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五五)

发表日期:2006-06-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五五)

入画走出议事厅。外面日光已亮得刺眼。庭间廊下花木扶疏,一叠叠红绿相映,开得热闹非凡,院子里面倒是空无一人,光影泼洒在地上,凌乱招张,越发看得人心沉。此处是静地,只有晚间家丁才能进来打扫,幸亏如此,无人看到她的狼狈憔悴。入画头疼欲裂,沿着甬道走几步就靠着栏杆坐下,怔怔发呆。一夜过来,身边的男人好象已经陌生的不像枕边人了,入画自己觉得是志怪小说里的书生,晚间归家在窗下一看,屋里的女子正脱下一张人皮细细描画……

 

来意儿如那女鬼,他的心机深到不可伸手撅量的地步,她不能不心惊欲裂。

 

这些年她见来意儿翻手为云覆手雨,不善的事见得多,渐渐习以为常,不以为异。那是发生在别人家宅里的惊动,生离死别,倾家荡产别人身体发肤上的苦楚,看不到,便受不到,受不到,便不痛。所谓的怜悯也只是轻轻地一口气,皱眉间地一动而过。

 

现在轮到她做那个被劈了一刀的人。疼痛,鲜血便一股脑地鲜明起来。什么时候走回房间的?不知道,躺在床上忽梦忽醒,一睁眼看见的是自己在睡惯了的房子里,顶上乌沉沉,当中隐约看见些花朵璎珞的影子,连着床棱上的雕花都是不惜公本用金粉描成的,微光里显出些轮廓。

 

入画心里烦,一闭眼拿被子蒙了头,也睡不稳,但到底是困了,佯佯地入了梦。说是睡着了心里却始终好象有一根线牵着的,说不清楚是梦还是醒。

 

她看见她自己,立在冯紫英的身后,冯紫英穿着浆洗得极清洁的衫子,立在她面前,随手翻着惜春留下来的书。

 

“你们姑娘,她去哪了?”他拿着书闲闲地问。这是个极有边幅的男子,河畔杨柳一样举止从容。

 

“姑娘去了观外的后山,这辰光……”入画朝抬起头外面张了一眼,“她也快下来了!爷您安坐一会儿,我去接。”

 

她将手中的茶盏放下,就要告退。

 

“你不必去了,我去吧!”冯紫英回头看她一眼,微微一笑,“你是好的,我将来也必不亏了你。”来意儿在他手底下做了这么久,他拿来意儿当个心腹,来意儿和入画的事他也知道,有时候就多赏他几个钱,预备着以后办事用。

 

入画受宠若惊的一笑,未及开言,冯紫英已经消失在门后。

 

冯紫英沿着山路走上去,看见惜春坐在山崖边,面前一轮红日徐徐下沉。

 

他不敢惊动她,立在数步之外看她。

 

来意儿告诉他,惜春从贾母出殡以后就搬出了贾府,她似乎决意远离一切不必要的纠葛,带着入画两个人,住到当年贾敬曾住的玄真观里来,她不在意别人怎么想,怎么去议论她。就像她现在观看日落的心态,她只是在做她一个人的事情。

 

眼前落日深坠,霞光无垠。那些被余辉遮蔓的片云,像水面的波光缓缓流动。惜春的周身亦是无数闪烁不定的金光,在青草叶上,在花瓣上。惜春沉溺在巨大而恢弘的宁静中,这宁静又有无法言喻的剧烈动荡,她日复一日来看这日落,而每一天都有新的不同。

 

——日落所隐寓的永恒不息的天道和安然,让她如栖存在其间的凤凰,等待着最终的涅磐和高翔。在日后她迭遭大变的时候,终于能够凭借着对这种宁静的坚信而咬牙渡过

 

太阳消失在山后,最后一点猩红如一个女人的唇,想要张口说什么,已经来不及。

 

惜春的脸上露出怅然的神色,默默地站起来。转身,她看见身后的冯紫英。惊笑道:“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冯紫英留恋于她脸上神色的变迁,从落寞到惊喜。像看见一点飞花在水中起落,忽沉忽浮。

 

她轻轻的走近他,山风凛冽,吹得她衣袂飘飘。她皎洁的容颜像被风吹落的山茶一样逼视到他眼前。

 

容光潋滟到不似人间女子。

 

“惜春……”他张口叫了她,又觉得无话可说。惜春等了一等,见他没有下文,便转过身道:“天已经晚了,我们快下山吧。”

 

沿途下山,山路并不难行,风光也十分好,他上来时没有好好看,现在留心去看,山泉溪水叮咚,野花欣然,倒很有些宁静的雅趣。手边一壁山上一簇茶花开得艳,他看着好,想起惜春的脸,就走过去攀上几步摘了一朵。

 

这么一耽误,惜春已走在他前面。他见她行在自己前面,行动敏捷,像山间轻跃的麋鹿,而他也是自幼习练武功打熬出来的好筋骨,一时好胜心起,快步跑到惜春前面,回头见她两颊粉嘟嘟,一时心痒难捱,蹿到她旁边叫她:“惜春!”

