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墙有茨,不可扫也。

发表日期:2006-06-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卫宣作孽太深,在杀子之后不久就一命呜呼。


姬朔继位,是为卫惠公。


惠公即位后立刻罢免了左公子洩和右公子职。公子洩和公子职先因世子与公子寿之死,后因免职一事,对惠公心怀怨恨,於是借惠公离国会盟之时,迎立公子黔牟,拒惠公于国外。惠公闻二公子作乱,于是连夜投靠齐国。


姬伋和寿遇害以后,宣姜也随着他们的死变得了无生机,和当初失去爱妻的姬伋一样整天沉默寡言。

 

姬朔出逃以后,宣姜落在了卫国左公子的手里。此时的宣姜已然不是那个情窦开时,人事不知的小女生了,早已看穿,她这个人,和她的婚姻一样,不过是男人们用来争权夺利的旗子。她厌倦了一切,心如死灰。请求左公子杀了她。但是卫国的贵族们并不想得罪齐国。齐国一直是诸侯之中的大国。


当时齐僖公已死,齐国此时的国君已经是宣姜的哥哥——齐诸儿(齐襄公)。齐襄公对外甥的求救本想予以相助,可是襄公正向周王室求婚,而卫国新君黔牟亦同是周天子之婿,不便兵戎相见。襄公为防卫国臣民因恼怒杀掉宣姜,于是设计使刚丧妻的卫公子昭伯﹝卫宣公庶子,死去的卫太子姬伋的同母弟弟﹞娶宣姜为妻,以完哥哥的心愿。既安慰亡灵,又巩固两国交好。


虽然名为公主,实际上只不过国家间的联系工具,宣姜在茫然中再次接受了命运的安排。而卫国臣民得此消息,心想能借此贬低宣姜名号,皆欣悦。独公子昭伯顾念父子之伦,拒不服从。

公子职见公子昭伯不从,恐怕齐国一旦怪罪下來,會使两国关系破裂,于是心生一计,借此邀公子昭伯赴宴,然后灌醉他,再將他移至宣姜的寢室。公子昭伯酒醒后,见事已至此,只好纳宣姜为夫人。宣姜与他育有三男二女,长男齐子早卒,次子戴公申,幼子文公毁,两个女儿分别嫁予宋桓公、许穆公为妻。

 

尽管宣姜和公子昭伯的婚姻受外力胁迫促成的,他们的婚姻在当时也不算乱伦,蒸这种继婚方式在春秋时是被允许和认可的,但究竟是下辈与上辈淫乱,是最不齿于人的丑闻,卫国人民对这种败坏人伦的秽行,当然深恶痛绝,特作《墙有茨》以“疾之”。

 

诗云:

墙有茨,不可扫也。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丑也。
墙有茨,不可襄也。中冓之言,不可详也。所可详也,言之长也。
墙有茨,不可束也。中冓之言,不可读也。所可读也,言之辱也。

 

本诗三章重叠,头两句起兴含有比意,以紧附宫墙的蒺藜清扫不掉,暗示宫闱中淫乱的丑事是掩盖不住、抹煞不了的。本来,卫国宫闱丑闻是妇孺皆知的,用不着明说,诗人故弄玄虚,大卖关子,宣称宫中的秘闻“不可道”!却故意露点口风:丑、长、辱三字藏头露尾,点到为止,以不言为言,比直露叙说更有情趣。

 

从艺术的角度上来说这是好诗,深合儒家委婉之道。我却始终不喜欢这种自命道德警察的人,对别人口诛笔伐的人,自己未必就完美到全身无瑕疵。每个人的作为都有既定的轨迹和原因,有如深海上潜的岛屿,外人所见不过外在形貌,无从得知内在曾经经历过怎样的更替变迁。

 

诗中虽惺惺然的表示言之:“丑、长、辱”然而宫闱私事之所以是私事,正在于不可道,不可祥,不可读。宫闱之外的人所津津乐道的也正是这种水烟迷离,乃至于是它的血腥癫狂的特质。

 

所谓千夫所指,无疾而死。宣姜死于何年,没有记载。对史家道德学家来说,她只是个不淑的无德女子,无足轻重,死了该额首加庆人间少一妖姬。

 

宣姜,薄命如花的女子,她一生被人摆布,不能忠于自己。当容光褪尽,她终于能够如愿地死去,无声而寂静地湮灭在风尘中,像坠入深海的流星,不再受到任何流言恻目的侵扰。

 

好女孩上天堂,坏女孩走四方,宣姜这样的女孩子,其实应该上天堂。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墙有茨,不可扫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