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别离间

发表日期:2006-04-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于中好(送梁汾南还,时方为题小影)

 

握手西风泪不干,年来多在别离间。遥知独听灯前雨,转忆同看雪后山。
凭寄语,劝加餐,桂花时节约重还。分明小像沉香缕,一片伤心欲画难。


【别离间】

古人的可爱在于他们与自然没有隔阂,而有敬畏心。看见喜鹊认为是老天派好鸟来通知他们喜事临门,恨不得邀喜鹊进门喝酒,拿些喜糖来给喜鹊吃;听见乌鸦叫就心惊肉跳,生怕有大祸临头,当然这是汉人的感觉。如果是满人,估计也会欢喜的。他们认为乌鸦救过自己的祖先,不但不以为恶,反而以鸦为萨满神谕中载:乌鸦的羽毛“像没有太阳时候的颜色”,即黑夜。乌鸦是黑色报警鸟,有了她就宵夜平安。爱新觉罗氏有崇鸦传统。皇宫里每日派人饲喂。至今在沈阳故宫仍留有“索伦杆”,它是满族传统的祭天神杆。按照满族的传统,在用此神杆祭天时,还要在上面的锡斗里放上碎米和切碎的猪内脏,用来喂食乌鸦以示祭天。民间祭祀时多把杀下的猪锁骨挂在木杆上面的斗里让乌鸦吃。

 

至于鹧鸪,古人认为它的叫声是在说:“行不得也,哥哥”意在劝人不要轻易别离,离别在行动基本靠走的古人看来,实在是事关生死的大事。因为这鸟儿的叫声勾起人太多想法,很多不可言说的愁绪,使人有知音的感觉,所以鹧鸪渐渐入了诗词,除了词牌,后来还成为一种乐调的名字。按鹧鸪为乐名,许浑《听歌鹧鸪》诗:南国多倩多艳词,鹧鸪清怨绕梁飞。郑谷《迁客》诗:“舞夜闻横笛,可堪吹鹧鸪?”,《宋史 乐志》引姜夔言:今大乐外,有曰夏笛鹧鸪,沈滞郁抑,失之太浊。至南宋时鹧鸪似为一种笙笛类的乐调。

 

唐、五代词中无《鹧鸪天》调。此调始见于北宋宋初之作,而晏殊填此调。在北宋词牌中《鹧鸪天》的别名最多。《于中好》是其一,但我一直觉得这个别名呆板严正没有声色,远不如原名活泼,有鸟群起落喧杂的清新,《鹧鸪天》这词牌名的来历还很引人探讨,众说纷纭,这种情况,倒也巧合这个词牌的意境。流传最广的说法是词名取自郑隅诗“春游鸡鹿塞,家在鹧鸪天”。但明杨慎在《词品》中提出异议,说这种说法未必确实。查《全唐诗》并没有叫郑隅的人,恐是郑嵎之误。然而《全唐诗》里也只见郑嵎的《津阳门诗》一首,并未见“春游鸡鹿塞,家在鹧鸪天”句。又有人认为:“鹧鸪天取郑山禺‘春游鸡鹿塞,家在鹧鸪天’句”。查唐、宋、五代诗人中,也没有郑山禺其人。《唐宋词赏析》认为此调取名于唐人郑崳诗句“春游鸡鹿寨,家在鹧鸪天”。但《全唐诗》也没见郑崳其人。这个问题一般填词的人已经不具体考究,因为大多数词牌到了最后大多不是词的本意,而只是一种词谱的代号,词题和词牌不发生关系。

 

《鹧鸪天》这个词牌多用来抒写离愁别绪,很少写壮怀激荡的豪情感怀。这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习惯。容若的几首《鹧鸪天》正合了这一意旨,据考证此阕《鹧鸪天》当作于康熙二十年顾贞观因母丧离京南还时。这一年容若扈驾远行,与友人多难聚首,南下北上有如飞鸿,容若感伤于此,故有:“握手西风泪不干,年来多在别离间。”的感慨。梁汾南还,他赠以小像,题以清词。遗憾的是这幅小像并没有存留下来,后来毁于火中。否则透过小影当可窥见容若一片伤心画欲难的忧郁。

犹记得,容若曾泣一片伤心画不成(《南乡子》)那是写给亡妻的话,而今在送梁汾南还,友人之间的送别词里也出现了语意接近的话语。可知梁汾在容若心中地位殊重。

容若有时敏感太甚,一般的别离也会惹他不安,仿佛天地万物都随之同悲一样。这样的多情,多为淡漠的现代人所不解,亦觉得情感太重,不堪兑付。再说一个男人动不动握手西风泪不干,和朋友离别又是赠词又是赠照片,简单复杂化。也忒不洒脱了!搁今天绝对有人怀疑他的心理和性取向。

我不赞成容若这样细腻感伤,太白那种“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缺心少肺式的洒脱,倒是大合我心意。然而我很喜欢这一阕“凭寄语,劝加餐,桂花时节约重还。”这几句。淡而有声色,有唐诗绝句味,语虽琐碎,亦不减洒脱意,亦是真朋友之间才有的细心关照。不过这又是化用王次回的。唉,可怜的屡次被侵权的王次回。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别离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