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公等在

发表日期:2006-04-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金缕曲

未得长无谓,竟须将、银河亲挽,普天一洗。麟阁才教留粉本,大笑拂衣归矣。如斯者、古今能几有限好春无限恨,没来由、短尽英雄气。暂觅个,柔乡避。

东君轻薄知何意。尽年年、愁红惨绿,添人憔悴。两鬓飘萧容易白,错把韶华虚费。便决计、疏狂休悔。但有玉人常照眼,向名花、美酒拚沉醉。天下事,公等在。

 

【公等在】

很多人以为我写古典诗词,就应该是个温柔婉转,行动轻柔的女子,而我恰恰不是,或者不全是。最初是写武侠小说出身的人,言金庸道古龙,骨子里多多少少还是沾染了几分男儿气。至于豪不豪不敢说,起码是够直率的性子,要我一味地低眉敛目我做不来。

 

看到容若词中“大笑拂衣归矣”一句,以我丰富的武侠知识,不禁条件反射地想起了李白那首《侠客行》——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閤下,白首太玄经。

 

这首诗被金庸用在《侠客行》的开篇,叫人记忆犹新。李白所歌颂战国时代魏国的两位侠客:侯嬴和朱亥。秦军围困赵国的都城邯郸,赵国的 平原君向魏国的信陵君求救。侯嬴设计帮助信陵君窃取兵符;朱亥随同信陵君从魏将晋鄙手中取得军权,信陵君率领军队,击退秦兵,救了赵国。侯嬴因年老不能随信陵君救赵,于是自刎而死。容若这阕《金缕曲》所赠的不知是谁。不知是什么样的任性豪侠之士,竟然当得起容若一声“大笑拂衣归矣”。或者根本就没这个人,容若只是在倾诉内心的想法和自我的感受。

 

两诗词一写侠客一写文人,看上去很远,其实是有共通之处的,文人的侠气和侠客的侠气不同又相通。太白侠名卓著,“好剑术”,遍游蜀中山水名胜,二十五岁才仗剑去国,辞亲远游 文名更是震古朔今,“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十五观奇书,作赋凌相如”,他是借咏信陵君门客的事,来表达自己想结识像信陵君这样的明主以成就自己“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靖一”的政治抱负。现实却给了他无情的打击。天宝初,李白已四十二岁,因道士吴筠及贺知章推荐,被唐玄宗召入长安,供奉翰林,但不久即遭谗去职。安史乱起,永王李璘率兵路过九江,邀请李白参加了他的幕府。李璘兵败被杀,李白被流放夜郎,中途遇赦得归。两年后,李光弼率军讨伐史朝义,太白以六十一岁高龄还决意从军,终因衰病未能如愿,依族叔当涂县令李阳冰,不久便逝世了。李白借《侠客行》表达了自己欲求明主展抱负的想法,他是一个志气超然的男人,坚持理想而不沉迷于功名。一身干净如带露的青竹,繁华三千东流水,洗过更见风骨。

 

唐代的文人际遇不算最差——赐金放还。皇帝不用他,也还是山崖高花似地高看他。后来卷入了谋反事件中,因为他的文名,皇帝还是赦免了他。李白所面对的,是有志者普遍的困境——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堪称天纵奇才的太白一生尚有几次在功名中周折的经历,最终还是孑然无所得。一般的文人处境怎样艰难就可想而知了。十年寒窗只是初期的吃的苦,还不算上在社会上饱受挫折,怀才不遇的中期受的磨难。

 

容若所赞美表达的,也是一个文人在功名进退之间长久等待后最后做出选择,一个文人从长久地无所作为,心有怨愤,欲揽银河普天一洗的超拔。一朝熬到皇帝说要重用了,自己忽然脑筋一冷,想通了:伴君如伴虎,功名富贵不就是那么回事么?多年清名,好不容易培养出来一点傲然独立的人格,在皇权的压制下,再销蚀了也不值得!你给我再高的官我也不做了!虽然不像太白诗中的侠客是杀完人以后潇洒开溜,可是这样子潇洒转身拒绝,对一个文人来说也是了不起的节操了!看起来矛盾,但是人生的想法往往就是转瞬之间产生熄灭。一念之间,选择可能彻底改变。

 

所谓借他人故事,浇自己块垒。容若这阕词亦当如是!不过容若有一种林下风,词就自有一股兰草的清扬,不是一般的落泊文人的寒酸委屈可比。拿这首《金缕曲》来说,这词的落拓潇逸颇似稼轩风骨,字句清练而其词骨沉雄郁勃,全词更是有种一气呵成不吐不快的味道!最爱容若做痛快语,“向名花美酒拼沉醉,天下事,公等在。”慷慨风流,不下于沧海一声笑。字句之间虽然满是“温柔乡”,“名花”,“美酒”的字眼,却是东方不败在湖中扬头饮酒那种沉而不堕,侧目扬眉间,神光离合。想起了《采桑子》里那一句:“遇酒须倾,莫问千秋万岁名。“因美酒而弃功名,非是绝色男儿不能作此语,亦不能有此出世豪情。寻常庸碌男子即使这样说,也不过是鹦鹉学舌,得不到手的强作洒脱而已。

想起了,那一夜,冷月如霜,林间轻啸而过,断崖边,你吟出的那几句诗——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从来壶中岁月,梦里功名,但男儿身,总被功名累。贪一世英名,追权贵烟云。

身在富贵而不自矜,悬崖撒手的彻悟,或是看穿浮名后的抽身而去。这样的男儿是人海里的出水莲花。

容若词中悲句太多,像一场又一场缠绵的潮水,渐渐将人灭顶。因此慷慨沉痛的放纵格外使人精神振奋!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公等在》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