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情一诺

发表日期:2006-04-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减字木兰花

烛花摇影,冷透疏衾刚欲醒,待不思量,不许孤眠不断肠。
茫茫碧落,天上人间情一诺。银汉难通,稳耐风波愿始从。

情一诺

人有时候会发梦,想回到古代去,明知道古代人什么都不方便,最基本连公共厕所都没有。整个北京城清早起来到处看见是倒夜香的,但是觉得古代好,就像童年时对整个世界的幻想,纯净甜美,想去魏晋时的洛阳,盛唐的西安,在街上倘或能看见卫玠,嵇康之流,热情参与当时的全民追星也好;走在长安路上,我不要求跟在杨氏姐妹后面,捡到金银珠宝,要是偶尔能撞见几个我喜欢的诗人比如小白,小昌,小维等等,哪怕是一面之缘,都已经很过精神干瘾了。

 

清朝原本不考虑的,因为我实在不喜欢,剃了青瓜皮头拖着大辫子的男人,再帅都要打打折扣,何况几百年的北京城城市卫生真是差到要命,尤其要了我这个对洗手间及厨房有特殊洁癖人的命。不过后来想想还是想去,有两件事要办的,先去康熙朝去看看大清最盛的时候是什么光景,考察一下九王夺嫡史实,顺路去渌水亭拜会下纳兰容若,做一次狗仔队专员,问问他的创作和情感历程,撺掇他也写个《今生今世》之类的书;然后去找曹雪芹,我一定要看到《红楼梦》的原稿全稿……哎!这两件事想着就很爽啊!

 

在时光机没有发明之前,这愿望都会是说笑,其实我们有时候渴望回归,内心不一定要回到哪个朝代,具体去做一个农夫还是木匠,而是倾慕那个时间段里,所呈现出的我们想要的宁静富足或者简朴而安逸的状态,这样心态和古人发梦去桃花源的心理其实是异曲同工的。

 

不是爱浪漫,只是倦怠,由而感慨古人之间存在的纯良和信任。《史记-季布传》记:“楚人谚云:得黄金百斤,不如季布一诺。”季布一诺千金,杀头不改还可以说的侠客行经,那《后汉书-逸民传-韩康》又载:“常采药名山,卖于长安市,口不二价,三十余年。”韩康只是个采药卖药的,却如此有个性和原则,说言不二价就言不二价,而且还三十多年不改。诚然,这不符合商业社会市场经济的规律,也是在古代小农经济才能发生的事情,如果是在现时,韩康只有两个下场:因为个性突出而被炒红,成为商界奇迹,更多的可能性却是,他被市场规律无情淘汰,没人买他的帐,最后无辜饿死。

 

诺言很重要,人无信不立,我们都知道。然而像行入陌生莽野森林周围环境斑斓反复,危险重重,已经不能再轻易举步和相信人了。信任和被信任之间关系断裂,情感疏失,一点一点滴尽。对事的态度如此,对人对情感的态度,莫不如此,罅隙巨大,最后我们变成没有热血的人。

 

读《饮水词》会感觉到脉脉的温情流动,一个生活在三百多年前的男子,在他的词章中不倦不悔的倾诉对感情的执着,对友情的坚定,像一道道疗伤的温泉汤药,温暖了,唤醒了,我们冰封的情感。

 

茫茫碧落,天上人间情一诺,这是多么天真而叫人欣喜的话,在几百年前,会有女子相信这句承诺,也会有男子愿意说出这种承诺,两人相待一生。而现在,且不说无人会说这样傻话,即使有人说,过了十六岁的我们就不会相信了,世事多变且凉薄,你能坚守都不代表我亦可以同样。感动归感动,感慨归感慨,我们到底不会许诺,生活教会我们现实太多。

 

回到容若的《减字木兰花》里来,读他对情的不悔和承诺。上阕写午夜梦回,颇有“冷雨敲窗被未温”的孤寂。在凉薄的夜里独自醒来,眼前烛花摇影,寥落而感伤。因为深受相思之苦,所以有不许孤眠不断肠的反语,告诫自己不要多想。不过显然是徒劳的,下阕即写人已在思量中,说道虽然你我现在被分开了,但是我们之间的誓言是经得起考验的,好象季布许人的诺言,说了就必然做到,此刻虽然彼此音信渺茫,不知近况如何,但是只要我们能耐心等待,等这波折过去,你我一定可以重新团聚。

《度人经》注:“东方第一天,有碧霞遍满,是云碧落。” 白居易《长恨歌》上穷碧落下黄泉,隐语则指宫禁或帝王所居,李义山诗用得最多。此外如天上,如银汉,均同。人间则指民间。有人以为碧落天上人间可作幽明永隔解,但下文有“稳耐风波愿始从”,可见恋人被选入宫后,容若尚抱有将来被放出来,更相团圆的希望,决不是指死别。

一定是这样的。

可惜,天上人间情一诺的容若,最终也没有等到稳耐风波愿始从的那天。

愿望越是美好如花,凋谢起来就越显得残酷伤人。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情一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