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四十)

发表日期:2006-05-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四十)

他握住她的手,姿态温柔。

 

仅仅是一个动作,就让入画相信眼前这个男人是爱着惜春的。拥抱,亲吻,抚摸。心里的爱意需要通过身体来表现和完善,语言太华美无章,像漫天星光太亮,身体诚实胜其良多。

通常如此。面对一个人,呐呐无言。他从背后抱住你,胸膛宽阔,干枯心境便即刻活转,或者他生病,握住他的手,相信他即使在意识薄弱时也可感觉到,人自远古进化而来,脱离兽形,但其实无损本能的敏锐。

“你出去。”他说。

入画由震惊回归现实,不再多言多问,默默退出。

来意儿抓药回来,即刻送大夫出门。入画拿药在屋里煎,一是不放心小丫头做事,二是为两人把风。事已至此,她唯有担待下来。

药煎好后送进去。她把药递给冯紫英即识趣地退出。

隔着帘子的缝隙,她看见那男人一勺一勺的将药舀起,尝过了,才慢慢喂进惜春嘴里。入画站在门外突然泪落。同样的事,换了一个人做,感觉原来如此不同。素手做羹汤,做给自己吃和做给那个人吃,滋味和心境绝对迥异。

她想来意儿,不单想他的拥抱。她更想问清一些事情。入画将门锁好,算计好时间,急急奔去找来意儿。

她知道这个时候他在帐房。入画跑到帐房,有小厮进去通报,不一会儿来意儿走出来,见到她眼圈红红,略觉诧异地问:“你怎么又哭了?”

“我有事情问你。”

什么事?来意儿警惕地看住她,然而,他的神情很快又放松下来,他们毕竟亲密无间。

“你等一下。我马上忙完,去找你。你去那里守着,被人看见大不妙。”

“你也知道不妙。我们姑娘的清誉……”她瞪住他。

“别说这样没用的话。”来意儿打断她,“没有人立贞节牌坊,真心帮你们姑娘,就快去。”来意儿一脸无谓,推着入画走了。

他算定了入画要来质问,清誉。他八百年前就把这无用且沉重的玩意儿扔下。太过在意别人眼光,他一个娈童,凌迟处死也洗不干净。来意儿幽幽看着入画背影叹了口气,转身进屋。

真的,那数十年的时间太漫长了,就是道学先生也足够投胎转世,重新做人了。

过了二柱香的光景,他果然来找她。月亮渐渐地上来了,黄黄的,像玉色缎子上烧糊的一点香灰色。入画靠在门口,看见他来,精神一震,指着内室,小声道:“那位还没走。”

“他今晚不会走。你跟我来。”来意儿言简意赅地表示,笑了笑。转身走在前面。

 

“什么!这太……你作死么!”入画呆了呆,紧跟上来。两个人走向一座僻静的内院,入画跟在来意儿身后,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角落。浓荫藏匿他们的身影,那是极好的地方,可以很清楚的看清楚有没有人经过,而别人若非靠近他们十尺之内,极难发现他们的存在。

入画看着来意儿。淡白色的银辉笼住来意儿。他身形修长,双颊消瘦,面容清冷。她蓦地发现他是个心思如此缜密的人。

微微心慌。落寞。入画双手轻轻环抱自己的双肩。在森森月色下,她发现自己和已经熟悉的男人之间,竟有如此凛然的陌生。

“你冷?”来意儿伸手欲抱她。

“不。”她轻轻地摇头,退后一步,但立时嘲笑自己过于神经质。遂放下双手,重新对他露出笑容。心里的恐慌或许正是来自于对眼前这个男人的爱。自觉是应该了解的,到头来发现那个人行事与想法远在自己的意料之外。于是像站在岸边观望海上升起明月,遥生落寞之心——女人向来如此,爱一个人就觉得应该从发丝到指甲缝透视个遍。煞是无聊。因为有时太了解一个男人,一样会丧失爱的欲望。

她激愤的心情迅速平静下来,笑着用手摸他的下巴,笑道:“哟,可又长出来了。”真好,这个男人已经长起胡茬,不知为什么,她喜欢他身上日渐清晰的男性化印记。

他也笑,变得温柔亲切,笑道:“你不是替你们姑娘来审问我的么,怎么这会子不务正业起来?”入画放下手,看住他,半晌才款款道:我想你说得对!清誉到底是轻飘虚无的,这府里没几个关心她的人,他来了也没什么不好,起码姑娘有个关心她,肯给她喂药的男人,我又不是她父母,何必管那么多?”何况,入画顿了顿,幽幽地叹气道:“一刻不停的伺候人,我也累了,有时歇下来,觉得那种辛苦都会从皮肤和指甲缝里渗出来。那一位来了,我乐得换班。”说着,她的心中陡然牵引出恨意,虽然不是恨惜春,但,惜春总是那种优越的象征。

