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问添衣

发表日期:2006-04-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菩萨蛮

晶帘一片伤心白,云鬟香雾成遥隔。无语问添衣,桐阴月已西。
西风鸣络纬,不许愁人睡。只是去年秋,如何泪欲流。


【问添衣】

捣衣对现代人来说是渐行渐远的词,以杵击衣,使其洁净,就是“捣衣”,也就是俗称的捶衣服。 以前的女人洗衣时还习惯用捶棒,而现在肯蹲在水边,提溜个捶棒的人越来越少。一是懒,二是乒乒乓乓的容易吵到别人休息,被人投诉。我妈妈洗衣服的时候有时拿个捶棒勤劳一下,我奶奶都劝她,你也不嫌累,洗衣机里洗就行了嘛。以致我们现在在小城里看到有妇女蹲在小河边洗衣服都觉得眼前一亮,有回归自然的感觉。仿佛看见稀罕风景似的,感慨这才是生活的节奏。

 

跟俺差不多岁数的人,捶棒都没提过,洗衣服是一个赛一个的菜。俺们多是把脏衣服往洗衣机里一丢,按一下按纽就完了,自动还不够,要全自动才够体贴。以前上学时,我妈妈最担心的就是我不会洗衣服,而学校里又没有洗衣机,一切是人工全自动。她就一直很担心我衣服洗不干净。现在我出门在外,只要听说我住的地方有洗衣机,她就放心的多。

 

其实真正的捣衣是把织好的布帛,铺在平滑的砧板上,用木棒敲平,以求柔软熨贴,好裁制衣服,多于秋夜进行,所以制好的衣服也被称为寒服。词调中有《捣练子》词牌,即其本意。凄冷的砧杵声又称为“寒砧”,诗词中往往用来表现征人离妇、远别故乡惆怅情绪。像王驾那句“一行书信千行泪,寒到君边衣到无?”王诗之所以能够被人千载传颂,正是因为他如实如神的写出了思妇对远戍边关亲人的牵挂,道出关爱这种洁净如莲花的情感,文字也因此有了超越时间的力量。千年以后的人读了一样很感动 

 

捣衣,添置寒服是古代女子,秋季常做的事。子夜秋歌里“风清觉时凉,明月天色高。佳人理寒服,万结砧杵劳。”写捣衣写得风致楚楚,月下捣衣虽是劳作也是人世风景殊胜。更何况是为意中人制衣?果真到了“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的时候,就更感觉不到落寞了。自家的砧声合着别家的砧声,声声阵阵,想着不远处也有人在为亲人赶制寒衣,天下有情人这样多,砧声虽寒入耳也温暖。

 

容若此词据考证,应是康熙十六年秋,卢氏新亡后不久。小令所截取的,正是生活中“添衣”这么一件细节小事。针线自古是女人的活计,缝衣制服也相应成变了女性传达爱意的方式。

 

为所爱的添置衣裳是相爱的本然,自在表现。其实现在的女子也无须羞愧,从香港给老公买衣服和古代女子为夫君缝制衣服的用心并没有差别。只要对那个人用情真挚,他又能够理解你的用心,用什么方式表达都无所谓。

 

自从妻子逝去之后,再没有人为容若添置寒服,对他嘘寒问暖,家里虽有仆役无数,然而所制的衣服却没有亲人间的温柔牵挂。感情的付出是相互映衬的。卢氏的离开亦使容若失去疼惜补偿她的机会。无语问添衣,为何只惯性的理解为妻子对丈夫的慰问,而不能是丈夫对妻子的关爱?

 

李白《菩萨蛮》词有“寒山一带伤心碧,指日暮之时,山色转深。伤心是极言之辞。伤心碧即山色深碧,伤心白即极白。后人之词多类于此。在月光的映衬下水晶帘看上去一片白。水晶帘内端坐的美人已然不在。全词除却“云鬟香雾”的指代略露艳色之外,言语极平实。且如果知晓这指代是化自杜甫《月夜》,明白老杜藏在“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后面的相思凄苦,恐怕连仅有的一点艳色也褪色似的洇开来,变成了白月光似的惘然。


此词一说是塞上思情之作,一说是悼亡。我细读词“只是去年秋,如何泪欲流。”确似悼亡之音。“欲”字更是用的恰倒好处,“欲”是将出未出,想流不能流,容若将那种哀极无泪的情状写地极精准。


年年秋日,你为我添制寒衣,如斯似是习以为常,总觉得日久天长。手中好光阴无从消磨。你我似陌上戏春的孩童,看见花开花谢都惘然欢喜心无凄伤。待得一日光阴流尽,才醒转过来,懊悔哀伤。

 

看得见吗?是一样的秋色。秋风虫鸣月色深浓,我伫立在桐阴之下。仍似去年秋,你知我为何泪欲流?

 

此阕是容若小令中的佳作,上下阕折转之间从容淡定,然而于小处极见真情。凄婉动人之处,似是眼前梨花雪舞,宛转细碎散落一地,让人心意黯然。这一阕的最后两句,我每次读到,心里都梗然。外公是在秋天去世,去年秋时人尚在,今年秋时风景不改,人已不在。

 

擦身而过。生死如河,悍然相隔。渡河时辰未至,人,无力穿越,只能静观。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问添衣》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