙场里滚打过来是的人一向重信义,因此我并不敢胡乱的怀疑您,但这事关儿子终身,还请您明示!”

 

冯将军不语,冯紫英只管直直地跪着,一言不发,像角落里的景泰蓝的官窑。

 

冯将军望了夫人一眼,叹道:“这些事还是你说的好。”

 

“好吧。”冯夫人跟着叹了口气,一面拉冯紫英起来,自己走到西首坐下,缓缓开言道:“我们是和贾家订过亲没错。可是现在贾家已经倒得七七八八了,你在朝廷里做事,这点形势是看得出来的,用不着我和你父亲两个闭门不出的人来提醒。”

 

“母亲!”冯紫英截口道:“这个不重要,我原是看中她的人,她家世好固然好,儿子也不是傻子,自然喜欢锦上添花的事,可是现在贾家倒了,倒了也不是她的过错,我不愿用这个来苛责她。”

 

夫人垂下眼睑,无可奈何地摇头。她清楚自己儿子的个性,看来今天势必要搞到水落石出才罢休。她又看了丈夫一眼,才对冯紫英道:“我对你实话说了吧,惜春的身世有问题,我们断不能这样的人当我们家的媳妇。

 

……

 

冯紫英抬起眼,一线流光,在他父亲挂在墙上的剑鞘上曲曲折折地伏着,像一条致命的毒蛇。

 

门虽关得紧,依然有风透进来。因那风是拼了命挤进来的,吹到身上就越发的阴寒入骨,像一把把钢针扎进骨头里,定牢了人的要害,使人丝毫动弹不得。冯紫英沉默着,慢慢告退出去。

 

惜春鬓间的那朵山茶谢了,冯紫英也没有再来。

 

惜春虽然一如既往地做着自己的事,心里却总是不安定的。他若不说来还好,他许了来又不来。她不免心里着慌。谴入画去找来意儿来问,入画去了半日回道:“东府那边珍大爷遇赦了,世袭的功名虽革了,却特许留在京里,原处待用,听人说不日就有起复的可能,因此大奶奶高兴地不得了,张罗着庆祝。来意儿忙得脚不沾地,早没了人影。

 

“他遇赦了!”惜春惊得站起来,书一个没放好,打翻了茶盏,茶水泼了一裙子,滴滴哒哒的好象从水里刚捞起一捧暗绿色水藻。

 

入画看着她惊愕的表情,湿哒哒的裙子欲言又止,她现在已经知道惜春的身世,对她的失态也就不觉得奇怪了。惜春慢慢坐下去,恢复了正常。入画看了她一眼,轻轻地说下去:“我听东府的人说,是太后薨逝皇上大赦天下才许留京的,冯将军好象也帮了不少忙!”

 

这是题中应有之意,惜春并不奇怪,反而有些宽心。她想起冯紫英的承诺,他的失约或许是在帮贾珍四处疏通情有可原。惜春不由地笑了笑,对入画说:“知道了!明日你再跑一趟,帮我跟珍大爷道贺,就说我贺他留京,其他话不用多说。”

 

“还有……”惜春沉吟着,“你珍大爷既然得回来,宝二爷就该回得来,你去家里看看,林姐姐那边要是有什么不妥,定要回来告诉我。”

 

“是!”入画一一应了,退了出来。

 

外面月光鲜艳。入画侧头看自己的影子折叠在墙上,单薄的好象小时候唱皮影戏的画纸人。有点凉意,身后风刮过枝头,声响清晰。她蓦然想起很多鬼怪的事,吓得一路念佛,低着头只管往自己屋子走。

 

“你来。”入画刚走到房门口,就看见人影一闪,闪出来拉她手。她吓得半死,幸好已听出那声音是谁,也不挣扎,由他拉到僻静处,就着月光一看,果然是来意儿,便嗔:“作死啊,下午又找你不到,现在突然冒出来!我被你吓得要喊魂收惊了!”

 

“真的要死了,我的死活全在你手上。单看你救不救我。”来意儿说。入画闻言一愣,留神看来意儿脸色发青,并不像平时共她嬉笑的样子,心下一沉,把着他的手急急问:“怎么了,你快说!”

 

 “珍大爷要我让你办一件事,否则就把我给老太爷送药的事情抖出去,叫官府办我一个“阴谋弑主”的罪!入画,我吃不了兜着走,你定要帮我!”来意儿垂头丧气道:“这些人过河拆桥我是知道的,可是我这河还没过,不能就这么掉河里淹死!”

 

“帮老太爷送药有……”入画原还不解,一眼看见地下石子如卵,一粒一粒。她突然什么都明白了!心里惊得不得了!捂嘴道:“……你给老太爷送毒药,你帮他——杀人!”

 

来意儿面无表情地点头,好象回到许久以前。数年之前的那个遥远夜晚,星辰淡白的凌晨。一切仿佛被时间曝光,记忆是灰白色。厢房已空,床铺已冷,他跪在那里小心地将一颗颗红丸收进锦盒里。捏起药丸细看,那妖艳如血的红色,父亲的命,一生的精血都凝在这上面。

 

看得久了,那红色已然化开涨蔓开来,变成重重的围毡。他的心厚得密不透风。耳边回响着贾珍的话:“将这药丸送去玄真观,先只送他六粒,让道士给他。等道士找你要方子时也不要给,只多给他几粒就是。等他离不得这药的时候再把方子给他。你该知道怎样做才不露痕迹。爷有心栽培你,却也要考验你。你若做得好,爷就赏你一千两外加热河庄子上的一所宅子。”

 

来意儿涨红了脸,像一只狩猎的小兽蹲在地上,目光是定的,心却跳得比屋外响起的脚步声还快。此事上不可告天地,下不可告兄弟。然而三千两外加热河庄子上的一座宅子又是莫大的诱惑。男儿先立业后成家,没有这些他怎么娶入画?没有贾珍的重用又怎么出人头地?一辈子当娈童?呸!

 

良久,他咬着牙冷笑一声:“他杀得,我就杀不得么?天打五雷轰的话,我也不是排第一!”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五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