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白日惊飙冬已半,客心愁未阑。

发表日期:2006-03-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菩萨蛮

白日惊飙冬已半,解鞍正值昏鸦乱。冰合大河流,茫茫一片愁。 
烧痕空极望,鼓角高城上。明日近长安,客心愁未阑。

[安言]:
“惊飙”:狂风。晋殷仲文《解尚书表》:“洪波振壑,川无恬鳞;惊飙拂野,林无静柯。”

“昏鸦”:即乌鸦。此指黄昏之时乌鸦乱飞。

“冰合”句:谓天气酷寒大河已冰封,河水不再流动。

“烧痕”:野火的痕迹。苏轼《正月二十日往歧亭》:“稍闻决决流冰谷,尽放青青没烧痕。”

“长安”:此代指北京城。

这一阕写羁愁归思,妙在以景语入词,写冬日归途中所见所感,个人离愁蕴涵其中隐而不发,全篇谋篇得当,布局亦好。“冰合一句”是写实,也带夸张,壮阔流离。末两句提起全词筋骨,有画龙点睛之妙。

[安语]:
容若词中有另一阕《菩萨蛮》(荆榛满眼山城路)中有“何处是长安,湿云吹雨寒”之句,而此篇有“明日近长安,客心愁未阑”句,大两首是同题之作,作于诗人行役的归途之中(一说是觇梭龙后的归途中;一说是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十一月扈驾东巡之归途中)。容若虽生性多愁,但为人并不疏懒,也精于骑射,不是纨绔无能的八旗子弟,据词中所绘景况,即有些许艺术夸张,也足见旅程艰苦辛劳。

我独喜“明日近长安,客心愁未阑。”两句,此词一贯的容若式离愁,词中所涉之景无不昏暗衰飒,令人凄然不欢,然结句言浅意深,词风壮阔处隐有太白遗风。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白日惊飙冬已半,客心愁未阑。》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