 

“呃?”她如愿的转过脸来让他亲到粉颊。

 

“你!”惜春惊得睁大眼睛望他,然后吃吃的笑起来,放下手闲闲笑道:“果然是老手了呀。”

 

“这话怎样说,不要污蔑我!”他的脸咣地一下比她还红,却又拿不出有力的反驳的话,他果然是啊咯手,惜春太精太冷静,他怕说多了又被她抓住话把子。那不如不说下去安全。

 

他赶上来给她的鬓间插上花帮她抿了抿,就势伸出手说,“天黑了,我扶着你。”又笑:“你也不必嘴强。等日后你进了门,自然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提到他们的亲事,惜春一下子灰暗下来,脸上却不能不仍带着笑意,微微含笑地看着远处树梢上的一轮月影,像夜间赶着回家的白鸟,在树梢后面忽上忽下地扑腾。那树灰蒙蒙的,顶间又笼着一点青光。

 

冯紫英久久不见她答话,正纳闷,一眼看她出了神,便摇着她的手笑:“想什么呢,没见过你这样的,正经谈我们的亲事也走神,难道还有比我好的人。”

 

惜春虽然烦恼却忍不住笑:“有你这样夸自己吗?”他总是这样轻易地就让她开心,别人不能,他适才吻了她,她也是满心欢喜,找都找不到一星怪责的意思。

 

他站在她面前,长身玉立。眼眉是那么清晰而润泽。她握住他的手,定定地看住他,却好象怎么也看不够,落日如斯,他亦如是。

 

“我和你哥哥提了,他并没有反对。”冯紫英见她不语就自顾自地说下去。

 

“贾……我哥哥没有反对?”她心里惊提,不可置信地问。

 

“我骗你做甚!”

 

这太奇怪了,他不反对,惜春紧锁着眉头,低头不语。

 

“你自己不愿意?”冯紫英留神他的神色,心里的惶恐像月影一样深起来,急急地问。上一次在铁槛寺的庙林里,他也提出了亲事,可是她一样有犹豫。他忽然就觉得很烦躁,觉得自己很卑微——他对她低声下气,这是违反了规律的,他何至于就娶不到媳妇了!巴巴地只想着她。心里着恼,可是恼又不是真恼,惜春的犹疑像猫爪一样挠着他的心,又痒又疼。

 

“你乱想些什么!我怎么会不愿意呢。”她冲口而出,说出来以后整个人都轻当了,真是的,这些日子,压在她心头的,遇上了冯紫英之后心头蠢蠢的意念。为了那难以启齿的身世,她不敢放纵自己妄想,因此努力的压抑着,迸得心都紧了呼吸都艰难了。她是愿意的,他这样一个人,可不就是梦寐以求的男人么?她的思想再出尘,金銮殿上高高挂着的匾额写着正大光明,可到底是个女人,有着世俗的,蜷曲的小心思。

 

“那就好。”他明显松了一口气,携住惜春的手,一路奔下山。

 

玄真观外的台阶上,惜春笼着鬓发依依同他作别:“天晚了,你回去小心。”

 

冯紫英点头,却不转身,放低了声音道:“我明天办完了事过来看你,你要用什么,我叫来意儿给你买来,这里虽然适合清修,总是太寒苦了些,修行修在心,你不必太苦自己。”

 

惜春扑哧一笑:“你倒比我那二哥哥还琐碎,真真看不出来。”说着想起心事,蹙眉道:“宝玉回家的事有眉目了吗?你可要替我多打探打探,钱我这里多少还有些,要打点的话……”

 

“你那几两脂粉钱顶不了用。”冯紫英笑着截断了她的话,道:“用也用不到你身上,我会想办法。”说着,又看了她一会,才道:“我真的走了。你先进去,我看着你进去。”

 

惜春不再多言,返身步上台阶,冯紫英看着她关上大门。

 

伊人的一泓秋水在门后一闪而过,天全暗下来。

 

冯紫英翻身上马,往家里疾行。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五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