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三五)

发表日期:2006-05-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三五)

探春现已是待嫁格格之身,比其他姑娘多了不少尊贵讲究,还未到贾母处,早有人报于贾母。鸳鸯亲领着人来接,打帘进去。

屋子里显得冷清,这种冷清是难以描述的凄凉,虽然人也不少,但就是透着一股凄清。探春自我安慰着,或许这是因为宝玉不在,很多人离开的缘故。探春暗自庆幸自己来了,贾母的塌前,就剩着惜春并黛玉两个。一个冷清清,一个病绵绵。李纨虽然在,但她如何比得凤姐的鲜亮?打理起事来稳而不乱,却总是打理,没有行事的兴头。

众人见了她,都来见礼。贾母听到响动,睁开双目,见是她,脸上露出一点生动的笑意,招手道:“三丫头,过来。”

探春驱前去,心里暗笑 王夫人退堂鼓打的过早,老太太这样子,精神朗健,并不像五时三刻就要去西方报到。现时就不舍得敷衍了,未免太薄凉。

“你来看我……”老太太眼神清亮地望住她,伸手抚了她的发,甚是欣慰地说,“真是好孩子。”探春蹲下,任凭老太太抚摸。老人家手指瑟瑟而动,抚在她脸上的感觉如同枯枝轻刮脸庞。人老了,不但身体枯萎老去,连动作也变得萧瑟。

“祖母……”她不由得哭起来。老太太是真正对她好的人。是她第一个看重她,然后才有王夫人的注意和重视。她才是佛龛里的佛,贾府的真神,没有她的眷顾保护,或许就没有她们这些人数十年不识人间疾苦的好日子。

“你走吧。”贾母忽然说,她的手指同时停止游弋,低垂下去。探春突然觉得更不安了,她不能欠缺这情意,她渴望得到触摸和爱抚,恒久渴望。那些小动作像丝像水,或松或软的包裹着她,让她觉得自己是个身在爱中的人。

她抬起眼,惶急地看着她的祖母,眼泪更大滴的落下来。摇头。

“你走吧!”老太太认真的看着她,再次说,显然不是因为倦累才要她离去。

探春不响不动。她想老人一定有言未尽。

“你走吧,你是新有喜的人,不要久留,免得沾惹病气,对你的婚事不太好。”

探春一惊:“这话……”她转眼看惜春和黛玉。她们都低着头,拿帕子擦泪。她只得自己应对,“不会的,求老祖宗不要说这样的话。如果因为这个,探春宁愿不嫁!”

“不是这样说,三丫头,咱们家这些女孩子中,你是第一个精明有志的,这次嫁的虽然远,倒不失为你良机,身为女孩子,你也只能这样出去了,在婆家做的好,就是你成了一番事业。做个王妃,是你该当的,也是贾氏祖先有灵。或许眼下这些人,包括宝玉,以后都要托赖你照顾。”

探春虽在哭泣,脸色却肃整。这些不是随意说出的闲话。她自然听出贾母有托孤的意思。不管是不是,这次,老太太是把她当作一个可以独当一面,可以信赖的人在托付。这使她振奋,从贾母到王夫人,她的能力终于得到整个家族公平的估计和认可。

“王爷已经答应我和皇上请求,让远谪的爹和宝玉早日回来。探春一定会做到。请老祖宗放心,将养身体紧要。”探春跪地,重重的叩首。

听到“宝玉”两字,别人犹可,黛玉早哭着脸白气短。抽抽噎噎地不住。李纨搂住她,细声安慰。

贾母看了黛玉一眼。她沉着是惊人的,元妃的薨逝抄家的大祸都惊不了她,何况后来这不伤性命的贬谪,宝玉她是疼到了骨子里,但是乱局当前,要让她像黛玉一样失态也是不能了。

对于聪明人而言,时间是最好的酵母,日复一日,将人的聪明酝酿成智慧。

眼下,戳到心伤。也只见她淡淡一笑,反过来安慰探春:“尽人事从天意,你尽你的心就成了,到底不是为了这个才把你嫁出去的。”

歇一口气,贾母又看着黛玉,眼神就盈溢出苦涩,其实宝玉和惜春都是不妨的,只有又病又弱的林丫头才是她真正的心结。于是她叹一口气:“就为了林丫头,我也也要强撑着,四丫头虽不堪,到底是有个回身的地方。这丫头如今连家都没有了,天地之间只靠得住我。我一朝死了,不知她又要受多少欺侮。”

探春黯然,低头不响。这就是贾母和王夫人待人的分别。都是爱。然,一个是无私,一个有私。她不知自己活到贾母这般年岁,能不能如此豁达通明。她跪倒在这个老人膝下,长久地,诚恳地,像以最虔诚的心匍匐在佛前。

心无欲念,只有敬心。

贾母没有叫人拉她起来,因为探春很快就走了,原因不必说。

探春走后,只见贾母哼一声,慢慢躺倒下来,脸色比先前灰败了几倍不止。慌得众人忙上前,鸳鸯忙端上参汤来,贾母喝了,方才缓过来,又命李纨下去传饭。她在塌上伸出手来握住惜春和黛玉两个,流泪道:“有我在,不怕的。”

惜春和黛玉商店是冰雪聪明,眨眼已明白贾母用心——探春和王夫人走的近,如果她说老太太还不妨,那些投鼠忌器的人,动作都要缓一缓。那么,她们这两颗幼卵还可以苟全一时。有很多话,很多事。不可以直接说,要通过探春无意地传达。想通了,两人齐齐心惊,一颗心凉如冰雪,忍不住埋首大哭。这哭是杜鹃啼血凄凉又惊心。明明是一家人,可是仍要拼了命作戏,显然不做还不行。

人生如纸,并不堪戳破,凉薄薄凉,夫复何言?而天地苍凉,狂风怒雪,又有谁,是真正可以信赖依靠的柱石?女娲造人时,每个人都是融合在一起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有了仿佛地壳震动后的巨大罅隙,千沟万壑,流尽热情。而身边渐渐,这样荒凉。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三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