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君行处

发表日期:2006-03-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蝶恋花 散花楼送客
    
城上清笳城下杵,秋尽离人,此际心偏苦。刀尺又催天又暮,一声吹冷蒹葭浦。
把酒留君君不住。莫被寒云,遮住君行处。行宿黄茅山店路,夕阳村社迎神鼓。

 

【君行处】

临别宴后赠诗,赠词,是古代人的一项文化发明。不似现在的公款吃喝严重,古人大多是私费请客。而且除非是节日或者真正的达官贵人,一般的小老百姓能在家里整只鸡鸭,买点时鲜蔬果回来弄一桌子家常菜已经是很郑重的了,跟现在的生猛海鲜胡吃海塞简直没得比。再寒微一点的人,拿着花生米炒豆干,提溜着两斤酒在渡口桥头的长亭边折柳送客的也有。像容若在散花楼为张见阳置酒送行,应该属于规格和档次比较高的了。寒微的文人们自然不甘如此失色,于是寄托感情,比拼才气的赠别诗,赠别词就应运而生了。

 

这无疑为诗词的发展注入了活力,对文化的丰富起了作用。后来却也为成为诗歌衰退沦陷的一个重要契因。一旦诗词沦为觥筹交际的唱酬之作,像十里洋场里的交际花一样,你还指望她保持清纯质朴的本色吗?不过这是后话,今次不谈。

 

在赠别的诗歌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如同初出茅庐的有志青年,的确还是很值得赞赏的的,比如唐诗里,王昌龄在芙蓉楼送辛渐,写下了“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王维送沈子福写下了“惟有相思似春色,江南 江北送君归”;李白送友亦是疏豪,磊落道:“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老苏更牛,一句“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觞。”被今人化成“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成功将无数人艳倒。如果不是送别,哪能如此彻底地激发诗人的才情和灵感呢?

 

纵使我们现在的生活中已经不复当时的情景,这些千古名句,依然能够给我们最真切的感动。在酒足饭饱从KTV里走出来的时候,深夜大风凛冽行人稀少的街头,远远看见灯火飘摇,城市像航行在黑暗海上的船,突然兴起的寂寞,让你心底忆起这些久违而亲切的情感。

黄茅山店:指荒村野店。这是一首送别词。其事是——康熙十八年,容若挚友张见阳被任命为湖南江华县令,容若为其送行,赋词。


秋天的离别从来最伤情,多愁善感的容若并不能幸免,于是上阕,他用的那些词:“清笳”刀尺蒹葭浦勾勒出的画面都是寒意沉沉,使人心意飘摇,心绪黯然。一声声凄冷的胡笳声和捣衣声使得长满芦苇的水滨更添清冷。这一切,正应了江淹那句著名的离别广告语:“黯然消魂者,唯别而已。” 

 

如果仅仅是这样,这也不过是一首寻常的赠别词,而且它有很多用典和化用,实在不能算好,幸好还有让容若施展才气推陈出新的下阕,莫被寒云,遮住君行处本是极为萧瑟之句,似是警醒,又是担心,而下句行宿黄茅山店路,夕阳村社迎神鼓。又极为温暖,是宽慰语。是含泪微笑之挑法。行宿黄茅山店路。是苦中有乐,已显豁达。夕阳村社迎神鼓。一句,更别有野趣如风吹浓云,猝然破开一片新天。农家风光如新阳崭新艳美,想来让人忍不住破颜一笑,悠然神往,不觉卸了离愁。

 

 容若这词,有凉凉古意。字里行间蓦然带我回归了好几百年,不是清代,而是更遥远的唐宋,那时的送别诗词里独有洒然壮美的境界里。能在结尾翻转全篇词意而有突破,破而不毁。纳兰才力由此可见一斑。

村社是农村祭祀土地神的活动,在每年立春或立秋后的第五个戍日举行。如红楼里宝玉途经乡村时对村居生活的好奇留恋一样。夕阳村社迎神鼓这种寻常农家的恬谈热闹,又何尝不是生在钟鸣鼎食的容若追求和向往的呢?


门前若无南北路,此生可免别离情。天色将暮,宴席已阑。当真,留不住你了。然而也毋须强留。人生聚散各有因。人,若有必须要行的事,不如洒然上路。


你知,明日天涯,也必有我思忆追随。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君行处》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