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尘满疏帘素带飘,冷雨凄风打画桥。

发表日期:2006-03-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于中好(七月初四夜风雨,其明日是亡妇生辰)

尘满疏帘素带飘,真成暗度可怜宵。几回偷拭青衫泪,忽傍犀奁见翠翘。
惟有恨,转无聊。五更依旧落花朝。衰杨叶尽丝难尽,冷雨凄风打画桥。

[安言]:
“真成”句,出苏轼《临江仙》:“徘徊花上月,空度可怜宵”。苏子是语境清幽,而容若此句虽脱胎于苏子,用在词中却浑然天成,语调沉郁,更胜前人。

“青衫泪”:男儿泪。语出白居易《琵琶行》:“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犀奁”:犀牛角制成的镜匣。“翠翘”:古时女子的头饰,似翠鸟尾的长毛,故名。以上都代指卢氏遗物。

“落花朝”:落花的早晨。

“丝”:谐音“思”。此句谓对卢氏的思念难尽。

“画桥”:饰有彩绘图案的桥。

上阕首句二即写凄苦冷清的苦况,容若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失落悲伤。如此写法似显突然,想想又合情理,又真实感人,下两句写自己看见亡妻的遗物。忍不住偷偷落泪。欲说又不可明言,容若心苦可想而知。下阕更平直如话,就如一个人随口而出的真情话,根本无须也不必可以雕琢,由“五更”两字知,容若又是一宵未眠。偏偏新的一天也不是艳阳高照,依旧是凄风冷雨打画桥的葬花天气。

[安语]:
据“真成”可知,此词应作于卢氏新丧不久。想容若一人在那房子里,如何寂寞难捱?虽然有无数的奴婢仆人伺候。可是卢氏死后,身边再无一个知心人,顾贞观他们再好,总不能与他同寝同食,生活中妻子的作用是无人可代的。

他无限伤心,亦只能在无人处偷拭清泪而已!那是因为——他是男儿,大丈夫何患无妻?为一个女子(那女子再好也罢)都是不值得的。这是道德给予人的规定和暗示。一个男子对女人太深情,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妻子,也是不宜当的,深情不是理由。因会消磨了凌云壮志,会折损了万丈雄心。男儿身,如果要做大事就要抛得开儿女私情。否则,这男人至多被人赞一句,多情种子。在社会意义上他不见得被他的同类崇敬。男人们惧怕着,尊敬着,亦努力成为强者。

有时候,男子的无情,是被社会道德规范调教出来的。现在也差不多。对于男人的,千年的要求规范,骨子里没有大的更动。

容若多情,且专注于情,是男人里的异类。惟有恨,转无聊。即使过了三百年,容若仍是寂寞的。欣赏爱慕他的多是女人。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尘满疏帘素带飘,冷雨凄风打画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