 
“你想通了就好。”“来意儿抓住她的手安慰道,“我也不怕告诉你,那位是我请来的。”这是显而易见的,入画不奇怪。又紧跟着问:“你和那位怎么……几时起这样熟捻?”

“你啊——”来意儿用手点她的鼻子,又笑她呆。他喜欢入画的稚嫩,喜欢她不了解男人。他甚至不要她过于了解他。毕竟男人和女人的思维很是不同。想了解女人的男人,和想了解男人的女人一样不明智。只要眼前这个女人的理解和顺从即可。

入画哪里知道冯紫英早就对惜春上了心。而一个男人要是存心想接近一个女人并不是困难的事。像冯紫英这样的男人,只要他透点心意,自然有人凑上来效犬马之劳,来意儿即是其中之一。他有心,他有意。他有权势,他想攀附,事情发展的很顺利。

在玄真观里,冯紫英找到来意儿,询问惜春的消息。他们是相熟的。冯紫英是贾珍的好友,经常在一起饮宴。来意儿何其善解人意,寥寥几句已知眼前这位爷对惜春有意思。

“爷放心。”说完这句话,他低头接过他赏的银子。那钱是必须接受的,接受了,就表示他的顺从和臣服。从此他是他的人。

“我在为这位爷做事。”来意儿道。

“你不怕……你是贾府的管家。”

“你听着,我怕的是——没钱,没地位,没未来。”来意儿攫住她的肩膀抢白,然后松开,恢复平缓的语调,道,“贾府已经破败,我们没必要陪葬。而且,你和我两个人不能一世为奴。”

“我明白。”入画点头,眼圈上的红晕又深了一圈。她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那是一双缎子绣鞋,鞋面绣着朵蔷薇花,沾了班驳的泥点。颜色看上去就像要败了似的。

“我不能不管姑娘。”她又抬起头,郑重地说。

“说得对,我们不能不管她。我们还要好好照顾她。”来意儿笑道,“没有她,我拿什么去赢得那位爷的信任。”

“啊?”她有些恍惚。既而她听见那男人附在她的耳边低低地说:“你要相信我,我做一切都是为我们的将来打算。我告诉你……”那声音如鼓点不住敲击她的心壁,如同带有魔力的咒语一般摄住了她的心神,又或是来意儿接下来说的秘密太过骇人。入画总是疑惑自己是身在梦中。

当第二天早晨的阳光升起的时候,入画越发肯定自己昨夜做了一场大梦,因为冯紫英已经消失,只有惜春安静地躺在内室的床上。

她遥遥看着躺在床上的她,心底竟升起一丝怜悯之情。

“入画”——来意儿在身后叫她,入画转过身去,迎上他神采奕奕的双眼。

“做什么?”

“我来告诉你——”来意儿说着,探头向屋里一望,轻声道,“她还没醒吧?”

“没呢。”入画摇头。

“那就好!”来意儿明显松了一口气,低低切切地说:“别说昨晚那位来过,爷吩咐的。还有——他将她拉近,正色道,昨天晚上我同你说的事,绝不要走漏风声。”

冯紫英当真来过。入画的心跳漏了一拍,那她就不是在做梦。她反手紧紧攫住他的肩膀问道:“那,你昨晚说的那件事,是真的。”

“自然是。”来意儿抓住她的手,再次严正的叮嘱:“你记得绝不要走漏风声。”

“我省得。”入画想到昨夜他说的事,眼睛发亮,心突突跳起来。面对着早晨簇新的阳光,忽然间,惭愧的心都灭绝了,她心里渐渐滋生了繁盛如藤蔓的欲望,甚至开始窃喜来意儿的聪明果敢。

也开始了解为什么人能够越变越坏。当人,越过了良心的障碍以后,对错之间不再泾渭分明。入眼就是一片海阔天空,肆行无忌。

她闭上眼,试着让自己心安理得。一切都是为了将来,他们俩遥远的将来。牺牲,某些牺牲是必须的。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四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