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手生疏

发表日期:2006-04-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临江仙

 

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  
倦眼乍低缃帙乱,重看一半模糊。幽窗冷雨一灯孤。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

【手生疏】
明朝王次回写艳体诗是很有名气的,他的《凝云集》《凝雨集》在当时流传甚广,有赞誉“沉博绝丽,无语不香,有愁必媚”,虽然腐儒们对他评价不高,但他的诗对同时代或后世的人都有不小影响。袁枚《随园诗话》里谈到多人曾化用王次回的诗句,甚是欣赏其诗风。

 

袁随园姬妾六房,但年老无子,宾朋每来,辄语此事。几成社会上的八卦热点。随园深厌之,遂赋一诗——

 

厌听人询得子无,些些小事不关渠,
逍遥公有儿孙累,未必云烟得自如。


随园引王次回“最是厌人当面问,凤凰何日却将雏”之诗句,此明清两大名家,皆老而无子本已是隐痛,奈何声名在外,总有人打探家长里短,时时戳痛伤疤。可见做公众人物的烦恼历朝历代繁衍不息。不但心态相同,在对女人的审美观上两人也有一致喜好,认为肤若凝脂是最好的。诸般相同,知己之感暗生,袁枚曾不惜为王次回诗事同江南老名士沈德潜书信争辩。“本朝王次回《凝雨集》,香奁绝调,惜其只成此一家数耳。沈归愚尚书选国朝诗,摈而不录,何见之狭也?尝作书难之曰:《关睢》为《国风》之首,即言男女之情。孔子删诗,亦存《郑》、《卫》;公何独不选次回诗?”沈亦无以答也。

 

王次回诗有一点艳,一点忧,一点亮,凝云凝雨的海棠意态媚然。容若喜欢用王次回的诗句,此在饮水词中不甚枚举,也是一大特色。容若受次回影响甚深,就像李碧华亦舒很受张爱玲影响一样,其实是一种继承和发扬。容若词清艳,次回诗香艳,艳本是一体同源,花开两树,实在也谈不上王次回低俗不及容若,诗和词的感觉本来就不同,词做艳语因为格式多变,三唱三叠就显得婉转音流,诗七律五律七言五言总不过四角橱柜稳稳当当。好比为人的人做艳语就容易被人误会。这实在是体格上的问题,与人品关系不大

 

“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化用明王次回《湘灵》诗:“戏仿曹娥把笔初,描花手法未生疏,沉吟欲作鸳鸯字,羞被郎窥不肯书。”容若化用此意,亦可能是此诗所勾画的恩爱动人的场面,一如当年他手把手教卢氏临帖的闺房雅趣。看着那写满相思情意的书笺,便记起当时她书写还不熟练的娇憨情景。


王次回热衷于在自己的词中套用香艳的典故,以增加秾情。——譬如,荀奉倩的故事就是王次回喜欢反复渲染的一个用典:荀奉倩是一个极度疼爱妻子的丈夫。一次,他的妻子在冬天里发高烧,急于给她退烧的荀奉倩赤膊到户外挨冻,然后拿自己冻冰了的光身子贴上去给妻子降温。后来,这个荀奉倩因此罹疾而丝。如今,我们所说的体贴,也不晓得是否是从荀奉倩那里演化而来?


写艳词的,尤其是个男人,是很不大为人所看得起的。但,关于荀奉倩的故事还真得要感谢王次回呢。若不是王次回反复地写进词里——“愁看西子心长捧,冷透荀郎体自堪。”“平生守礼多谦畏,不受荀郎熨体寒。”不然,我们今天哪有那么深的叹息?据王次回在词里吐露,他自己也是很疼爱妻子的。死无对证,难以知道王次回说的是否属实。但是我知道,容若如果有需要。他一定是可以冷透身体为妻子驱热的至情男子


如同一个人站在水面观望来时路。这一阕所描写的,是日常生活情景。用词也简净, 点滴芭蕉心欲碎形容全词的语风再贴切不过。本来雨夜怀人,就是一件让人伤感的事,如果恰好想起的那个人是你最亲近的人,你发现她写过的书笺依然清晰,而她已经不在世上了,物是人非事事休,那悲伤会不会更深切呢?

芭蕉夜雨,孤灯幽窗,甚至是一些散乱的,翻过了以后还没有及时整理的书笺。但就是这样一帧一帧的画面不依次序的闪现,才会真实感人不是么?词家说意,说境,说界,意见起落分迭,却不得不赞成再高明的技巧都不及真切情感让人感觉生动辛辣。如果不投入情感,作品就无法生长繁衍,文字亦再美只是美人脸上的花黄,一拂就掉落在地了。

幸好,饮水词中游弋的多是这些情感,而容若擅于捕捉它们,再写得撩人。

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

轻易地,又被容若的细微回忆触痛了。

相爱相处的最后,我们留在别人记忆里的,是否只是这些磷光?

微弱的,浮游于指尖以下,回忆以上。

 

磷光若有,尚能自我安慰。若无,不过一场海上烟花,情谊虚空。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手生疏》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