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风灭炉烟残灺冷,只恐醒时依旧到尊前。

发表日期:2006-03-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虞美人

风灭炉烟残灺冷,相伴唯孤影。判叫狼藉醉清樽,为问世间醒眼是何人。
难逢易散花间酒,饮罢空搔首。闲愁总付醉来眠,只恐醒时依旧到尊前。

[安言]:
“灺”:蜡烛的余烬。“判”:甘愿,不惜。“樽”:盛酒的器具。此句意谓情愿喝得酩酊大醉。

“为问”句:语出《楚辞-渔夫》:“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情境的描摹有很多种方法,开门见山或是曲折委婉如流水,情绪的表达亦如此。这一次容若选择了直接果断。这一阕如同人物的素描小像,“风灭炉烟残灺冷”,起句写出的就是一幕炉烟灭残灺冷的画面,却还不够,还要再清楚的说明,人是形单影只的。剩下两句以及下阕所感叹的都是在痛饮后未能陷入预想的沉醉时的愤懑。

欢宴以后曲终人散,比不聚不散更有一番落寞.如同花谢以后的惋惜,如果不看见花开就不会发生。

[安语]:
不知是谁说过,一醉解千愁。这奇怪论调引诱了太多人,欺骗了太多人。容若也是其中之一。他应该很努力的试图去醉,去忘却,如一个生活潦草,逃避沉溺的落泊男子,情愿在长街柳巷喝得酩酊大醉。而天意偏爱弄人,越是想醉的人醉的越慢,醒得越快。

世间的醒眼人往往不快乐,比如屈原,或是容若。生活和理想的偏离堕落,如一季一季雨水和落叶的混合腐败,折迭散出叫人失望的气息。而清醒的人就像重重淤泥下奋力挺身的洁白花朵。

我常常会在聚会相谈甚合的时候,有瞬间失神,心底落寞空明,所思所想悉数脱开眼前喧嚣,似乎只是个躲在角落里低头把玩玩具的小小孩童,沉迷自己的世界。天真亦懂得分辨的自私人,明了不属于彼此承担范围的人,在掌心和心崖之外,开得再美,也只是片刻的繁花错落,心上不会绵延留恋。

在醉乡我依然是愁的,怕的是醒来时刻依然忘不了你,依然需要和这愁绪纠缠对抗。因我们如此的休戚相连。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风灭炉烟残灺冷,只恐醒时依旧到尊前。》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